第七百二十三章费用如此大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普里姆罗恨不得将手中的电文给撕裂成为粉碎。

    北极熊也实在太大么的不是个东西了,自己将如此重大的法宝压在他们的身上,但是对方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十天的时间就失败了。

    败了不说,而且还一句话都不说,似乎这个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他么的这算是什么意思。

    “首相阁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格林皱眉问道身边的普里姆罗。

    怎么办,还能够怎么办,现在自己能够怎么办,当然是立即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商量处理事情的办法了。

    “立即通知内阁,召开紧急会议。”普里姆罗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后恶狠狠的对身边的格林道。

    格林听到这话,只能应了一声赶紧退出首相府办公室。开始紧急前往哪里。

    哈尔滨府衙,经过五天的路程,王陵带领着自己庞大的将军府团队已经来到哈尔滨府。

    哈尔滨知府早就已经接到了将军府迁移的消息,而且也对将军府新的地方进行了选择。

    将军府就是曾经的总兵府。这个府衙并不是很大,但是总体来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个地方,虽然比不得福州将军府那么的气派,但是东西厢房,正堂,点将台,家眷驻地等样样俱全,而且这其中,还有一个不大的花园

    。也是是布置的十分完整。进入将军府,王陵随即就开始根据福州将军府的部署,将东厢房三间房屋划分给了张庆作为情报局驻地,而将参谋部、作战厅,设置在了东厢房另外几个房间,而西厢房,就是电报房以及下属人员驻

    地。

    正堂,那就是王陵办公的地方,但是王陵一般,选择的办公地点,都是在书房,而不会是正堂,正堂已经让他改成了会议室。

    书房内,已经来到这里两天的王陵已经适应了下来,但是他同时对于这边的天气,却感觉到有些担忧。

    寒冷,这个地方的天气,王陵虽然没有亲自接触过,但是冰冻三尺这样的事情,在等几个月的时间就会发生,他都在想,一旦冬天,是不是应该去福建避寒,反正自己也是福州将军。

    “老大。”关闭的房门被打开,王陵扭头看了过去,张庆已经拿起一份文件走了过来。

    “怎么了,放下手中茶杯的王陵问道。

    张庆深吸一口气后道:“老大,海参崴传来紧急公文。”

    海参崴?王陵眯起双眼,随即他就明白过来了,张庆说的是什么意思。

    当前,关外只有奉天以南周围的几个地方通了电报,其余地方都是靠马匹在进行沟通,而奉天距离这里的距离实在是太远,而从海参崴一带传送过来,那就要快很多。

    “什么情况?”亡灵似乎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扭头对身边的张庆问道。

    张庆深吸一口气后将手中的文书放在桌子上后道:“英格兰方面传来消息,英格兰首相普里姆罗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具体情况不明。”

    耶……王陵眯起双眼。

    根据时间来算,现在并不是他们召开内阁会议的时间,而英格兰来这么一手,定然是遇到了什么紧急的情况,不然的话,他也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召开什么内阁会议。

    “大概是什么原因?”王陵想到这问道。

    张庆微微摇头,不过他还是道:“老大,我估计应该是远东的问题,我们这里刚停止冲突,他们哪里就开始进行着内阁。”

    应该是这样,但是不管他们怎么搞,反正绝对没有什么好事情,想到这的王陵指了下张庆道:“立即通知那边,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搞清楚他们在商量什么。”

    张庆嗯了一声,转身退出了书房。

    等张庆离开,王陵这才拿起了桌子上的电文看了过去,电文居然是在四天前就收到的,居然这个时候才收到,这让他感觉到有些无奈。

    这个地方,没有电报,真心的是一个麻烦。

    看来这首先要进行的,就是电报局的建设了,不然这会影响到我多少的事情,王陵想到这后,随即起身来到了李亚荣的房间。

    李亚荣是一个经商的天才,当前我,王陵已经让他掌管整个闽浙以及关外的财政,毕竟胡雪岩如今病重,需要人来接手这一块,而李亚荣,就是一个最好的苗子。

    再说了,这财政大权不掌握在自己人手中,王陵就是不放心。

    “你说什么,关外每个府县、厅建设电报局,你是不是说糊涂话呢?”李亚荣一听王陵的来意,一下从躺椅上站起来皱眉惊讶的问道。

    王陵哪里想到李亚荣会有这样的反应,他支支吾吾半天后随即有些疑惑问道:“干嘛这个大的反应,我不就是问你建设电报局嘛,你何必呢。”

    李亚荣都不知道王陵是不是从来没有算计过这些方面的成本,开玩笑的呢,这电报局不是修个房子这样的简单,她需要多大的投资。首先需要的就是铺设电缆,架设电线,这一笔钱是多少,如果按照王陵的要求,要是整个关外都建设电报局,那加起来是多少银子,她可是稍微算计了下,而这其中,还没有算人工费用,材料费用等

    。

    “你知道要是根据你的要求,需要花多少钱嘛你。”李亚荣不满的抱起双手问道。

    王陵还真心的不知道,这些年来,在福州,他有胡雪岩,长庆等人在协助,自己哪里去算计这些东西。因此现在听到李亚荣这么问,他随即皱眉问道:“多少?”

    多少,李亚荣有些想哭,但是他稍微想了一下后开始伸出了一个指头。

    王陵见这个粉嫩的指头,小河河道:“我还以为多少钱呢,不就是一百多万嘛,这个钱我们还不是手到擒来,都不是事。

    李亚荣恨不得给王陵一大耳刮子,但是她还是忍耐下来后深吸一口气叹息道:“我这个代表的可不是一百万,而是一千万。”多少?一千万白银,抢啊。王陵瞪大眼睛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