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关外部署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哪里还听不出两人的意思。

    他低头看着这有些冰冷的江水片刻后想了下道:“很快,我想用不到五年的时间,咱们会过去的。”王陵淡定的道。

    绝对相信,就算依克唐阿和刘盛休不相信,但是张庆和左夏琳绝对相信。

    毕竟自己的老大和夫君,似乎就没有什么事情算错过。

    “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了,今天就是来告别的,然后我们就要离开黑河府了,从此以后,估计有一段时间都不会来这里了。这个地方,就要正是交付给你老刘了啊。”

    黑龙江将军府已经搬迁进入到了哈尔滨府,而黑河府,是一个重要的军事据点,旁边紧紧的靠着瑷珲府,这个地方十分重要,因此王陵昨天在召集军事会议的时候。

    已经明确表示,第一兵团的兵团司令部,就驻扎在这里,而第一军,驻扎呼伦厅,第一军第一师驻扎额尔古纳河上游的洛古河漠河一带。第一军第二师,胪滨府。

    第二军军部设置在兴东道,第三师驻扎乌云河一带。第四师长驻扎海伦。

    原第三军驻扎哈尔滨府一带,作为黑龙江防区的最终轰预备队。

    整个黑龙江防线,也就是一个兵团外加上一个军六万人马。这一切,不过是暂时的,昨天的会议上,王陵也提到过,暂时的部署是这样,而关外三个将军府辖区的兵力,是要再次整编的,不管是那一路的清军,全部撤销全部混乱的编号。到时候统一将其编制

    成为兵团,随后关外以及闽浙全部兵力进行一次大的整编。

    现在的兵力已经混乱了,不在适合当前的局面。王陵很明白,混乱的编制,到时候指挥系统的混乱,那就会是一个居然的问题。这个事情,他已经交代了依克唐阿和荣禄,要在一个月内,将整个关外的兵力,八旗军,还是新招募的兵力,全部整编完毕,要达到,三个将军府下去,每个将军辖区,一个兵团陆军建制,另外还有

    一个骑兵军的力量,也就是五万多人,三个将军府下去,必须要在平常保持二十万人的兵马,而战争时候,要达到三十万到四十万。当然,三十万到四十万,这个问题现在有些早了,但是时间还充足,现在自己两年就要换一次新鲜的血液,然后退伍,而退伍过后的士兵,就会成为后备兵力,战争时候,三十来万兵马是搓搓有余的

    事情。

    “大帅放心,我一定坐镇好这边关。”刘盛休大声应答。

    本来,第一兵团司令是依克唐阿,不过依克唐阿要回奉天担任他的盛京将军,因此这第一兵团他只能卸任,然后在第五师的协助下,对原来的军队进行整编。而荣禄也同样差不多是这样的命令。

    王陵呵呵笑了下后不在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对面的岸边发呆。

    老子早晚,要将你拿回来的,眯起眼睛的王陵在心中发誓道。

    英格兰首都伦敦,白茫茫的大雾再一次席卷了整个都城。

    三米之外,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人影,街道上的灯光虽然已经全面打开,然而依旧还是看不清前面的道路。

    行走在路上的人,只能尽量的往边上行走,生怕这道路中间冲出一辆马车。

    哒哒哒迷茫的浓雾当中,一辆清楚的马蹄声传来。

    杂乱的马蹄声,让众人赶紧的靠在了道路边缘,谁都能够听出来,这马车是两匹马,能够有这个待遇的,那只有帝国的各个大臣,勋爵才有的待遇。

    不管是大臣,还是勋爵,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平头老百姓能够惹的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哒哒哒马车呼啸而过,众人看着那马车,都明白了过来,的确是自己惹不起的大人物,这是外务大臣的马车。

    不过,一向就是绅士的外务大臣,怎么今天看起来却十分的匆忙,那马车的速度,看起来也是太快了一些。

    不匆忙不行啊,百姓不理解外务大臣的心情,但是身为嘀咕外务大臣,此刻,在他手中的一份电文,却如同压在自己身上的一大山一样。

    “快点,在快一点。”外务大臣伸出了头对外面的马车夫再次说道。

    马车夫听到这话,哦了一声再次挥动了马鞭。

    这可如何是好,见到马车再次分奔,外务大扭头看了下自己放在边上的电文后,无奈的按着自己有些发疼的头颅,甚至擦拭了下额头上的汗珠。

    首相府。刚接任首相不到两个月的普里姆罗斯正背起双手看着外面茫茫大雾发呆,此刻他内心十分烦躁,这茫茫的大雾,让他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一切,迷茫甚至是混乱。

    咚咚咚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普里姆罗斯扭头看了过去,侍卫长威廉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威廉几步走到首相面前道“首相阁下,外务大臣紧急求见。”

    紧急求见,难道是远东方向有了什么新的情况不成,

    稍微抬手,他示意威廉赶紧去将外务大臣传唤进来。

    片刻后,刚回到椅子上坐下的普里姆罗斯就见到外务大臣格林大踏步的走了进来,那慌乱的脚步,让他心中更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首相阁下,远东情况已经出来了。”格林走到普里姆罗斯面前开口道。

    普里姆罗斯稍微抬头看着面前的格林,他很想知道,当前是一个什么情况。

    “怎么样,谁胜利了,咱们的盟友,是不是已经逼迫了清国方面修改了条约。”普里姆罗斯有些兴奋地问道。

    听到这话的格林想哭,他何尝不想见到这一幕,可是自己的理想很美好,但是现实,实在是太过残忍甚至血腥。十天,自己盟友的远东就让那个清国当前第一将军王陵给包围了三万多人,远东总督列夫斯基上报了模式可,自己的盟友,二话不说就结束了这场冲突,恢复了平静当中,至于逼迫清国方面修改这方

    面的东西,他更是提都没有提一下,更不就没有将这个事情当回事。“真他么的不是个东西。”普里姆罗听清楚汇报。顿时在心中臭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