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亚历山大很生气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这一看电文,列夫斯基差点没有当场晕倒在了地上。

    上面的内容写的十分清楚,王陵是同意了结束这场冲突,但是却必须要自己拿出五十万白银私了。

    看这电文的意思,如果不拿出这笔钱来,那王陵还是会将自己过去的几万人给吃掉。

    “真不要脸。”列夫斯基将手中的电文哗啦啦的捏成一团后一下砸在了地上。

    边上的副官何尝不是这种想法,他早就听说,王陵这个混蛋爱财如命,那石头都要敲诈下来几斤油水来。

    当时他还不相信,但是现在,他信了,这家伙是钻钱眼里面了,要钱,结束这个冲突居然要钱。

    帝国这么多年来,哪里给被人钱,都是被人给自己钱的。

    “总督阁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副官不敢轻易下决定,而是开口询问。

    列夫斯基咬着自己的嘴唇,捏紧拳头后怒目圆睁,似乎心中在做着最大的心里斗争。

    大概等候了五六分钟后。列夫斯基捏紧的拳头这才松开后无可奈何的道:“给。”

    这一声给,让副官都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总督阁下。

    总督一直以来,似乎就没有给任何人服软过,可是今天,居然被王陵给折磨成为这个样子,这让他有些不敢相信,甚至脑海中,他都有些觉得,自己的总督,是不是给让人调包了。

    “总督阁下?”副官上前提醒,他害怕列夫斯基是说错了。

    列夫斯基深吸一口气道:“给他们,我们现在没有选择。几万人马,用五十万白银救了他们的性命,这个买卖,划算。”

    哎……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副官见列夫斯基那苍白无奈的脸色,心中感叹一声,转身退出了办公室,开始准备抽掉出来,送到黑河府。

    黑河府,身穿军服的王陵淡淡的坐在椅子上品茶,而在他边上,张庆和李亚荣一左一右的站在他后面,如同保护神一样。

    “老大,你说他们会答应嘛?”见王陵将茶杯已经放在了茶几上,张庆低头问道。

    他始终是不相信,北极熊方面,会掏钱出来,毕竟这么多年了,大清国一直都是给他们银子,而不是他们给自己银子。

    “给,他敢不给,他要是不给,他的总督恐怕就算做到头了,毕竟我现在可是掌握着他几万人马的生死。”王陵淡淡的笑了下道。

    这么肯定,张庆眨眨自己的眼睛,看着自己跟前的王陵在心中想到。

    “报告。”门外传来一阵叫喊声来,几人抬头看了过去,文清拿起一份纸张走到了李亚荣面前道:“报告,戴师长传来消息。”

    李亚荣接过来看了下后这才对王陵道“戴霖敏说,第二军已经将五十万白银运输了过来。”

    哼哼……王陵笑了声后从椅子上站起来道:“走,咱们去看看。”

    前沿阵地,看着摆放在地上的十几个箱子,王陵笑呵呵的抓起了几个银子后拿在脸上亲了几口,这才将再次放入到了里面后笑呵呵对身边的戴霖敏道:“把这些钱都给我抬到总兵府去。”

    戴霖当即吆喝了声,招呼人马开始将箱子抬走,而抬走了巷子,北极熊过来运输银子的第二军军长韦德列夫上前恭敬问道:“将军,我们已经将银子送了过来,你们是不是也应该遵守诚信了。”

    王陵这才想起来这个事情,他啊了一声后慌忙道:“看我这个记性,你们放心吧,我们大清国是文明人,是将诚信的国家,说道坐到,放心,你安心的回去就是了,我马上就下达命令,让他们过河。”

    韦德列夫听到这么无耻的话,只能无奈的带领着人乘坐船只返回了河对岸。见到韦德列夫离开,王陵这才指了下身边的张庆道:“给依克唐阿和山县有朋传达消息,北极星已经认输,让他们立即放开包围圈,护送他们过河,另外,将银子分出二十万来,给山县有朋送去,毕竟

    这一次,我们能够迅速的结束这场战斗,他们是有大功劳的。”

    一是一,二是二,当初自己虽然和山县有朋打的不可开交,但是这毕竟是以前,现在,自己可是和他们一条战线上的,既然得到了好处,那就要大家一同分享,

    张庆哎了声后点了点头跑了出去。

    一边的李亚荣见到张庆出去,几步走到了王陵面前问道:“我说,你不会这么容易放他们过去的吧?”

    什么意思?王陵抬头看着一双水灵灵眼睛看着自己的李亚荣后淡定道:“你把我成为什么人了,我是那种不讲信用的人嘛?”

    “我信你才有鬼了。”李亚荣嘟嚷了一声后转身就往总兵府走,她不想跟王陵这样的人打交道。

    好歹也是和王陵这么久了,王陵肚子里面想的什么,她稍微还是知道一点,看着吧,这次就算是这些被包围的北极熊部队来到这里,恐怕也会掉一层皮。

    模式可,一阵阵剧烈的咳嗽在亚历山大的房间中传来,此刻,亚历山大正坐在椅子上,而在他旁边,陆军大臣和外务大臣两人却恭敬的站在一边。他们今天来这里,第一是看望皇帝,而另外一条,那就是要状告皇储如此不负责的行为,本来这远东的事情还是稍微有转机,只要调动西伯利亚总督的兵力就能够解围,可是皇储居然下达了结束这场

    冲突,这让两人十分不理解,甚至是整个内阁十分不满意。

    而这么做了后,皇储根本不给出任何的解释,几个人好歹也是跟随了亚历山大这么多年的大臣,哪里能够忍受下来,因此推举了这两个人来,说尼古拉的不是。

    亚历山大并没有管这个事情,他将这个事情全部给了尼古拉来处理,目的就是要给他一个磨炼的机会,而如今听众人的意思,似乎自己的儿子做的并不满意。

    不.不是不满意,而是相当不满意。再次咳嗽了两下,亚历山大指了下身边的侍卫道:“叫皇储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