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这还怎么打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该死,列夫斯基皱眉一下,拿起手中的电文再次看了下后,捏紧自己的拳头狠狠的砸了下去。

    真他么的卑鄙,列夫斯基在心中一阵阵的臭骂。

    他没有想到清军居然是在给自己玩耍阴谋,表面上是在撤退,但是实际上,却是在引诱自己的军队过去,现在好了,一个军的人马被清军给包围了。

    “总督阁下。”一个慌乱的声音传来,列夫斯基看了过去,副官再一次心慌的走了进来。

    脸的苍白,让他感觉到绝对又是什么不好的消息,他坐直了自己的身体后看着面前的副官后问道:“怎么了?”

    “司令官阁下,我第四军第七师被倭国山县有朋指挥数万兵马包围在了宁古塔。

    我听到这的列夫斯基感觉到浑身瘫软无力。

    西边,让王陵给围了一万多人就算了,现在东线又给围困了一个师,这么算下来,自己已经是给让清国和倭国给直接围了两个军的人马。

    两个军啊,远东当前一共就只有五个军的样子,而如今就让他们围困了两个军,都差不多去了三分之二了。

    “你不要告诉我,我们的部队无法支援?”列夫斯基叹息一声后问道。

    列夫斯基还真心地才对了,的确还真的无法支援。

    东线不比西线,西线是因为王陵炸毁了浮桥,大军无法过去,而东线,那是以为他么的沼泽地的存在。

    东线的沼泽地实在太多,唯一的几条道路,要么让当即的百姓破坏,要么就是让清军和倭国的军队给占据了制高点,对支援的军队进行阻击。一天,支援的部队,行军还不到五公里。

    五公里。

    这还他么的还打什么。列夫斯基心在滴血,他稍微沉思一下后无奈挥动了下手臂道:“立即请示模式可。是否继续打下去。”

    当天开战的信心已经悄然不见,此刻在列夫斯基严重,只有一种恐惧和害怕。

    战争才打了刚好十天,十天,自己就被包围了两个军的兵力,他估计,要是在打下去,自己损失的人马会更多。

    人马损失了也就算了,但是如果让清军和倭国方面过河,那情况就糟糕了。

    副官哪里不知道自己总督的意思,当即他哎了声,赶紧出去书写电文,并且让电报房立即发送前往模式可。

    模式可,黄昏的落日悬挂在了西边,皇宫内,已经在开始接管一切权利的尼古拉刚才完成今天的工作,现在,他正站在窗户面前,透过巨大的玻璃,看着街道外面脚步匆匆的行人。尼古拉长长吐了一口粗气,这段时间来,他的工作量真的很大,甚至他都感觉到已经无法在承受下去,,而是自己的父王,已经明确的在过世后将皇位交给自己,这让他感觉到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些

    彷徨。

    、帝国太大了,他感觉到有些吃力。

    “皇储殿下。”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尼古拉回头看过去,陆军大臣已经疾步走了过来,而在他身后还分别有外务大臣和海军大臣。

    “你们这是怎么了?”尼古拉看着几人不善的表情,皱眉问道。

    陆军大臣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一份电文递给了尼古拉后道:“皇储殿下,远东总督紧急电文,我远东下属第一军、第二军第二师、第四军第七师,陷入清军和倭国联合包围当中。”

    “废物。”接过电文看了两下,尼古拉将手中的电文哗啦啦的撕碎后扔向了天空。

    他十分愤恨,当初开战的时候,列夫斯基是给自己打保证,一个月内一定让清国方面臣服在帝国的脚下。

    如今,才多少天,满打满算,十天,自己两个军的人马就让人家给包围,这他么的,他都不知道列夫斯基是不是一头猪,居然能够将战斗打成这个样子。

    “皇储殿下,远东总督希望,我们能够迅速抽调兵马。”

    “抽个屁。”陆军大臣的话还没有说完,尼古拉直接爆出口打断了陆军大臣的话。

    陆军大臣被尼古拉这么一松,顿时都没有明白,他这话究竟说的是什么个意思。

    尼古拉深吸一口气示意几个人坐下后道:“给远东发电,立即停止和清国的战争,并且立即发出公告,这是一场误会。”

    误会?陆军大臣等人似乎有些不明白,尼古拉这话里面究竟是什么意思。

    然而,见尼古拉已经闭上了双眼,几人还是不敢在询问下去,而是开始出去传达命令。远东总督府,电文已经发出去了快一个晚上,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就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西线再一次的发起了一次强攻,可是都让对面的炮兵给直接炸掉了浮桥,渡河的结果,简直不尽人意

    ,让人感觉到万分的不满意。

    列夫斯基有些惆怅了,他今天一大早就来到电报房,询问是否有从模式可传来的消息。

    然而,一直守卫在了电报房,都已经差不多一晚上没有休息的副官微微摇头。“他么的废物啊。那群人是在干什么啊,我前线的官兵现在可是让清军和倭国士兵几万人包围着,每时每刻都在有伤亡啊,你们王八蛋,讨论讨论个没玩没了,这是在拿帝国的士兵在开玩笑啊。”列夫

    斯基在也忍受不住,直接破口大骂模式可的上层智囊团就是一群废物,根本就没有将这边的事情当回事。实在是太过可耻,甚至是可恨。

    奶奶的。列夫斯基咒骂一通,带着内心中的极度不满,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中瘫软的坐在椅子上眼巴巴的看着电报房方向。

    他现在,就想得到,模式可方面的命令,只要接到了命令,他才会知道,下一步,自己究竟该做什么,

    是继续的跟王陵打下去,还是大事化小事化了,就这么算了。他心中明白,在这么打下去,吃苦的,始终还会帝国的远东安危,而不是清国,毕竟清国这次可是赢的一方,包围了自己几万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