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示弱撤离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几天来的战斗,双方都是进行了大规模的炮战,而步兵交战,几乎都没有进行。

    这种打法,只能是陷入道一种长期消耗战中,而不能迅速的解决当前争端。

    王陵从昨天下午开始,就在想着如何迅速的结束这场争斗的方法,这想来想去。

    他心中,也就想到了这种答案。那就是示弱,让自己的部队形成一种无法抗击他们的举动,往后撤退,放列夫斯基的部队过河,随后,等他们过河后,在对其兵力进行围歼,只要消灭他一到两个军的人马,列夫斯基定然不敢在这边

    闹事情,而远东的局面,也会陷入到三局鼎力的局面,到时候自己短暂的目标,也就会实现。

    而这打消耗战,第一,自己是打不起,第二一点,也是担心西伯利亚方面的兵力进行增援。

    “大帅,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撤离。”依克唐阿见王陵放下望远镜,上前问道。

    王陵看了下当前的情况,炮声不小,就是打不中多少的目标。

    “明天吧,明天中午开始,咱们就有意的示弱,然后往嫩江一带撤离,将他们放进来,而黑河府,瑷珲厅,咱们暂时,也可以让给他们,让他们先嘚瑟两天后在说。”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要想获得更大的收获,那就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当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撤离,让对方进入。

    命令开始下达。

    从第二天早晨开始,第一兵团的兵力就开始有示弱,首先是炮火组建减少,随后,又是大量的士兵开始做出溃逃的装填。

    整个黑河一带,如果从对面的看过来,似乎每一刻,都有士兵在逃离。

    对面的情况,当然没有逃脱列夫斯基远东第一军军长韦德的眼睛,他在仔细观察一番后,随即对海参崴发出电文,将这里的情况进行汇报,并且询问,是否要立即渡河作战。给清国人教训。远东,总督府,列夫斯基脸色不是很好,当初,以他的计划,那是在一天内就要度过黑龙江,进入黑河府,可是到现在,打了三天了,那架设的浮桥,每次进行到了一半,就让河对岸的清军炮兵给打

    掉,自己连续调动了炮艇参加战斗,虽然说消灭了清军几个炮兵阵地,但是却也是让对方给打沉。

    内心对于进攻各部的不满,让他站在地图面前,不停地骂骂咧咧。

    “总督阁下。第一军军长韦德将军传来消息。”副官几步来到列夫斯基面前,将手中的电文递给了列夫斯基。

    列夫斯基现在没有心情去看电文,而是将其放在一边后问道:“什么情况?”副官看出现在总督的烦闷,他低头理清了一下当前的情况后道:“韦德将军传来消息,清军从今天早晨开始炮火抵抗明显减少,而且对面清军似乎有逃跑的迹象,韦德将军询问,我军是否要过河追击。

    ”要,当然要,自己等候这个消息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如此好消息,这个时候不进攻,那什么时候进攻,列夫斯基想到这,抬头头来道:“当然要,这是给他们一个教训的好机会,说不好,这一次,我们

    还能够将我们帝国的领土推进到嫩江一带。”计划很美好,这让边上的副官都露出精光来,如果事情真的如同总督说的这样,那么到时候,自己加官进爵,那是必然的事情,说不好,还会封爵,到时候就是上层人士,而不是一个小小小的将军而

    已。心中虽然欣喜,但是副官还不曾完全失去了理智,他低头沉思了片刻后道:“总督阁下,清军前两日抵抗如此猛烈,而今天开始,他们却开始崩溃,属下以为,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阴谋,因此我们,还

    是小心一些的好。”杞人忧天。列夫斯基挥动了手臂道:“没有必要,清国方面有一句话话,叫山中五老虎,猴子就称王。这些年来,王陵的楚军的确是让人感觉到惊讶,连续打败了法兰西和倭国,但是那是因为,他的对

    手是一些根本就不算是军队的国家,因此,他们真正的遇到了我们,那就是他们的噩梦,也是他们的悲哀,因此我们不用任何的惧怕。”

    好像还真的是这么回事,副官听到列夫斯基想到这,心中也有些肯定,总督的说法。

    狂,整个北极熊,除了德意志和英格兰他看在眼里外,其余的任何国家,似乎他都不放在心中。

    狂妄,有他狂妄的资本,领土最大,横跨亚欧,海军力量军事强大,排列世界前五,已经完成工业革命等,这些都是他狂妄的资本。

    而倭国、以及法兰西,都已经落后,不管是装备还是说人力上面,都无法跟自己有过任何抗衡。

    因此,北极熊上到沙皇,下到士兵,心中都有一个很明显的想法,除了德意志和英格兰,老子就是天下第一。

    这一膨胀的心里,已经在各军中生根,根本就无法剥离出来,认真的看待自己当前的情况。

    “明白了。”副官不在有任何建议,而是转身走了出去,将消息传达到了军中。

    黑河府,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总兵府内,王陵抱起双臂的站在了地图面前,而在他边上,李亚荣正端起一杯茶水跟随着。来这里几天,李亚荣已经习惯了王陵的生活习惯,一旦在考虑事情的时候,那就需要喝大量的茶水,为了不给王陵浪费过多的时间,她早就已经泡制好了茶水端起来,一旦王陵需要,她会第一时间递

    给王陵。

    “张庆。”看着地图的王陵叫喊了一声。

    “老大,有什么吩咐?”一直站在旁边的张庆听到王陵叫自己,赶紧上前伸长自己的脖子问道。

    王陵回头看了下面前的张庆片刻后问道:“情况如何了,当前各军是不是已经开始撤离。”“已经开始撤离了,现在在黑河府周围的,也就剩下了一个旅的兵力。”张庆认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