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炮战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副官不知道自己的总督大人在等什么,部队已经全部集结完毕,只要命令一下,就能够对河对岸展开炮击,展开进攻,可是让他想不明白,自己的总督大人还在等候什么,为什么还不展开进攻。

    王陵的兵力,他曾经派人调查过,不是泛泛之辈,更不是曾经的黑龙江将军手下的八旗,而是连续打败了法兰西以及倭国的楚军。

    对付楚军,千万不能大意,可是自己的总督。

    “他们还没有到齐嘛,我已经等他们这么久的时间,怎么就这么拖拉呢?”列夫斯基露出一丝冷笑后淡淡说道。

    什么?副官听到这话,随即也就明白了过来,自己的司令官这是要跟王陵来一场公平的决斗啊。

    这特么的都是什么事情,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自己的总督还想跟对方来一场公平的决斗。

    就算决斗,那也得看时间,这个事情,是你决斗的时候嘛。

    副官想一巴掌拍死列夫斯基,可是一想到自己是副官,他又不能下手,只能憋着一肚子的气寻找着另外一个办法让自己的总督阁下改变这个想法。

    这真不是跟对方将公平的时候。稍微沉思,副官低头沉思了下后开口道:“总督阁下,属下可是不得不提醒你一下,当前,是皇储阁下在处理这个事情,如今沙皇陛下病重,皇储恐怕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就会登基,如果你要是因为自己

    的心中的公平,而将这场战争打败了,恐怕到时候,你不但要丢了官职,恐怕性命都无法保全啊。”

    嘶……列夫斯基感觉到浑身的发冷,他一直就想跟王陵来一场公平的战争,可是听自己的副官这么一说,他差点忘记了,自己的后台现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那你的意思是?”列夫斯基想了下问道身边的副官。

    副官长长吐了一口粗气道:“总督阁下,不能在等下去了,必须趁他们立足未稳,展开进攻。”

    只能这样了,列夫斯基狠狠点头道:“传达命令吧,进攻。”

    黑河府,清军前线阵地,第一兵团司令依克唐阿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心思待在黑河都统衙门,今天一早,他就带领着刘盛休一同来到前线视察阵地。

    从这里看过去,黑龙江对面的情况一目了然。

    对面的沙滩后,虽然有大量的芦苇以及树林遮挡,但是依克唐阿却能够透过望远镜,观察道对面的北极熊步兵阵地。

    “老刘,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他们已经准备完毕了很久,只是我想不明白,他们究竟是在等什么呢?”

    刘盛休也正在想这个事情,他微微摇头后道:“不清楚,不过我们万事要小心,当前大帅还不曾传来任何的消息,咱们一定要小心谨慎啊。”

    依克唐阿微微点头,再一次举起手中的望远镜往右边看了下去,这一看,顿时差点让他跳了起来。

    那河面上,居然飘动着一艘内河炮艇。

    炮艇并不是很重,大概只有一百来吨,正在以逆流而上。

    “老刘,传令下去,各军做好战斗准备,我估计今天要打起来,你看,他们的炮艇都出来了,这两天,河面可是十分清楚的,并没有出现炮艇。”依克唐阿眯起眼睛道。

    刘盛休嗯了声,对身边的参谋长传达了命令后,再次举起望远镜来。

    就这么一会,他却发现,对方安装在炮艇上的火炮,已经开始在转动,对准了这边。

    轰……

    一声轰鸣。一颗炮弹在距离依克唐阿将近三十米的地方发生爆炸,虽然说没有打中人,但是却将一口碗口大的树给打断。

    “他们动手了。”刘盛休扶正了自己的军帽后对身边的依克唐阿大声叫喊道。

    依克唐阿可还不是我浪费,他咬了下嘴唇道:“别管了,既然是他们先下手的,告诉冯国璋,先给老子将他们的炮艇给我打了,然后对准对面阵地,给老子反击。”

    山头,炮兵阵地,对方炮艇开火的时候,冯国璋正在自己的掩体内抽烟,听到炮击声,他猛的跑了出来,举起望远镜就开始观察着情况。

    打还是不打啊?冯国璋咬了下自己的嘴唇,他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应该动手。

    哒哒哒……正在犹豫不定,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来,

    冯国璋回头看了过去,这人是兵团司令的传令兵。

    “冯团长,司令有令,立即开火,大臣对方炮艇,然后对河对岸展开炮击。”骑兵还没有抵达,已经大声叫喊了起来。

    我正着这个命令呢,冯国璋听到当即跑到了炮兵阵地面前吆喝道:“各炮就位。”

    炮兵很快的站到了自己的战斗位置,并且根据冯国璋传达过来的标尺进行调整。

    “开炮。”

    轰轰轰……三十门野战炮同时开火,对准远处的炮艇展开了一次齐射。

    炮艇是子啊游动当中,而炮兵却是死的阵地。第一轮齐射,根本就没有击中对方情况。

    “左转三度,上扬一度。”见到没有打中,冯国璋再次大声叫嚷,让士兵调整。

    “放。”

    轰轰轰……火炮再一次展开射击。

    这一次,炮艇就没有那么幸运,直接被硬抗了将近十五颗炮弹。

    内河炮艇本来就是木制铁皮的,哪里能够承受如此大的弹药,可怜片刻时间,炮艇就燃烧起来,开始下沉。

    阵地,依克唐阿看到对方的内河炮艇已经燃烧起来并且在下沉,顿时冷哼一声想到:“他么的,你以为这一次,你打我们还不还手怎么的,我们这次可是有大帅撑腰,还打不死你丫的。”

    “老唐,已经打起来了,咱们要用最快的速度汇报大帅啊。”刘盛休看着已经在下沉的炮艇,对身边的依克唐阿说道。

    依克唐阿咬了下嘴唇道:“好,立即汇报大帅,今日中午十二点十五分,对面老毛子对我军阵地展开炮击,我军被迫反击。”

    “是。”边上的参谋长大声应答一声,转身开始去传达军令。而此刻,双方炮兵,已经展开了激烈的对射,发生炮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