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两大战场划分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而原本黑龙江将军,在将黑龙江将军印信什么的交给了王陵后,随即奉命,开始返回关内。

    也许朝廷也明白,王陵接手关外,从此朝廷想要在插手这边的事情,那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还不如每年收点税收什么的好一点。

    也许,朝廷也默认了这种方式,毕竟闽浙一带,现在还不是每年就上缴税收,其他的,什么朝廷的命令,在那边根本就行不通。

    绥化总兵府,将军府临时驻地,作为一方大员的王陵,此刻并没有想象中的霸气侧漏。

    相反,现在他却十分委屈的坐在书房当中,而让他更加憋屈的是,自己的新任秘书。也就是跟随着自己来到这里的李亚荣,居然当起自己的教书先生来了。

    而让李亚荣做出如此决定的是,他看了一份王陵书写的文书。

    潦草,简直已经潦草的一塌糊涂,甚至是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都算是轻的。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未来的夫君,统领十几万人马的大将军,居然写字方面,让人根本就不敢看下去。

    作为即将就是王陵的四老婆,李亚荣可是没有一点的含糊,就在昨天晚上,王陵庆功宴都没有喝一杯,就让李亚荣给拖会了书房,书写了一千个大字才让休息啊。

    一千啊,王陵估计自己一个月都没有写那么多的字,可是如今,居然让这丫头给逼的写了一千。

    现在他都有些后悔,自己同意李鸿章,娶的这个丫头,究竟是自己的运气,还是自己的晦气。

    反正在他心中,自己是最委屈的。

    “我能不能休息休息啊。”王陵拿起毛笔的手都在发抖,可是看着李亚荣手中拿起的那么大一根竹竿,他又不敢任性,只能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行,今天你就偷懒了十五分钟,今天不写完这两千字,你就不要想休息。”

    苍天啊,谁来救救我啊。”听到李亚荣这么一句话,王陵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柱子上,他都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就认为,李亚荣是一个贤惠温柔的人。

    这哪里是温柔,这简直就是比左夏琳都要歹毒啊,说实话,现在,他都已经想庹茂兰以及在福建的格格了,就那两个妞,对自己的事情不闻不问的,根本就不会管自己学习什么的事情。

    天杀的啊,老头,你害苦我了啊,王陵眼泪汪汪的看着桌子上这么多的纸张,差点没有将自己的舌头给咬了下来。

    “老大。老大。”张庆的叫喊声传来,如蒙大赦的王陵听到这话,赶紧站起来对李亚荣道:“估计是有什么重要情况了,我先去处理。”

    李亚荣并不任性,而是跟随着王陵一同走了出去。

    出了书房,她就见到过来的不但是有张庆,而且还有左夏琳。

    当前战争还没有开始,医院还在随军移动当中,所有左夏琳并还没有离开。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来我这里干嘛呢。”指了下面前的张庆和左夏琳:“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的确是有些想不明白,张庆咬了下自己的嘴唇后问道:“老大,我想不清楚,听你前天的意思,你是要在战斗开始后,划分出来两个战场,东线战场和西线战场,而西线战场,是由你指挥,这一点我们

    理解,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将东线战场,交给山县有朋来指挥。”

    原来是为了这个事,王陵恍然大悟的想了起来。

    前天下午,还没有抵达绥化的时候,当时左夏琳和张庆就问过自己,战斗开始会有什么对策。

    而自己却告诉他们,会将战场分成两个部分,一个部分让自己来指挥。一部分,却是让山县有朋山县来进行指挥。

    “进来说吧。”王陵挥动了下手臂后进入书房。

    两人随即进入,坐在了椅子上后,而李亚荣也开始将一份地图给铺设在了地图上。

    她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胡闹,什么时候不能胡闹,而现在,王陵是要商量军务,她不会在这个时候进行闹腾。

    王陵见李亚荣已经铺设上了地图,随即示意两人过来后道:“你们也算是跟随我的老人了,我本来不想告诉别人的,但是你们两个例外,我之所以这么做,完全就是因为当前的局势所迫。”

    局势,两人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王陵。王陵也是没有办法,他何尝不想全部统领整个参加战斗的部队,但是这次,战斗的区域有些广,整个黑龙江将军辖区都有可能爆发战争,而如此强大的区域,在加上这里通讯落后,如果全部依靠自己

    一个人指挥,那可能会以误战机。

    这是第一点,也是重要的一点,自己不能一人统领着全线兵力,没有那么大的精力。、

    而另外一点,那就是参加战斗的部队,并不是全部都是自己的兵力,这其中,还有倭国的两个军。

    这毕竟是人家的兵马,自己指挥起来,对方肯定不会服气,但是如果让山县有朋来指挥这些军队,那情况就不一样。

    山县有朋对付自己是不行,但是要对付列夫斯基这样的人,那还是搓搓有余的,而且他的指挥能力,是在宋庆之上,这一点,任何人都不敢去反驳。

    因此,王陵综合这两个点,这才决定划分两个战场,东线以及西线战场。

    东线,所属兵马,归山县有朋统一指挥,以黑河府衙为界限指挥兵力参加战斗,而自己就负责整个西线战场的指挥。

    如此以来,整个战场,也就一目了然,不会受到什么战局的变动而早层不必要的麻烦。

    “现在你们明白了吧?”王陵解释完毕,问道面前的两人。

    两人深吸一口气后道:“明白了。”这点事情,居然现在才明白,王陵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的一个事情,会不会让这两个人当场跳起来,毕竟下面,这才是一个最让人感觉到吃惊,甚至是想不通,也同时想不明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