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水师返回福建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左宗棠笑呵呵的说完,随后大笑了几声,转身就钻进自己的轿子,随后示意起轿回总督府。

    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有了电报,当然,老妖婆是不会允许这种洋人的东西出现在这里的,现在使用的电文,不过是要经过外国人哪里发出,然后抵达上海,随后在转移到了天津哪里。

    而且洋人收的价钱很高,在加上因为机密性不砸的。一般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大清国的官员是绝对不会用这个的,就算是财大气粗的李鸿章,都不敢轻易的使用,但是这一次,情况不一样,因此,左宗棠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也不担心什么情报泄露,而是直接下令,发出电文。

    天津,跟左宗棠一样,李鸿章自从自己的两宝贝疙瘩南下后,就吃不好睡不香,那两艘军舰,是自己目前的主力,如果在哪里报销了,他李鸿章,估计要心疼好几天。

    虽然说,现在自己的真正主力,镇远、定远以及致远已经在返回的路上,但是这毕竟还没有到,自己要用超勇和扬威来震慑一下东边的那个狗东西。

    这大清国和法军打,本来就不关他日本的什么事情,可是根据李鸿章的探查,日本人这段时间,和法兰西走的十分近,而且有意无意的,在台湾那边有动作。

    根据刘铭传的汇报,他已经在基隆台中登基,抓捕了不少日本人的探子。这个消息,更加让李鸿章对日本充满了戒心。

    天津卫是京城的海上门户,自己要用强大的军舰来震慑这里,同时,也需要震慑一些敢乱动的,而这其中,日本就是其中的一个。

    书房,天色已经很晚,一般这个时候,李鸿章早就已经睡下了,但是这段时间来,他都睡得很远。

    吱嘎一声,被关闭阻挡寒风的房门被推开,正在看书的李鸿章看了一下,自己的女婿张佩纶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张佩纶的脸色,似乎脸上充满了一种激动。

    “怎么了?”李鸿章放下手中的书本后问道。

    张佩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来到李鸿章面前后说道:“岳父,刚接到德国公使馆送来的一份电文。”

    德国给自己发送什么电文,听到这话的李鸿章迟疑了一下,随后看着面前的张佩纶,他有些不明白,这份电文说的是什么?

    “岳父,左宗棠从福建传来消息,福建水师,在北部湾一带,歼灭法舰主力。大获全胜。”

    扑腾,一听这话的李鸿章当即从椅子上站起来后接过电文看了一下。

    不错,上面的内容,的确是这么写的。

    好,好好,连续说了三个好字,李鸿章冷哼一声的对面前的张佩纶说道,这一下,我就看看,他法兰西还有没有原来的那种硬气。

    1885年1月16号,中午。福建马尾码头。

    寒风刺骨,要是在平常,这里早就没有人在这里,然而现在,码头周围,到处都是拥挤的百姓,甚至是不远处的一些山上,都占满了人。

    今日,是福建水师返回码头的时候,因此一大早,左宗棠就下令,让福州的百姓,来这里迎接大获全胜的福建水师,而他,也亲自的带领着福建官员,来到码头。

    此刻,左宗棠正端坐在椅子上,看着远处依旧平静的海面。

    呜呜呜远处,一阵汽笛声传来,听到这个声音,在一边的刘傲赶紧举起望远镜看了一下后说道:“大人,他们来了。”

    一听到福建水师来了,左宗棠当即站了起来,随即从刘傲哪里取过望远镜看了一下,的确,远处,碧绿的海面,出现了一团灰色的乌云,那是舰船冒出的煤烟。

    总算是回来了,见到那桅杆上的黄龙旗,左宗棠深吸一口气,随后看向面前的刘傲,示意刘傲去准备,通知炮台鸣放礼炮。

    远处,福建水师,雷纳号铁甲舰上,身穿一声崭新陆军军服的王陵就站在许寿山身边,而在他们两人身后,福建水师大部分舰船管带,都整齐的站在两人的身后。

    “哟,大帅这次是给我们一个大惊喜啊,你看看,满码头的都是官员,看来他是说道坐到,要给我们一个巨大的庆功呢。”王陵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后对身边的许寿山说道。

    许寿山微微点头后说道:“我们这次打了一个漂亮战斗,歼灭了法军舰船主力,就扫清了法军的海上障碍,大帅肯定十分高兴。”

    轰许寿山刚说完,远处的炮台,居然响起了声音。

    礼炮,听声音,许寿山就知道炮台打出来的是什么炮弹。

    “传令,各炮装填礼炮,回应炮台。”许寿山当即扭头,对身边的副将说道。

    轰轰轰命令传递下去不久,雷纳号以及跟随在周围的舰船,开始用舰炮打出了礼炮,回应着炮台已经在炮台迎接自己的百姓和官员。

    总督府大厅,王陵自从上桌子后,就没有停止过吃,这几天来,在舰船上,虽然饭菜都还可以,但是他并没有多少的胃口,毕竟那都是用自己的小命在提心吊胆的吃饭,自己吃不痛快,但是现在,已经回到了福建,王陵在没有哪方面的顾忌,而是敞开了自己的肚子吃饭,至于左宗棠在哪里讲的什么话,他是一个都没有听进去。

    “王陵,你不说几句?”许寿山见到王陵根本就没有搭理着左宗棠,顿时捅了一下王陵后问道。

    “说什么,我没有什么说的,反正我在福建也待不了几天就要前往安南,有这个时间,我还不如赶紧吃好点,到时候去安南,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我做饱死鬼也好的嘛。”王陵正拿起一个鸡腿,咬了一口不在乎的说道。

    哎,听到王陵这话,许寿山尴尬的笑了一下,王陵帮助福建水师度过了最严重的危机,可是现在,他的第一旅马上就要进入到安南,可是自己的水师,却不能出一点的力,许寿山感觉到,自己内心十分的过意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