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一头雾水的三个大佬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福尔达号舰炮发出的轰鸣,一下子如同惊雷一般的传入到了福州。

    正在卧室抱住自己老婆睡觉的闽浙总督何璟顿时被吓得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就穿了一跳大裤衩的他这一动作,顿时将自己的老婆给惊醒来。

    “老爷,你这是怎么了?”他老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问道如同僵尸一样起身的何璟。

    何璟本来就有些肥胖,肚子上的肉现在也掉在了床上,见到自己的老婆问自己,何璟指了一下外面后顿时有些惊讶的说道:“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嘛?”

    “老爷,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他老婆微微摇头。

    难道是我听错了,何璟听到自己的老婆这么一说,顿时想要再次躺下。

    轰轰,再次两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听到这个声音,何璟在也不能淡定了,他听出来了,这并不是自己这两天精神紧张,而是马江方面传来了炮声。

    这种炮声,福建水师不会有,声音响亮,如同炸雷一样,福建水师以及炮台,根本就打不出这种效果,唯一的解释就是,法国远东舰队对自己展开了偷袭

    “老爷,睡觉吧,不过是打雷而已。”她老婆听到这个声音顿时露出一丝迷人的微笑后说道。

    睡你麻痹。听到自己的老婆这一说。何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的这个不长眼睛的东西。

    心中一阵咒骂,何璟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裤子,甚至扣子都没有来得及扣上,就慌张的跑了出去,刚出去,他就见到福州将军穆图善以及船政大臣何如璋都已经赶了过来。

    “穆将军,怎么回事,怎么会传来炮声?”何璟出去后直接问道面前面如土色的穆图善。

    穆图善见到何璟,顿时咽下一口唾沫后说道:“总督大人,法国舰队对我们开战了,”

    完了,听到这话的何璟恨不得自杀的心都有。法国舰队突然袭击,而自己的福建水师,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准备。舰船都停靠在港口。这就是让人家往死里揍啊。

    “何日璋大人,你炮台的弹药是不是全部扣留了?”心中已经快要想死的何璟将最后的一个希望寄托在了何日璋哪里,他只能够希望,何日璋不会死心眼,将所有的炮台炮弹全部给弄扣留。

    “总督大人,你不是让我扣留嘛,本官已经几乎扣留了。”

    完了,听到这话的何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估计,自己头顶上的乌纱帽,算是带到头了。

    轰轰轰

    轰轰轰

    哒哒哒窝尔达号上的舰炮以及机关炮已经开始发出怒火。

    炮火的光芒,将整个周围的海面都映照的如同白昼一样。

    成功了。振威号指挥塔上,站在指挥塔上的王陵见到福尔达号好上面密集的炮火已经将整小船撕碎,顿时呵呵一笑后转头看向一边的许寿山。

    “徐大人,他们已经打了第一炮了,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

    许寿山听到这话,已经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当即,他一下走了出去,顿时开口说道:“全各炮位注意,各炮位注意,所有火炮,对准敌人旗舰,开火。”

    轰轰轰振威的几门火炮,一下发出怒火,将所有的炮弹全部打向现在还没有起锚的福尔达号上。窝尔达也算是点子背,这次一起参加战斗的三艘军舰,全部瞄准了孤拔的旗舰,炮弹如同雨点一样的往福尔达上面上倾斜。

    第一轮炮弹,起码就有无法炮弹击中福尔达号上,不过,因为这第一轮是试射。三艘军舰都没有利用王陵改造的炮弹,而是用的是原来的老炮弹。

    因此,虽然是打出了火光,但是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危害,福尔达号依旧还是在倾斜着炮火,不过现在,他们的炮火依旧还是在发射,不过现在,福尔达号上的炮火不在是对准已经被炸的没有踪迹的小船,而是在轰击现在距离福尔达好最近的伏波号跑船。

    “王陵,伏波号被击中,已经燃起大火。”许寿山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面前的王陵说道。

    王陵已经看到了,伏波号甲板被福尔达号上面的舰炮击中,已经被炸开一个口子。起码有四十几个水兵被打下了海里。

    伏波号本来就是木制舰船,怎么能够抵挡得到福尔达号上面的后膛炮。想到这里的王陵当即跑出指挥塔,现在已经是没有时间在去等候,他心中十分明白,一旦福尔达耗起锚,自己就不要想留住这艘军舰。

    快速的来到甲板主炮面前,王陵看了一下现在的距离,不到三百米,这个距离,想要打福尔达号,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听我口令,换炮弹。”王陵大声的叫喊。

    周围的十几个炮手一听这话,顿时慌忙的从弹药库抱出已经改装好的炮弹,塞入到了炮膛。

    “左转三度。上调二。”一直在观察着位置的王陵不停的伸出手指瞄准着敌人福尔达号的舰炮。

    “预备。”见到炮位已经调整完毕,王陵伸出了手臂举向天空。

    “放。”

    轰轰轰

    沉闷的响声,呛人的硝烟顿时让王陵想要咳嗽,不过他依旧还是忍受住了这种呛人的味道,而是将目光死死的盯住在两百米外的福尔达号舰炮位置。

    轰轰,一阵冲天的蘑菇云一下子上升到天空。

    “打中了。”王陵见到冒出的蘑菇云,顿时拍打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后哈哈大笑。

    “妈呀,这是炮弹嘛,怎么就跟地狱一样啊”旁边的一个炮手的惊讶的声音传来。

    什么意思,听到这话的王陵转过声看向周围的炮手,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不但是炮手,就算是跑出来的许寿山,居然都张大了嘴巴,嘴角留着口水,看着远处依旧还在发生爆炸的福尔达号。

    “许哥,你这是怎么了?”见到许寿山好久没有回过神来,王陵走了过去捅了一下面前的许寿山后低声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