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这怎么可能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休整了一天的内阁会议再一次的召开,

    今天的会议可是没有昨天的那么团结,双方直接就分开坐了,赞同和王陵合作的,已经坐在了右边,不赞同和王陵合作的,已经坐在了左边,对于这一点,伊藤博文是看的十分清楚。

    但是今天,他不想在跟这些人有什么废话,而是直接将手中的东西递出来道“各位,天皇御令。”

    天皇的御令,在场的人可是没有谁敢在托大,都站了起来后看着面前的伊藤博文。

    伊藤博文直接将上面的内容看了一下道:“天皇御令,一切以帝国利益为主,当前,帝国需要元山,因此,和王陵的合作,已经无法避免。”

    还能够说什么,既然天皇都已经真么说了,就算是子啊怎么反对也不会有任何的作用。

    一直反对的陆奥宗光当即站起来道:“既然这样,我立即通知公使馆和清国总理衙门联系。”伊藤博文就喜欢看到这一点,还不曾等他说话,在边上的川上操六也站了起来道:“不但是外务部我看军方,也可以跟王陵进行联系,给予他一个提示,如果说要对老毛子动手,算我们帝国一份,我帝

    国在当前还有第一军和第三军并没有撤离,完全可以配合王陵,对远东地区进攻。”

    好注意,在场的人纷纷点头后后伸出了大拇指。他们对于川上操六这个提议,十分赞同。

    “立即准备吧,诸位,为了帝国再次崛起,希望诸君共同努力。”伊藤博文站起来大声道。

    “嗨。”众人大声应答一声,转身退出了内阁。

    海参崴,老毛子远东总督驻地,同时,也是老毛子北极熊远东太平洋海军司令部所在地。

    自从当年黑龙江将军被远东坑了后,东北外兴安岭以及江东六十四个屯,已经全部让北极熊占据去了将近三十年。

    曾经,大清国典型的木房已经差不多在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层层的欧洲样式的小洋楼。

    而远东总督府,更是十分奢侈的大型别墅,整个别墅,完全依照北极熊的典型风格来建造。

    远东总督办公室,列夫斯基此刻却是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坐立不安。

    自己已经将沙皇的意思传达到了清国方面,可是清国方面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回应。不但没有回应,更为让列夫斯基感觉到有些情况不对的是,根据内线汇报,本来驻扎在旅顺周围的福建将军王陵下属的依克唐阿第一兵团已经集结在了长春、奉天三个府集结,而且,在山海关附近的

    王陵第三军的一个师,也开始在往奉天移动。

    这让他感觉到事情恐怕没有以前的那么简单。以前,只要帝国需要什么东西,大可以恐吓一下清国方面就可以了,可是这一次,他却感觉到,似乎这一套,对于清国方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反而还激起了对方的抗拒心,如今,在奉天周围,

    已经驻扎了五万多兵马。

    这些兵马,可不是那些中看不中用的八旗,而是连续打败了法兰西以及倭国的王陵精锐兵马。

    战斗力非同小可。

    而且,黑龙江边防线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清国的边防这段时间是调动平凡,曾经的关卡,现在也突然增加了一个哨的兵力,这在以前,是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

    “怎么会这样?清国什么时候有骨气起来了,难道他们就不怕真的和我们动手嘛?”列夫斯基喃喃自语问道。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就算在边上的副官,都只能闭上嘴巴。咚咚咚……没有关闭的房门突然被打开,列夫斯基抬头看了过去,电报局长已经来到自己跟前地上一份电文道:“总督阁下,尼古拉维其公使传来消息,清国已经拒绝我帝国提出的建议,并且他们已经

    做出警告,不得再提这个事情,不然恐怕会动起刀兵,影响边境平静。”

    啥子?

    列夫斯基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向来,都是帝国威胁别人动武,怎么今天,反而放过来了,一向就是十分听话的清国,居然也敢有本事威胁帝国动武了,这可是一件让人感觉到十分好笑的事情。

    万分的不敢相信,列夫斯基笑了下道:“阁下,你没有喝醉吧,你是不是昨晚在那个女人肚子上太久了,居然说出这样的笑话来,这个笑话可是不怎么好笑。”谁他么的给你开玩笑了,电报局长将手中的电文放在了桌子上后认真道:“总督阁下,我并没有开玩笑,清国方面虽然已经没有说出正式宣战,但是他们却已经说道,如果在这么过分,那就不要怪清国

    挥动兵马,打到帝国都城。”

    开什么玩笑,清国方面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说出这种笑话来。

    列夫斯基心中不满想到。

    电报局长叹息了一声后再次说道:“总督阁下,这个事情是真的,另外,公使在清国总理衙门,直接让清国人打了,肋骨都打断了无根,现在还在公使馆养伤呢。

    我的上帝,我听到了什么列夫斯基皱眉的张大了嘴巴,好一会,他才吃惊的问道:“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殴打我帝国公使。”

    “王陵。福州将军。清国辽东当前最高军事指挥官王陵。”

    是他?列夫斯基不在说话了,他也算是听到了一些关于王陵的事情来,如果说当前,大清国谁还敢这么嚣张的话,那么就还真的有一个人,这个人就算是王陵。

    打了公使,那就是在打帝国的脸啊,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可是当前。似乎公使打了还算是小事情,问题的关键是,清国方面拒绝执行和倭国之间的协议修改,这已经是在对帝国进行了挑衅。

    这让列夫斯基感觉到为难,难道真的因为这个事情,跟清国开战,他可是没有这个大的胆量,没有沙皇的指示,谁敢动手,那就是在造反,要被杀头的。他么的,我该怎么办?列夫斯基皱眉揉动着自己的眉头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