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暴跳如雷的中堂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奕欣心中的确十分的心慌,但是这毕竟是王爷,不能在下人哪里露出任何的焦虑。

    管家内心就算知道自己的王爷内心烦闷,但是依旧还是装作不知道的走到奕欣面前拱手道:“王爷,两广总督李鸿章发来电文。”

    他发来的电文,他说了什么,奕欣皱眉一下,随即从管家哪里接过电文看了过去。这一看,顿时让奕欣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激动道:“快……快,备轿,我要进宫。”

    京城,褚秀宫,慈禧依旧还躺在床铺上面。

    太医已经来了几次,但是依旧还是找不出来她有什么毛病。只能开出了一些安神的汤药给了慈禧。

    慈禧是心病,谁都救不了,满朝文武知道,甚至是李莲英都知道,只是没有谁说出来而已。

    “老佛爷,恭亲王来了。”李莲英几步跑到慈禧面前跪下低声道。

    奕欣?慈禧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了下面前的李莲英片刻后嗯了声,示意李莲英去传唤奕欣,而同时,她示意侍女将自己搀扶起来,靠在了一个厚厚的垫子上。

    “老佛爷,大喜事啊,大喜事。”奕欣语无伦次的来到慈禧面前拱手兴奋道。

    什么大喜事啊,慈禧叹息一声,她不知道,这个时候,究竟还有什么事情,是好事情。

    “老佛爷,李鸿章传来王陵电文,王陵依旧臣服我大清国,并且做我大清臣子,这一次,他倭国谈判,他还是以我大清国的名义,和倭国展开全面谈判。”

    什么?慈禧猛的从床铺上坐了起来,她瞪大眼睛,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个事情是真的。

    这王陵的话,代表着什么,她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王陵一旦臣服朝廷,那么各地督抚,将不会有任何人敢乱来,毕竟当前,各地督抚,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跟王陵叫板,除非他是找死。

    “这是真?”慈禧激动的问道。

    奕欣哦了一声,这才想起来了那份电文,他慌忙将手中的电文取出来递给慈禧道:老佛爷,你看。”

    慈禧接过文书看了过去,顿时哈哈大笑两声后就从床铺上站了起来后指着奕欣道:“传哀家的意思,立即将这份电文昭告天下。”

    “奴才明白。”奕欣知道慈禧是要用王陵的这份电文来敲打各地一些想要蹦跶的督抚,当即他应了一声,转身退出房门。

    也就在朝廷将王陵的电文昭告天下的时候,此刻的田庄台,倭国的谈判人员已经全部到达,而李鸿章,也在北洋水师的护送下,进入田庄台。

    田庄台,倭国谈判大臣居住地方,是位于田庄台西北的一件民房,这曾经是一个地主的房间。十分宽大。。

    此刻,西厢房内,谈判大臣山县有朋。副谈判大臣大山岩,谈判代表小泉,野津道贯、联合舰队司令官伊冬此刻都坐在房间当中。

    他们来这里已经有了两天了,可是到现在,那王陵的楚军每天出了给自己饭吃之外,根本就不提到什么谈判的事情,似乎好像,王陵根本就没有想到谈判。“司令官阁下。这样下去不行啊,咱们都来这里三天了,王陵始终就不跟我们展开谈判,他们究竟是要干嘛啊,大本营已经再次来电,希望我们早日和清国王陵结束这场谈判呢。”小泉皱眉对面前的山

    县有朋问道。

    山县有朋如何不知道这个事情,他也在想这个问题,可是王陵不提出来,自己怎么好意思去询问这个问题呢。

    “山县君,要不咱们派人去询问一下吧,我们可是等不起啊,如果王陵玩耍什么花招,在我们在这里的时候突然展开进攻,恐怕对于我们不利啊。”边上的大山岩也皱眉道。

    山县有朋看了下在场的两人,微微点头道:“好吧,小泉,你去询问一下王陵方面,究竟我们什么时候谈判,地点在什么地方。”

    田庄台东北村子内,身穿军服的王陵正悠闲的躺在椅子上淡淡的品着茶水,而在他的边上,左夏琳正伸出嫩白的双手捏着王陵的肩膀。

    这日子,别提过的是有多么的舒坦。

    “老大,倭国方面小泉前来询问,什么时候开始谈判,地点在什么地方。”张庆自从被王陵臭骂一顿后,这段时间来都小心翼翼的不说,而且还开始努力的在开始跟随着王应学习。

    “老大,北洋水师舰船秋津舟已经在在今天中午抵达田庄台码头,另外三艘倭国投降过来的军舰也全部进入,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准备和他们谈判了。”

    他估计,王陵是在等候这几艘舰船,因此开口试探询问。嗯,这家伙算是没有白骂,王陵微微睁开眼睛后淡淡道:“去告诉他们啊,地点嘛,就在咱们北洋水师战舰秋津州上,然后咱们去海上谈,哪里风景好,事业广阔,有利于平静心情,有利于大家谈判。

    ”

    你是存心的怕倭国人气不死啊,在边上的左夏琳心中嘀咕了一声,自己的这个夫君啊,真的是太贼啊,太贼。

    谈判,这田庄台就完全可以了,可是他非要将谈判地点放在战船上,而且还是从倭国投降的战舰上谈判。这不是打人家的脸怎么的。

    “好的,我马上去转告。”张庆应了声,没有多说话,转转退出了院子。

    左夏琳见张庆走了出去,顿时嘻嘻笑了下道:“你够黑的啊,这种事情上还不往打人家几巴掌。”

    王陵冷哼了声道:“哼哼,我没有打死他就不错了,这不过是让他们长一下记性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道这,王陵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了下天空片刻道:“被捏了,我先睡一会,明天还要跟倭国方面谈判的呢。”

    谈判,睡觉,左夏琳眨眨自己的眼睛看了过去,她居然见到,李鸿章气势汹汹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那个表情,都不是知道是谁惹了他。

    “你恐怕是睡不了了,你看看谁来了。”左夏琳敲了下王陵的脑袋低声道。

    谁啊,王陵稍微抬头看了过去。  “小兔崽子,你是不是脑袋被驴提了,你这是给老夫的什么狗屁谈判文件,你这不是给咱们头上安置了一把刀子嘛你。”李鸿章可是唯一一个自从左宗棠死后,第一个叫王陵小兔崽子的,而让他如此生气,完全就是这手中的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