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朝野动荡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左夏琳直接就蒙了。这场战争是为什么打起来的,导火索还不是因为倭国进攻高丽打起来的。而清军作战的目的,那就是为了将所有的倭国势力全部赶出高丽的,可是现在,自己的夫君居然说要给倭国一两个口岸什么的

    ,发展海军。

    这是要干什么,要做什么呢?左夏琳眯起眼睛,一脸痴呆的看着面前的王陵。

    王陵见自己的老婆不明白,当即笑了下后指了下北面。

    左夏琳一下明白了,她翻动了一下白眼道:“就你贼。”

    不贼,这社会要是不贼一点的话,恐怕早就让对手给吃的骨头都不剩下了。

    “好了好了,你知道就可以了,赶紧去准备,那倭国方面的谈判人员,估计也会出发了,咱们是文明人,好好的招待他们。”

    你还文明人,你要是文明人,这世界上恐怕是没有文明人了,左夏琳心中嘀咕一声后转身退出了书房。

    辽阳州,身穿大将军服的山县有朋有些颓废的丢下了自己手中的电文。这份电文,是王陵发来的,上面已经说的十分明白。

    大清国,将会同意这场谈判,并且任命两广总督李鸿章为谈判大臣。王陵为副大臣、依克唐阿、刘盛休、张庆、左夏琳为谈判代表,进行这场谈判。

    哎……重重的叹息一口气,山县有朋感觉到自己浑身无力的瘫软在了椅子上。

    边上的野津道贯见自己的司令官如此颓废甚至是无奈,顿时皱眉上前问道:“司令官阁下,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是在为他们提出的谈判地点不满意嘛?”

    跟这个有狗屁的关系,边上的小泉暗自骂了句野津道贯猪头,他心中十分明白,山县有朋根本就不是想的这个什么哪里谈判的问题。

    在哪里谈判,帝国都要吃亏,不管是在辽阳州,还是在田庄台,那都是一样的,山县有朋之所以如此的的想法,那完全就是因为另外一个事情。

    王陵,实在是太厉害了,厉害得让人感觉到可怕,甚至是发冷。

    “野津道贯阁下,你是看不明白嘛,这电文上说的,是大清国和我们谈判,而不是王陵。”小泉皱眉道。

    这有什么关系,野津道贯疑惑的眨眨眼睛,他真的不理解。哎……山县有朋叹息一声的指了下面前的野津道贯,示意他坐下后道:“你不懂,王陵这一招耍的很高,他将已经蠢蠢欲动,马上就要陷入混乱的清国再一次的稳定起来,而他什么都没有做,就是这份

    电文,就足够让清国稳定,一些有不臣之心的人不敢轻易乱动。”山县有朋十分的明白,清国方面,自从和帝国破灭了联盟后,那清国在各地督抚眼中,就是一个软柿子而已,只要稍微有些兵力的,都想要好好的欺压一下朝廷,这其中,陕甘。四川等地的兵力最为

    厉害,因此很有可能,清国的政令下达到各地,也就无法在传达下去,内乱也就开始,到时候清国内部就有可能爆发全面争夺领土的战争。

    清国也就土崩瓦解,可是如今,王陵来了这么一说,直接说是以大清国的名义,这么以来,那督抚谁敢这么乱来,轮兵力,轮战斗力,谁敢跟王陵干。

    王陵都听从朝廷的命令,你们谁又不敢不听。“这下你明白了吧,王陵将会是我们的大敌啊,”山县有朋说道这,随即指了下面前的小泉道:“去给大山岩。山地元治,伊冬发电吧,让他们都前往田庄台集合,准备跟清国方面谈判吧。不,跟王陵谈

    判。”

    山县有朋说完,深吸一口气挥动了下手臂示意众人离开。

    他明白,这王陵说是跟随听从了朝廷的命令,但是他么实际上,谈判的人,那一个是代表朝廷的,李鸿章算,可是只能算半个啊,现在李鸿章都还跟朝廷有仇呢,奶奶的。

    真乱,山县有朋不停地揉动着自己的太阳穴皱眉想到。

    京城、恭亲王府邸,身穿蟒袍的奕欣不停的坐在书房中哀声叹气。

    他内心恐慌,无奈,甚至是感觉到对未来大清国的局面,充满了担忧,都不知道大清国,还能够坚持多久。

    自从和围剿王陵失败,大军严重后,整个朝廷,似乎对于朝廷的命令,就没有多少人在听了,更为严重的是,各地督抚,似乎也是在对于朝廷的命令有些不听从。

    攻打王陵,他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不但没有将王陵消灭掉,反而是让朝廷的威严一落千丈。

    搬起石头准备打死王陵,却没有想到把自己给砸了,奕欣感觉到自己心中真的好苦。

    他不知道,朝廷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让朝廷的威严再次上升起来。

    这段时间,自己烦闷,老佛爷那边也感觉到十分的郁闷,听李莲英前天说,老佛爷直接就给气病了,躺在了床上三天了,一天就吃了一点稀粥而已。

    怪谁啊,当初要不是你说王陵是一个祸害,要消灭王陵,哪里会有今天的事情,奕欣明白慈禧为了什么生病的。

    第一就是围剿王陵失败,不但没有消灭王陵,反而是让王陵给吞了五万蒙古骑兵,铁良的十六营,只有六个营退回了山海关。几乎是让王陵给打光了。

    而第二一点,那就是当前,朝廷十分动荡,不太平。

    各地督抚,似乎不在听从朝廷的命令,前段时间,慈禧下令陕甘总督回京叙职,可是陕甘总督直接就称病。不来了。

    病,也生的太巧了,他这是在看不起朝廷,是在暗地跟朝廷对着干。

    如何化解,朝廷这么大的问题,如何才能够得到化解。

    哎……

    我究竟该怎么办啊?奕欣皱眉在心中无奈想到。

    “王爷……王爷。”外面传来管家的叫喊声。

    奕欣皱起眉头来抬起头来,他似乎看到,自己的管家,似乎脸上挂着笑容,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来。“怎么了?”放下了手中的书本,奕欣抬起头淡定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