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一切为了天下安宁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自己办不到的事情,那就找能够办的人来办理,这是王陵一向做事情的标准。

    当初扩建福州船政局、修建杭州到福建的铁路,自己都是运用的这种方式。

    而如今,和倭国谈判,王陵也是利用这样的方式。

    这一点,张庆绝对赞同,当年,和法兰西在天津谈判的时候,作为谈判副大臣的老大,不就是将巴德若按在地上打的鼻青脸肿的,差点就让谈判陷入到了僵局当中。

    而老大显然也知道自己这一个缺点,居然让老头子来进行谈判,这一点,他十分佩服。

    “老大,这一点我明白了,可是还有一个点,我始终还是想不明白,我想了好几天了,我就是想不通。”张庆点头的同时,更是说出了一句夹带着抱怨的话来。“老大,你知道嘛,自从你给老头子发第二份电文的时候,我们好多兄弟都想不通,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不知道,王天风是怎么死的嘛,我安南驻屯军第三团、守卫灯塔的第三旅,是

    怎么被消灭的嘛。”

    张庆说道这,脸色都有些红润,他有抱怨,他感觉到不值得,自己的老大这么做,根本就不值得。

    正在喝茶的王陵听到王陵说这话,已经明白过来,张庆说的是什么。也就在让李鸿章北上的电文发出去不到五分钟后,王陵再一次的让张庆再次发出一份电文,那就是让李鸿章给朝廷发一份电文,意思是告诉朝廷,不要过于的担心,自己依旧是朝廷的臣子,这次谈判

    ,依旧还是以大清国的名义,跟倭国方面展开谈判。

    “你真的不明白?”王陵皱眉眯起眼睛问道。张庆狠狠点头,他是不明白,朝廷这一次如此的对待楚军,差点让楚军全军覆灭,为什么自己的老大,还是要如此低声下气的跟朝廷示好,还要用朝廷的名义来跟倭国方面展开谈判,这是为什么,他

    不明白。

    左夏琳似乎已经看出王陵的双眼要喷射出来怒火来,她赶紧的来到王陵身边,伸出手来提王陵捏着肩膀,希望他能够忍耐下去。

    左夏琳心中明白,自己的夫君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身为王陵最得意的情报局长,张庆居然没有看破这一点,这恐怕让王陵感觉到有些恨铁不成钢。王陵始终是没有忍住,他猛的站起来走到张庆面前狠狠一脚踢在张庆肚子上后喝到:“你眼睛瞎了啊,我真不知道这些年你都学了什么东西,情报局你掌握的很好,但是为什么你就不好好好的看看当前

    我们的局势,你眼睛长什么地方去了,这点都看不出来。”

    第一次,张庆见到自己的老大发火,虽然被踢了一脚,他还是赶紧的站起来,不敢有任何顶嘴的低头任由王陵咒骂。

    王陵是真的生气了,这很简单的道理,别人看不出来,那就算了,可是张庆,这个天天跟随在自己身边的人居然看不明白,那已经太让他失望了。  朝廷,虽然说做出消灭自己的举动,但是已经被自己给打掉,当前,各地督抚对于朝廷的命令,已经是是阳奉阴违,甚至是不听调动,之所以出现这种原因,那就是因为朝廷对自己的战争失败,威信

    突然就矮了一大截。

    各地督抚,很多人都手中掌握着大量军队,他们不听朝廷的命令,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这是想占山为王,想搞国中国。这一点,王陵是不允许的,也不可能允许,朝廷,当前在怎么说,那也是代表华夏让欧洲列强承认的朝廷,如果朝廷没有了威严,那么不用欧洲列强来进攻,自己就乱了,到时候全国定然陷入到全面

    混乱当中。

    整个华夏,也会再次陷入到几百年前,甚至是五代十国的大分裂。

    这些,王陵不想看到,如果不想让这些事情发生,那么自己只能是做出表率,做出拥护朝廷。当前,各地的实力,自己是最强的,如果说自己听从朝廷的调遣,那就算给各地的督抚敲打一下警钟,别他么的乱来,正是因为这样,自己才会给李鸿章发出如此电文,可叹啊,张庆居然连这些都看

    不透。

    “你现在该知道了吧。”虽然气愤,但是王陵还是将自己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

    张庆嗯了一声后道:“老大,我明白了,是我的错,我目光短浅,只是看到了表面的现象,还请老大责罚。”

    “滚,两年之内,老子要是看不到你有任何的改变,你就别跟我当什么情报局长了,跟我滚去军校学习几年在说。”王陵可不想听张庆在这里跟自己说屁话。

    他算是明白过来了,自己对张庆,实在是太纵容,越是纵容,张庆就无法成长。

    现在这么一点事情都看不透,今后他还如何去管理更大的事情,去分析比倭国强悍不知道多少倍英格兰方面的情报。

    “你别生气了。”见王陵还是在哪里不停的喘气,左夏琳赶紧的将茶杯端起来递给王陵。

    “这个混蛋玩意,快八年了,除了情报局方面管理的好,其他是狗屁不通,他总不能一直都在情报局吧。”王陵气呼呼的接过茶杯喝了两口后指着已经远去的张庆道。

    左夏琳知道自己的夫君是恨铁不成钢,她笑了下道:“好了,今天你也给他教训了,他今后会改变的,你还是先说一下,这一次你和倭国的谈判,大概底线是什么吧?”

    底线,什么底线,王陵皱眉一下后看向自己的老婆,似乎对自己老婆的话,他有些不明白。

    “你总不能一点底线都没有吧,咱们在谈判中,最大的让步是什么,你总要心中有一个底吧。”见自己的夫君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左夏琳顿时皱眉问道。哦,原来是这个,王陵颔首点头一下后沉思片刻道:“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底线,只要对我有利,那就可以了,至于你说的这个嘛,我看我的底线就是,顶天,我可以将高丽租借几个地方给他倭国发展发

    展海军什么的。”

    啥?左夏琳惊骇的瞪大眼睛,她可是真迷茫了。这战争打了快一年了,目的就是要将倭国赶出高丽,可是自己的相公,居然还让高丽租借几个地方给倭国,这是要闹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