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大寺纯安要跑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谁?”大寺院纯安瞪大自己的眼睛,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川口问道。

    川口深吸一口气后无奈的道:“王陵。”王陵。大寺纯安瞪大自己的双眼,他很想从当前的战场中,找到这个卑鄙无耻,阴险狡诈,罪大恶极的小人,可是,那战火的硝烟,掩盖了一切,他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情况,他只能听到,那远处传

    来的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王陵,王陵,大寺纯安捏紧自己的拳头,他没有想到,王陵会如此阴险,居然利用骑兵,将步兵都运输了过来,自己简直就是大意啊。

    “司令官阁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立即派出兵马去救援,在等一会,我们的两个联队,恐怕会全军覆灭了。”川口擦拭了下脸上的冷汗问道。

    救个屁,如此强大的炮火,谁出去谁就是死。大寺院纯安皱眉一下有些悲愤道“传我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城。”

    战斗结束了,整个本溪城外的地面,到处都是尸体已经正在奔跑的马匹。

    地面的尸体,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这其中,有蒙古骑兵的,同时更多的,却是他倭国士兵的。

    两个联队,最终跑回去的,不过只有四五百人,其余的人,全部被消灭在了这里。

    山风吹拂,鼻孔中出现的全部都是血腥的味道,一直就没有动的王陵静静地看了下不远处的地面片刻后再次举起望远镜看向了远处的本溪城。

    那城墙上,倭国的士兵依旧还在来回的移动。估计是在进行防御。

    哼,让老子攻城,你当我是傻逼怎么的,老子就是不攻城,非逼你出城不可。王陵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后扭头看向身边的传令兵道:“传令炮兵,五分钟后,立即对本溪城进行炮击。”

    “放。”冯国璋严肃的再次挥动了手中的旗子,他从来没有今天这么振奋。

    几千倭国士兵,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被消灭,而且倭国士兵居然出来救援的意思都没有,这种感觉,他十分享受,因此接到命令后,冯国璋甚至亲自跑去搬运弹药,然后在指挥炮兵作战。

    轰轰轰轰轰轰

    十一门火炮开始对本溪城展开全面炮击,那城墙上的阁楼,经受不了火炮的攻击,早就已经坍塌,十分钟后,火炮开始再次调整,开始对本溪城进行炮击。

    轰轰轰

    持续的炮火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

    城中,已经有不少的建筑燃烧起来,倭国士兵,为了自己的安全,正在全力的对城中的建筑进行灭火。

    也难怪,本溪城沦陷之前,百姓早就跑的一干二净的,鬼影子都没有一个,这些房子被点燃了,烧不到一个清国的百姓,但是却能够烧死城中的倭国士兵。

    本溪都统衙门也挨了两炮,那院子中,现在还有两名士兵的尸体倒在地上。

    城内已经混乱一片,谁也没有在意那死去的士兵,都在茫然的找能够躲避炮弹的地方,谁也不知道,那炮弹,究竟会从哪里飞过来,落在什么地方。

    “旅团长阁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书房内,已经包扎的如同粽子一般的川口轻微上前,问道颓废的坐在椅子上的旅团长大寺院纯安。

    大寺院纯安,在也没有了往日的那种嘚瑟,此刻他满脸愁容,胡须邋遢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一动。

    听到川口的问话,他这才无奈的抬起头看了下自己的参谋长片刻后问道:“损失如何?”惨不忍睹。川口有些的不想汇报,但是稍微沉思片刻后,他还是无奈道:“旅团长阁下,抛弃城外被清军消灭的两个联队,我们城内遭受了王陵炮火的炮击,折损将近五百人,现在,我第十一旅团,只

    有两千多人的兵力。”

    两千多人,第十一旅团可是将近三千多人,加上骑兵联队,那可是五千来人的兵力,可是如今,这开战不过三个小时,就只有这么一点的人马,大寺纯安蠕动了下嘴唇,最终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话来。“旅团长阁下,我军现在损失惨重,我们是不是还要守卫本溪?”守卫本溪已经是无法在完成的事情了,川口希望,自己的旅团长能够面对现实,毕竟这城中,还有两千多士兵,总不能,就这么的待在

    城中,让王陵的炮兵给一个个收拾了吧。

    大寺纯安叹息一声,他已经听出来了川口的意思,稍微沉思片刻后,他挥动了下手臂,示意川口离开。他需要好好的想一下。在做决定。

    已经是夜晚了,本溪城外,营帐已经搭建了起来,今日战斗了一天的骑兵以及步兵已经开始休息,现在,只有炮兵,在冯国璋指挥下,有一发没一发的发射着炮弹。反正王陵已经下达命令,那本溪已经没有了百姓,随便打,炮弹随便打,因此冯国璋这个一向十分节约的人也开始当了一会大财主,今天一天的战斗,炮弹就打了一千发,这可是大手笔,他算过,就

    算自己以前所有的打的炮弹加起来,都没有今天的多。中军营帐内,王陵并没有休息,此刻,他正站在地图面前,手中拿起一支铅笔正在绘画,边上马玉昆和张庆上前看了过去,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王陵根本就没有在本溪绘画,而是在本溪那边,位于

    辽阳后面几个山坡进行勾画。

    “老大这是什么意思呢,当前本溪都还没有打下来呢,他这是在辽阳南边绘画给什么玩意呢,”张庆低声对身边的马玉昆道。

    马玉昆也有些疑惑,虽然说今天这场战争打的十分痛快,但是王陵这个动作,也实在让人感觉到疑惑,毕竟本溪城,现在并没有在自己手中。

    王陵早就听到了两人的问话,他将最后一笔画上后,这才扭头抱起双臂坐在椅子上后缓缓道“你们以为,今日一战,他大寺纯安还敢跟我抗衡不成?”“老大,你的意思是,大寺纯安要跑嘛?”张庆瞪大眼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