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寡妇制造机上场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臭不要脸的,这他么的是谁啊,还他么有没有职业道德啊。有这么打仗的嘛,从地上爬起来的大寺纯安看着远处喷射出来的炮火,顿时咒骂道。

    自己的士兵倒霉啊,这才几分钟啊,起码被炸死了将近五十几个人啊。

    谁啊,对面究竟是谁,悲愤的大寺纯安在心中不停的自问。

    “旅团长阁下,我们炮火够不着啊。”川口有些倒霉,刚才一颗弹片从他的头顶飞了过去,直接将他的脑袋给挂掉了一层皮,现在他满脸是血的跑到了大寺院纯安面前皱眉问道。

    大寺院纯安咬了下嘴唇后皱眉片刻道:立即让小野联队出发,在炮兵掩护下,立即对他们发起进攻,务必要毁掉他们的火炮,另外,骑兵联立即出发,务必要挡住他们的骑兵。”大寺院纯安心中有一万个草泥马在心头狂奔,他心中比谁都明白,这样的距离,对方的野战炮能够全面覆盖本溪城,自己的人都在里面,到时候不用出去,就让人家给炸死了,当前,要稳定局面,唯

    一能够用的,只能是让步兵出去,毁掉他们的骑兵。

    杀啊

    本溪城门大开,第六师团的骑兵联队两千多人呼啸着冲了出去,而同时,小野的步兵联队也紧紧跟随在身后,咆哮着往远处的清军阵地冲了过去。

    “大帅,他们骑兵出动了,你看是不是我们该上去了?”博木耳见对面两千多黑压压的骑兵冲了出来,拱手问道。

    他有信心,让这群骑兵有来无回,毕竟自己身边,可是有五千多的骑兵。

    王陵举起望远镜看了片刻后微微摇头道:“不急不急,暂时不要动,我今天让你看一出大戏。”

    大戏,博木耳有些不明白。他只能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王陵。

    “来啊,把重机枪给我抬上来。”王陵猛的一声吆喝,顿时,从骑兵后面,八挺重机枪被士兵抬了上来。

    独立第一师,拥有八挺重机枪,原本这些枪支都属于第六师的,因为占据的需要,所以王陵调动了八门暂时给了独立第一师。

    “黑寡妇制造机出来了,对面要倒霉了。”张庆见到八挺重机枪已经摆放在了地上,顿时长长吐了口粗气对身边的博木耳和马玉昆道。

    黑寡妇制造机?马玉昆和博木耳都不曾见过这种武器,只能是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的张庆。

    张庆嘻嘻笑了下道:“一会你们就知道了。”

    轰轰轰地面开始颤抖,远处的骑兵已经距离阵地只有将近两百米的距离。

    “开火。”骑兵速度很快,王陵绝对不会让他们在到达一百米的时候在开火,因此见他们进入两百米,王陵大喝一声下达射击命令。

    哒哒哒哒哒哒

    八挺重机枪,几乎在同一时间,同时对着远处冲杀过来的倭国骑兵展开射击。

    那冲杀过来的倭国骑兵,顿时如同麦子一般的倒下,甚至一些马匹,都给撕裂的粉碎。

    哇的一声,马玉昆实在是忍受不了如此的血腥,一下就将今天吃的东西吐了出来。

    太震撼了,他总算是明白过来,为什么张庆说这个玩意是黑寡妇制造机,这他么哪里是黑寡妇,这简直就是杀神啊。

    那倭国的骑兵根本就冲不过来,就倒在了地上。

    我的妈妈啊,这简直太厉害了,博木耳脸色苍白的咽下一口唾沫,他不由得在想,如果这东西要是用来对付自己,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

    哒哒哒哒哒哒

    重机枪依旧在射击,两千骑兵,如同活靶子一般的被子弹狂扫射,而同时,迫击炮也开始发出怒吼,对着后面的步兵展开射击,形成了一到火力封锁线。

    突突突子弹横飞,倭国士兵在这平地上,躲避的地方都没有,一些眼睛稍微尖锐的,赶紧从马匹上跳了下来,爬在地上,利用马匹来抵挡子弹。

    “传令冯国璋,立即对城外倭**队进行封锁,我今天要吃掉这出来的倭国士兵。”王陵冷冷冷的对身边的传令兵道。

    轰轰轰接到命令的冯国璋开始调转炮火,在迫击炮的协助下,直接将火炮对准了远处的倭国士兵,顿时火炮,将倭国士兵撤退的道路给完全封锁。

    “该你们进攻了,从左右两边进攻,正面交给步兵就是。”王陵见炮火已经完封锁他们的退路,当即扭头对身边的博木耳道。

    博木耳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他是真的被这种血腥的场面吓到了,如今见到王陵下达军令,他才拱手应答后开始下达军令。

    “杀。”蒙古骑兵的血腥被这场碾压的战斗给激发,五千骑兵,一下分散开来,从左边和右边开始如同钳子一样的往倭国士兵冲了过去。

    骑兵对上步兵,那等候步兵的结局只有一种,那就是死,就算是你拥有武器,也无法是骑兵的对手,更不要说,现在这群已经被吓破了胆的倭国士兵。、

    战马嘶鸣,弯刀飞舞,不时的,倭国士兵就会被蒙古骑兵的弯刀砍翻在了地上,就算偶尔有几个骑兵被打了下来,然而身后的骑兵会迅速冲上去,要了他们的脑袋。

    他么的,城墙上的大寺纯安心中在滴血,他一个骑兵联队一个步兵联队,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让对方给包围起来,这他么简直就是神速。

    他打了这么多年的战斗,却从来没有见到如此的战斗方式。

    自己的骑兵被无视,对方的骑兵直接追自己的步兵,而炮兵却切断了自己士兵撤离的道路,这中连环的攻击,让他感觉到有心无力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对面对面究竟是谁?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个被清军杀掉,大寺院纯安脸色苍白的看向自己身边的参谋长川口问道。

    川口咽下一口唾沫,此刻他的内心都还没有平静下来,两个联队,不到半个时辰,就有被对方全部收拾的结果,让他无法接受。“旅团长阁下,看他们的部署以及战斗方式,大胆却又井然有序,根据各军指挥官传来的消息,能够如此战斗的人,清军中,只有一个人。”川口咽下一口唾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