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被耍的好惨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真的很悲哀,川口举起望远镜看了过去。

    他曾经也是骑兵,从对方的推进速度来看,那铁定是一支强大的骑兵,如果运动得当,将会是一支利器,可是,这支强大的骑兵,将会因为王陵,而折损在这本溪城下。

    可惜了,川口摇头叹息一声后再次看向了远处。

    耶

    川口惊呼了一声,伸长了脖子往远处看了过去。

    他似乎感觉到疑惑,刚才还在推进的蒙古骑兵,现在已经停留了下来。

    这不应该啊,骑兵发起冲锋,起码要在五百米内啊,这才多少距离,将近一点五公里啊,这样的距离,自己城墙上的火炮打不到,而对方骑兵就算要冲刺,那也会消耗体力。

    他们是要干什么?川口一脸懵逼的在心中想到。

    这一幕,子啊边上的大寺纯安也感觉到了不对劲,距离太远了,这样的距离,那骑兵在怎么说也不会停留下来的,可是现在。

    “他们要干嘛?”大寺纯安自言自语的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在场的指挥官都瞪大眼睛,一脸疑惑的看着远处停止不动的蒙古骑兵。

    如果大寺纯安手中有一架飞机的话,他一定会知道,此刻,就在这长长的骑兵后面,十一门野战炮正在开始组装。

    这十一门火炮,清一色的克虏伯野战炮,射程足够覆盖本溪城。

    不过这世界上没有如果,没有就是没有,连王陵都没有飞机,小小的倭国更加不可能拥有。

    清军阵列中,马匹上的王陵静静的坐在马匹上看了下远处本溪的情况后,这才扭头看着身后正在组装火炮的炮兵。

    “还需要多久时间?”王陵扭头问道。

    “报告,大概还需要十分钟时间。”已经成为炮兵团团长的冯国璋敬礼大声道。

    十分钟,够了,王陵微微点头后道:“告诉大家稍微快一点,咱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嗮太阳,也是很难受的啊。”

    我草,这话差点没有让冯国璋栽倒在地上,什么叫大家在嗮太阳,这在打仗啊,可是自己的这个大帅,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呢。

    “都他么快点快点,兄弟们可是晒着太阳给咱们掩护呢。”冯国璋暴跳如雷的对着正在组装的士兵叫喊道。

    炮兵可是赤膊上阵了,许多人已经脱掉了上衣,光着身子在将火炮进行组装。

    “报告,炮兵组装完毕,请求指示,独立第一师炮兵团长冯国璋。”冯国璋再次跑到王陵面前问道。

    王陵对于后世的这些个名扬天下的军阀已经不感冒了,虽然后世,他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现在,不过是自己的下属而已。

    稍微点头,王陵看了过去,蒙古骑兵身后,十一门火炮已经全部组装完毕,而且炮弹也运输了上来。

    “博木耳,传令下去,让开道路,让咱们的炮兵出去,亮瞎他们的钛合金狗眼。”王陵大咧咧的叫喊了声。

    博木耳可不知道什么是钛合金,他不懂,反正听这个意思,反正就是说对面的倭国士兵就是一群傻子而已。

    哗哗哗博木耳挥动手中的旗子,一直成为长墙的骑兵开始往左右两边移动,而同时,冯国璋和炮兵,开始全速的将火炮往前面推动。

    八嘎呀路,本溪城墙上的大寺纯安差点没有将尿了裤子,他么的,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蒙古骑兵要在那么远的距离停留下来,这完全就是在为后面的炮兵做掩护啊。

    “开炮,快开炮,”见到那是威名赫赫的克虏伯野战炮,就算在冷静的大寺纯安也惊慌起来大声叫喊城墙上的火炮开火。

    轰轰轰五门火炮开始轰鸣,炮弹呼啸着往远处砸了过去。

    完了,大寺院纯安想死的心都有了,不久前那两千骑兵是他么的陷阱,那就是来试探自己的炮弹弹着点的,现在,自己的火炮打了过去,根本就够不着对面的清军。

    切,你以为老子的骑兵是你随便就能够打死的,看着本溪城墙上打出来的炮弹落在了距离自己将近五十米的地方,王陵冷哼一声后打了个响指。

    一直在边上的冯国璋笑呵呵伸长了脖子凑近王陵问道:“大帅。”

    “冯国璋,你是天津武备学堂炮兵科出来的,今天我就要看看,你这个炮兵出身,还当过教员的军官,是不是那么厉害。给老子狠狠的打,不要客气,跑弹有的是。”

    “好呢,大帅,你就瞧好吧。”冯国璋吆喝一声,屁颠颠的跑道炮兵面前后仔细观察了两下举起手中的两面旗子道:“各炮注意,标尺310201仰角五度,右移两点。”

    吱嘎吱嘎,炮兵根据冯国璋发出的命令,开始全速的进行调整。

    果然是大将之才,王陵根据冯国璋报出的数据,在根据自己的分析后,他就明白过来,这冯国璋首先要攻击的就是陈倩上倭国士兵的火炮。而且数据也十分准确。

    “装填炮弹。”见到十一门野战炮已经全部调整完毕,冯国璋再次大声叫喊道。

    哐当,早就有士兵抱起炮弹塞进了炮膛,整个阵地上,全是火炮关炮栓的响动。

    “预备。”冯国璋再次叫喊了声。

    炮兵开始拉扯着执钩绳,而同时,骑兵也开始往两边移动,避免一会炮火声会惊吓到马匹。

    “放。”

    轰轰轰

    轰轰轰

    十一门火炮依次发出炮弹。

    哐当一声,火炮发射出去后,炮兵迅速退了弹壳,然后又是一发炮弹装填了进去。

    轰轰轰持续的爆炸。本溪城墙上的倭国炮火,不到两轮,就让冯国璋给炸哑了火。

    噗被冲击波给扫到在地上的大寺院纯安受到了震动,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他一半是受到了伤害,而另外一般,却是被气的。清军太他么的奸诈了,简直奸诈的就不是人啊,也他么的不知道,这对面的指挥官是谁啊,如此阴险的打法,简直是闻所未闻啊,骑兵掩护炮兵射击,不带这么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