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局势不允许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张庆已经听出来了个大概,见王陵停止下来,他随即指了下地图道:“老大,你的意思是不是我军将第一军和第三军进攻,让他们退守鸭绿江,随后我大军切断第二军补给,然后对大山岩的第二军展开全面

    进攻。”

    就是这样,王陵嗯了一声道:咱们和倭国打了这么久,也该是真正的停止战争的时候,只要我们全歼第二军,那么伊藤博文定然会对我们再次求和,我们也顺水推舟,结束这场战争,回到休整中来。”

    明白了,张庆已经全部明白过来。

    轰轰轰炮火依旧还在轰鸣,张庆扭头看了过去,那远处的倭**阵地,已经陷入到了火海当中,不用说,他都知道,一定是炮兵动用了燃烧弹,不然,对面的阵地,绝对不会如此燃烧。

    对于倭国士兵,张庆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可怜的,稍微看了下后,张庆这才想到了前两天王陵下的那个决定。

    “老大,我不明白,这可是占领京城的最好机会,你为什么就放弃了呢,要知道,过了这个村,我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这个机会了?”

    张庆始终是想不明白,这本来,消灭了铁良,朝廷在京城周围就没有多少兵力,这正是大军占领京城,一统天下的好机会,为什么自己的老大还是要放弃,不但放弃,还让铁良率领他的人回去。

    现在,看周围都没有人,那前线战斗,自己也不会上去,因此张庆再一次问出心中的问题。

    哎,王陵深吸一口气后敲打了下张庆的脑袋道:“考虑问题,还是那么的片面,如果不是你对我忠诚,恐怕你这情报局局长的位置,早就让我给下了。”嘿嘿,张庆嘻嘻一笑,他如何不知道,自己的能力真的有限,好几次,他都提出辞掉情报局长的职务,毕竟他总感觉到,自己无法胜任这个工作,然而每一次,自己的辞职信都让老大给撕碎扔在了垃

    圾堆中。

    “老大,你知道我有些愚昧还有蠢,你就告诉我吧,为什么你不利用这个机会呢。”张庆歪起脑袋道。这个问题,王陵也想过,他的确是有些心动,推翻朝廷,然后自己当皇帝,三宫六院,漂亮女人伺候,那日子别提有多么的高兴,可是这不过是自己内心的想法,但是实际情况是,当前的局面,还需

    要朝廷的存在。

    朝廷虽然说这次对自己下了毒手,但自己理解,自己当前掌握的兵力,任何一个皇帝和朝廷,都不会放心,会想方设法的踢出自己。

    只是,朝廷这次用的方法有些卑鄙,但是换个角度来说,如果自己处于慈禧的那种角度来看,为了大清国的江山,恐怕也会做出如此的行动。

    虽然说当前,朝廷无耻卑鄙的对自己展开进攻,但是朝廷依旧还是朝廷,全国各地,需要他来进行维护,他一旦没有了,那各地就会全面陷入道混乱。甚至各地,会形成军阀混战的状态。当前,朝廷的威信虽然已经开始掉落,但是并不代表不存在,各地督抚虽然说表面的敢跟朝廷顶几句,但是内心中,除了李鸿章之外,还没有任何一个总督,敢直接对朝廷不停,毕竟朝廷的威严在哪

    里,效忠朝廷的势力还在哪里,云贵总督、四川总督、陕甘总督、湖广总督,直隶总督等地,对于朝廷都还十分忠诚,

    这个时候,打下京城容易,但是却不能让整个国家安静。

    这是第一,第二一点,强敌未灭。

    这次对倭国作战,虽然说将他打了个遍,但是自己也是手下留情,并没有伤到他的筋骨,早晚有一天,自己还会和这家伙交手。

    北面,北极熊虎视眈眈、西北面,英格兰的势力一而再再而三的开始往西北渗透,南边。英格兰也在摩拳擦掌的想要进入大西南。

    这些情况,自己都还没有解决,因此,这不是时候,除非是朝廷真的已经无法在控制这些事情,那时候,自己在取而代之,也合情合理,不过当前,时机未到。

    朝廷绝对还要存在,就算要灭亡,也不是这个时候,又他在,自己才会稳定。

    “老大,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这一次,就这么算了,我始终还是感觉到有些憋屈,咱们阵亡了这么多的兄弟,如果就这么放过了朝廷,我心里想不通。”

    “谁说我要放过了,朝廷既然对我下了手,我也会放过,但是不付出一点东西,就想让我放手,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耶张庆眨眨自己眼睛,他似乎听出来了,自己的老大,原谅朝廷,那是有条件的。

    “老大,你什么意思?”张庆有些迷茫问道。

    “别问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等这场战争结束,你什么都明白了。”王陵笑了下,再一次的抓起旁边的望远镜来到掩体口看了过去。

    几乎已经被炸的什么都已经不剩下。

    “已经炸了半个小时了,传令下去,五分钟后,炮火延伸,步兵攻击。”轰轰轰接到命令的火炮开始往远处炮击,早就已经等候着进攻的清军吆喝见到炮火已经开始延伸,吆喝一声后,数千的步兵开始冲锋。而等候在后面的蒙古骑兵,也做好了准备,一旦发现倭国士兵

    要跑,立即冲上去展开拦截。  辽阳城。死里逃生的山县有朋运气有点背时,他在撤离奉天的时候,被远处飞来的子弹直接打在了屁股上,虽然说没有将他当场打死,但是那屁股却开了花,这几天的时间,他都不敢起身,而是爬在第

    一军司令部的床铺上面,指挥着当前的一切。

    悲催啊,两个军的六万人马,在奉天城下可谓是打败,三千人被王陵全歼不说,重武器全部给丢在了奉天。倒霉啊,自己统兵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败的这么惨烈过,山县有朋都不知道,这一路,自己是他么怎么跑会辽阳的,反正听小泉的汇报来说,惨不忍睹。不忍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