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都要海上决战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炮弹,现在够用就行,距离对付东边的那个国家,还早呢,十年的时间,难道十年,自己到时候还不能组成一个庞大的舰队,不能够制造出来完整的工业体系,这一点,王陵绝地不信。

    左宗棠根据后世的记载,在九月份就要去世,这一点,王陵比较清楚,他如何要在这几个月的时间,彻底的获得左宗棠的信任,让左宗棠推荐自己掌管福建,这才是最重要的。

    而掌管福建,自己必须要掌握两个部门,一个是造船厂,另外一个就是水师,只有掌握了这两个,然后在掌控一个军到两个军的兵力,自己才能够稳住阵脚,朝廷才不敢对自己下搜狐。

    李鸿章能够稳坐他直隶总督那么久,还不是因为手中有一军队的存在,而自己,兵力不在多,在于精,自己现在,有三千人,在对法战争结束后,如果可以的话,那时候能够达到一万人。到时候,用一些理由来扩编一次,应该是能够有兵力。

    只要福建水师和陆军做自己的后盾,胡雪岩作为自己的财政,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

    这个事情,王陵一直来就没有告诉任何人,也不会对任何人说,只是独自的在心中去规划。

    “许哥,那明天见了,记住了,这一次是决战,不要害怕将炮弹用光,打完了,我们到时候在建造就是,只要我们打败了法军远东舰队,十年内,任何国家,都不敢挑战我大清国。”王陵见到许寿山在叹气,当即打气说道。

    许寿山听到王陵这么一说,随即应了一声,对于王陵的话,他是能够相信的。

    舰港,法军远东舰队司令部,孤拔书房,副司令利士比正站在摆放在桌子上面前的地图,对面前的孤拔讲述着福建水师的情况。

    “将军阁下,根据我们的人传来的消息,清国北洋水师两艘军舰以及广东水师的两艘军舰,已经开始启程前往福建,这对于我们来说,将是一个不好的消息。”

    利士比有自己的考虑,不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清国这么的集结舰船,完全就是为了应对自己来的。

    孤拔听到利士比说道这里,当即笑了一下说道:“不用担心,广东水师的舰船,不过是木制帆船而已,而北洋水师下来的舰船,虽然是铁甲舰但是和我们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我们现在,有了三艘铁甲舰、两艘巡洋舰的援军,足够将福建水师消灭。”

    这牛逼吹的,听到孤拔说这话,利士比顿时皱起眉头,如果真的能够消灭,为什么在福建,自己损失的那么大,跑回来的舰船,指剩下了三分之一。心中想要说出来,可是利士比看了一下面前露出自信笑容的孤拔,还是没有说,在怎么说,他是司令,自己是下属,说不好听一点,自己的命运,掌握在了孤拔的手中。

    利士比虽然不说,但是孤拔却能够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来对自己的质疑,当即,孤拔站了起来后缓缓说道:“我们的失败,不是我们将士不英勇,而是我们中了敌人的奸计,在说,在福建,是有他炮台给福建水师撑腰,但是一旦到了海上,以福建水师的火力,还不过我们塞牙缝的。”

    这话让利士比当即就明白过来,的确,当初在福建的战斗,福建水师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如果不是炮台,恐怕福建水师早就拿下来了,这也是为什么,后来要在浦口登陆两千兵马的原因,可是这结果,不是很好,希尔投降,成为法兰西的耻辱,马克带领不到一千三百人返回了舰船上。

    “那将军阁下的意思是?”利士比听到孤拔说道这里,抬起头问道。

    孤拔听到这里,当即站起来后指了一下地图:“福建水师不是调动了各舰舰船汇集嘛,这肯定是要出海,对我们展开决战,那我们就满足他,全舰出海,寻找福建水师,一旦将其这股海军消灭,那么整个大清国沿海,将在也无法阻挡我法兰西前进的步伐,我们可以直接逼近天津,跟而是多年一样,在一次进入北京,到时候,我们将是法兰西的英雄,那时候,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够获得。”

    嘶

    利士比听到孤拔这挑动人心的话,顿时咽下一口唾沫,他如何不想获得这些东西,孤拔说的很对,目前福建水师集中的,已经是他们三个舰队的全部主力,只要将其消灭,其他的,还有什么资格来阻挡大军的行动呢。

    “将军阁下高见。”利士比微微笑了一下后说道。

    “传令吧,各舰立即准备,明日起锚,离开港口,寻找福建水师,决一死战。”说道这里,孤拔看了一下面前的利士比后,从旁边拿起杯子到了两杯红酒递给了利士比一杯后说道:“为了我们的将来。干杯。”

    砰的一声响动,利士比和孤拔两人,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呜呜呜福建水师马江港口,清晨的薄雾还没有完全散去,福建水师的舰船,已经全部升火。冲天的黑烟,将整个港口上空动已经遮挡成为了黑色,福建水师舰船,开始缓缓移动,一艘一艘的行驶出了军港。

    码头,左宗棠身穿总督军服,看着面前即将登上舰船的福建水师许寿山,王陵陈英等人,顿时挥动了一下手臂。身后,一个士兵端来了一盘子的酒水,左宗棠端起一杯后,随后示意亲兵将酒水递过去。

    王陵等人,知道左宗棠这是壮行酒,也都端了起来。

    “诸位,这次福建水师出海,关系我大清沿海安危,老夫在福州,和所有全体百姓官兵,将会每天对天祈祷,希望你们得胜而归,到时,我将上表朝廷,为诸位请功。”

    “大帅,你放心,这次我们出海,定然将孤拔打的屁滚尿流,让他从此一提到我福建水师,心都要抖动。”王陵笑嘻嘻的说了一句。

    但愿吧,听到王陵的话,左宗棠笑了一下,随后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后,哐当的一声就将杯子砸在了地上。

    啧啧,可惜了,要是拿到后世,起码要拍卖好几万啊,见到那么精美的杯子就这么被砸碎,王陵心中蛋疼了一下,随后不情愿的将酒杯砸掉,对左宗棠敬礼完毕后,翻身开始登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