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兵逼大凌河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副将的脸色十分苍白,而且额头也冒出了冷汗。

    铁良感觉到不对劲,和田中对望一眼后从椅子上站起来。

    铁良见到田中脸色露出一丝的鄙视,他也是十分生气,大清国的将领,居然让对方如此的鄙视,那滋味肯定不好受。

    啪一巴掌打在副将脸上,铁良怒喝道:“身为帝国高级将领,成何体统。”

    不争气啊,自己的副将不争气,让田中笑话,这是丢自己的人,也是丢了大清国的人,身为高级将领,却如此的惊慌,这让他如何不生气。

    副将让这一巴掌给拍醒了,他惊慌的的看向面前的铁良,再次看了下田中惊恐到:“将将军,咱们咱们的先锋九千人在大洼被全歼。”

    哐当,刚才还在看铁良笑话的田中惊恐的将手中的酒杯都惊吓的掉落在了地上,而铁良也好不到哪里去,也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副将。

    “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铁良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七千多人,昨天才到大洼,这才什么时候,才下午的时间,就被全歼了,这话说出来谁会相信。“将军,我先锋七千多人,已经被王陵全歼。送信的人就在外面。”副将还没有说完,铁良已经一把推开了面前的副将冲了出去。这一出去,他就见到外面站着一个人来,那人的铠甲已经撕裂,衣袖都

    成为了布条一般。

    仔细看了过去,这正是自己这次让其统领五千骑兵的副都统哈里曼。

    哈里曼见到铁良走了出来,当即悲愤的跪在地上哭泣道:“将军,我们的人,全完了。”

    田中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也急吼吼的冲出来问道:“佐藤联队呢?”

    佐藤联队,是他这次派遣一同去进攻田庄台的联队,也算是自己的主力联队。

    哈里曼看了下面前的田中,居然露出一丝惊恐的脸色,似乎回想起来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说。”铁良估计这个联队恐怕也不复存在,但是毕竟是联军,他还是要让田中知道这个情况。哈里曼深吸一口气颤巍巍道:“将军,咱们被骗了,田庄台根本就不是一千人,而是一万人马,王陵早就已经在田庄台外围部署好了一切,我军刚进入伏击圈,就遭受到对方数十门野战炮的进攻,兄弟

    们被包围在里面,让王陵的兵力一个个敲打掉,五千骑兵,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只剩下了不到两千人。剩下的兄弟,见到情况不妙,投降了王陵。”

    嘶铁良倒吸一口凉气。

    那五千骑兵的战斗力,他不是不知道,可是如此强悍的兵力,居然连半个小时的时间不到折损了三千多。

    “佐藤呢?”铁良深吸一口气问道。佐藤,哈里曼咽下一口唾沫,他当时已经逃到了外面的山腰上,但是从哪里,他还是能够看清楚战场的情况,楚军人马,正将佐藤包围在一起,哪怕是佐藤已经悬挂上了白旗,楚军也并没有收手,而

    是依旧进攻。

    “将军,佐藤联队,全军覆灭,一个不剩下。”

    啊田中惊呼一声,两眼一花,随即扑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铁良虽然没有栽倒,但是听到这个消息,他还是深吸一口气的看向了大洼方向的同时,浑身颤抖了下。

    他似乎已经明白,王陵这是要对自己下死手了。

    坏消息,一直来都是坏消息,三天时间,铁良已经被弄的灰头土脸。盘锦失守,昨日,王陵第三军度过联合,盘县失守,如今,王陵两万多人,已经逼近凌海县。

    锦州危机,这是铁良的第一个反应,然而,更让他感觉到恐怖的是另外一个原因。根据各地传来的消息,鞍山、海城一带的楚军并没有对倭国的军队展开进攻,而是在进行全部的防御,这让他隐隐的感觉到有些担忧,这王陵这次哪里不打,偏偏打自己,这意味着什么,他不敢去想

    。

    “大帅,凌海失守。”噗正站在地图面前的铁良听到这话,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吐出来。他猛的回头看向自己的副将,一脸不服气的问道:“他们还是人嘛,三天时间,连续拿下我几个县城,我们的士兵手中的武器都是烧火

    棍嘛,为什么就无法抵挡他们的进攻。为什么。”

    铁良真的就想不通了,为什么自己如此强大的兵力,在王陵的楚军面前,居然如同纸一样的那么不经打击。

    “大帅,王陵的炮火实在太猛烈了,每次攻城,他都会调动几十门的重炮率先对我军阵地发起炮击,我军丝毫没有任何防备,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王陵的兵马已经冲了过来。”

    啪的一巴掌,铁良恶狠狠的从边上取过手中望远镜,他今天就不信这个邪,王陵有这个厉害,他得亲自去大凌河防线,亲自指挥。

    凌海县衙大厅,身穿淡绿色军服的王陵将手中的铅笔放下后从文清哪里接过了茶杯。“老大,我军已经逼近大凌河,根据大凌河方向传来的消息,铁良和田中在大凌河对岸构建了防御阵地,其中,田中的一个联队防御上游,而铁良的五个营五千人马,防御着下游的确,企图阻挡我军突

    破大凌河,对锦州发起进攻。”张庆见王陵已经接过茶杯,上前一步将刚获得的情况情说了下。

    狂妄,想用不到一万人马就想阻挡我过大凌河,简直是自不量力。王陵冷笑一声后坐在了边上的椅子上缓缓品茶。张庆心中有一个疑惑,现在见到王陵似乎闲下来,他上前一脸疑惑问道:“老大,我有些疑惑,为什么我们进攻如此顺利,不到四天的时间,就逼近了锦州,要知道,我曾经和赵翔推算过,起码要十天

    的时间,才能够逼近锦州,可是当前,这也太顺利了吧。”

    “你想说什么?”王陵感觉到张庆是话中有话,歪起脑袋问道。张庆深吸了一口气,他来到地图面前后指了下到:“老大,我们目前已经算是孤军深入,你说他铁良会不会是有什么阴谋,这才让我们如此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