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先打铁良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有时候,自己的忍让,反而是让对手得寸进尺,而当前,朝廷着的这些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

    “大帅,你找我们?”片刻后,依克唐阿和刘盛休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面前的王陵问道。

    坐在椅子上的王陵指了下面前的两人道:“我想张庆在来的时候已经将大概情况告诉你们了吧。”

    两人点了点头,他们也没有想到,朝廷这一次居然这么的无耻,在这个节骨眼上,丝毫不顾忌奉天七万多大清国的将士,还是联合倭国对第一兵团进攻。

    “大帅,你说吧,怎么打,朝廷是欺人太甚了,以为咱们是软柿子,好欺负。”刘盛休已经看透了朝廷,此刻在他眼中,朝廷是废物,他的跟随着王陵。王陵早已经准备好了思路,他来到地图面前,将有些昏暗的蜡烛稍微挑亮一点后这才从旁边取过了指挥杆道:“当前,山县有朋的两个军已经从东和南边包围了奉天,奉天目前还有退路的也就是西面。

    然而西面,目前锦州已经让铁良占领,铁良很有可能会从锦州出发,攻击奉天。”

    这一点两人也有所估计,但是不敢确定。王陵没有等两人说话,再次道:“朝廷既然这次从我们后面着手,而你们也知道,朝廷的战斗力,是十分薄弱的,因此我决定,以第一军守卫鞍山,并缓缓往辽阳进攻,让山县有朋不敢权利进攻奉天,

    而第二军守卫海城,防御营口第一师团,第三军,在田庄台登陆后,往锦州方向进攻,接触奉天西面危机。”“大帅,那第四旅团?”依克唐阿稍微沉思,他已经听出王陵的意思,这次海城和鞍山都是以防御为主,真正进攻的地方,却是锦州。只有拿下了锦州,朝廷和倭国的兵力也就彻底被一分为二。而第四

    旅团,也会随同铁良被阻挡在锦州南。

    “上次我放过了第四旅团,既然他还想在来一次,那我就成全他,不过这一次,他们也没有必要在回去了,安心在这辽东给我们肥田吧。”

    淡淡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心都有些寒冷,第四旅团,四千多人,就因为王陵这话,恐怕就得交代在这里。

    王陵并没有在意众人的眼神,而是稍微沉思片刻后道:”这边我就交给你们两人了,我要马上返回海城,如果快的话,三天后,第三军将会到达田庄台。“

    “大帅放心,人在鞍山在。”刘盛休和依克唐阿敬礼严肃道。

    威海卫的水师接到王陵命令后,速度很快,当天下午,在福建水师的护航下,第三军两万多人,开始启程,前往田庄台。

    等王陵到达田庄台的时候,第三军已经全部登陆完毕,在田庄台等候了将近半天的时间。

    第三军下辖第五第六两个师,外加一个骑兵旅以及三个炮团,他的前身,就是曾经的福州楚军十个营。军长。赵翔。原本是王德榜的副将。

    田庄台指挥部,设置在一间民房内,这房间十分简朴,不过是几张凳子和一些桌子而已,然而现在这里,却是第三军的指挥部,或者说,是王陵的指挥部。

    此刻的王陵,正背起双手,静静的看着当前的地图,时不时的,他就会用手中的铅笔在地图上标记着当前双方的情况。

    自己军队,那是用红色铅笔,而联军方面,却是使用黑色的铅笔。

    站在一边的赵翔见王陵迅速的将情况勾画出来,他上前道:“大帅,联军的情况好快,你看他们的铁良的五千骑兵以及第四旅团的两千人,已经到达了大洼。”王陵听赵翔说到这,嘴角露出意思冷笑道:“能不快嘛,铁良是接到了死命令,要用最快的速度占领田庄台,再次切断我们的补给线,好让我辽东兵马完全陷入到没有补给当中。”说道这,王陵抬头看

    了下面前的赵翔道:“给我吃掉这个先锋团,也算是给他铁良提个醒,我来了。”

    霸气,十分的霸气,赵翔笑眯眯的笑了声道:“大帅放心,我保证,他们一个人也跑不掉。”

    哼,要是一个军的兵力,还吃不掉这点人,这军长也别当了,王陵心中冷哼一声,示意赵翔赶紧去安排。

    锦州。原本这里,本来是属于王陵曾经放置后勤物资的地方,大军作战物资,大部分都放置在这里。

    朝廷突然之间对王陵展开进攻后,被打的措手不及的王陵根本没有顾忌到锦州,让铁良给抄了后路,将锦州给占领。

    此刻的锦州,寒风吹拂,虽然天气寒冷,但是此刻的铁良,内心却感觉到一阵阵的温暖,昨日,他已经得到消息,自己的五千骑兵以及第四旅团的两千人马已经抵达大洼,不日就会对王陵展开进攻。

    “将军阁下。”第四旅团旅团长田中的话从外面传来,听到这声音,铁良露出讨厌的神色。他十分反感跟这群倭国人联手进攻王陵,但是朝廷的命令,让他不得不去听从。

    心中虽然憎恨,但是铁良还是站起来看着已经建立的田中。

    田中的笑呵呵的提来一瓶酒水道:“将军阁下,有兴趣和在下喝一杯嘛?”

    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这也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那田庄台不过只有一千多人守卫,自己有五千骑兵,而且还有第四旅团的一个联队,铁良虽然不喜欢,但是依旧还是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有骄傲的资本,那田庄台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此刻不过是在进行提前的庆祝。

    酒水摆放好,田中从里面取出了几份菜品后给铁良倒上了一杯后举起道:“将军阁下,合作愉快。”

    愉快你麻痹的,铁良心中一阵咒骂,但依旧还是笑呵呵的举起酒杯。

    正待喝下去,那关闭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两人一脸吃惊的看了过去,铁良就发现,自己的副将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连滚带爬的从外面冲了进来,而且脸色十分惨白。这是怎么回事?铁良有些疑惑的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