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不要脸的朝廷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如果这个时候要是没有卫兵在,参谋长能够直接掐死这个旅团长。

    明明就是他自己的错,却来怪罪在自己的头上。不过,参谋长也认了,谁叫自己他么的是一个参谋长,而不是旅团长,这两巴掌打了也是百打,现在自己就算是生气都没有用,只能是站在后面低声问道:“旅团长阁下,那我们不支援,外围阵地一旦

    失守,我军将无法在守住鞍山。”

    这是肯定,绝对不是开玩笑,谷瘦这次到是没有打自己的参谋长,他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沉思片刻,谷瘦无奈的贪心一声道:“巷战,一定要坚持到援军到达。”

    鞍山一带打的是热火朝天,而第二军司令部金州,此刻却是异常的平静。

    联合舰队的撤离,给大山岩的打击很大,他无奈之下,只能将自己的司令部迁移到了金州,而不在不是。毕竟旅顺太危险,是在北洋水师火力打击之下。

    为了自己的安全,大山岩将司令部迁移到了这里,而在旅顺,只是留下了一个旅团人马驻扎在哪里,观察着北洋水师的情况。

    司令部,寒冷的风将书房中的炭火吹拂的更加旺盛,虽然气温暖和,但身穿大将军服的大山岩,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

    他此刻,正站在巨大的地图面前,看着威海卫一带发呆。

    心中烦闷,而让他如此烦闷的,却是威海卫来的那一个军的兵力。

    根据威海卫传来的消息,三天前,楚军一个军的兵力突然抵达威海卫,随后就在不曾出动。

    这一个军,两万多人,让大山岩感觉到有一种压郁。他不明白,这个军来到威海卫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究竟要干什么啊?揉动了下自己的太阳穴,大山岩皱有些无奈的想到。、

    几天了,这支兵力就待在威海卫,也不曾出来。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司令官阁下,你说他们会不会对我们旅顺展开进攻。”边上的参谋长宗方一郎上前皱眉问道。

    微微摇头,大山岩拒绝了这个十分正确的建议,他有自己的理由。“绝对不会,如果说王陵要对旅顺展开进攻,那定然会从南北加急,进攻旅顺的同时,随即对我第一师团所在的营口发起进攻,可是当前,王陵却对鞍山发起猛烈的进攻,这就说明,他们并不是要进攻

    我第二军,而是山县有朋。”很准确的分析,宗方一郎微微点头的同时算是认同大山岩的意思,不过,他始终还是感觉到疑惑,海城王陵的兵力已经折损十分严重,这个在威海卫的一个军,照理来说,那是要补充王陵的第一兵团

    ,如果是这样,他们应该去田庄台,而不是一直待在威海卫。

    这各军待在这里,那就是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好什么时候,对方就要爆发。

    “难道说,他们是在等候什么命令不成?”宗方蠕动了下嘴唇无奈道。

    鬼知道,王陵就跟他么的一个猴子一样的精明,这样的人存在,简直就是自己的耻辱,也是整个帝国的军队的耻辱。毕竟帝国根本就搞不懂,王陵是要干什么。但是,大山岩现在很清楚,甚至是敢肯定,王陵绝对是要对辽东的第一军和第三军发起进攻,解围奉天,毕竟那奉天,不但有宋庆的人马,还有背叛了清国的荣禄五万骑兵,这支庞大的兵力如今被包围

    在奉天,王陵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应该有可能,目前奉天被包围的军队有将近七万人,王陵绝对不会坐视不管,但是他的兵力当前根本不够,因此这支兵力定然是要补充到王陵哪里。”

    这么说来,旅顺也就是安全的,宗方听到这,颔首点头,也就退了出去,他知道,只要王陵不进攻旅顺,大山岩是不会出兵协助山县有朋的。而原因,却十分简单,甚至,是有些自私。

    广东,春暖花开的季节,如今的广州城,已经没有了前段时间的那种寒冷,两广总督府的院落当中的桃树,已经开放,整个院子飘散着一阵阵的桃花香。

    总督府书房内,身穿便服的李鸿章独自一人的站在一份辽东地图面前皱眉沉思。

    他心中有一种疼,自己的淮军,算是被这次朝廷给暗算完了,到现在,也就剩下刘盛休以及宋庆那边所在不到五万人马了。

    回想当初自己几十万的兵力,当前却被朝廷给折腾成为这个样子,这让他内心,充满了愤怒甚至是咒骂。

    “总督大人。”已经不在天津,中堂大人,也渐渐的变了称呼,杨士骧在也不是叫中堂,而是叫了总督,这才符合他的身份。

    “士啊。怎么了?抬头见到杨士骧已经来到自己跟前,李鸿章吐了一口粗气问道。

    杨士骧深吸一口气,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面前的李鸿章道:“大人,朝廷传来紧急密电。”

    密电,这个时候还有脸给自己发来密电,李鸿章听到朝廷两个字,脸色更加的阴沉,但是他依旧还是平稳的回到书房面前后淡淡问道:“他们要干什么?”

    这?杨士骧不知道怎么说,但是朝廷这份密电,却十分的不要脸到了极点,甚至是已经不要脸不要皮的,将李鸿章当成猴子一样的在玩耍。

    “总督大人,你还是自己看看的好。”杨士骧咬了下自己的嘴唇,他觉得,这份电文自己没有任何心情去念,念这份电文,那简直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杨士骧的脾气李鸿章十分清楚,稍微沉思,他抬起头来将杨士骧手中的电文接过来看了过去。

    哼一声冷哼,李鸿章气愤的将电文丢弃在了地上后冷冷道:“臭不要脸的东西。”

    杨士骧蠕动了下嘴唇,他就知道,自己的大人已经看出这朝廷是给自己打了狠狠的一巴掌,现在却要求自己再次来做事情,这简直就是在啪啪打自己的脸。“朝廷是不是真的以为老夫是软柿子怎么的。”李鸿章不满的敲打着桌面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