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窝里斗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奉天城,因为战斗都在城外打响,因此奉天到现在,都还完好如初,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奉天盛京将军府,身穿铠甲的荣禄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面前的副将丰阿升后问道:“宋庆他们还是不愿意臣服朝廷嘛。”

    “大帅,他们并没有臣服,只是请求速死。”

    砰荣禄脸色铁青的将手中的茶杯砸在地上后冷冷道:给脸不要脸,我亲自去一趟,如果他还不臣服,那我只能送他上路。”说完。荣禄从边上取过头盔戴在头上后大踏步走了出去。

    奉天大牢,是整个三个将军辖区最大的大牢,这个大牢,能够关押将近三万人,而宋庆投降后,荣禄担心有变,会和这支强悍的军队有冲突,因此将其人全部缴械后,全部关押到了大牢当中。

    当初,宋庆本来不愿意投降,而是要跟荣禄决一死战,可是最终,还是聂士成的话提醒了宋庆,投降荣禄可以,但是绝对不会再次跟朝廷卖命,而且投降荣禄,总比到时候倭国方面进入奉天的好。

    鉴于这样,宋庆当晚再次到荣禄的营帐中商议投降,并且要荣禄保证,不准让倭国方面一兵一卒进入奉天,不然淮军以及楚军,将会玉石俱焚打到底。

    荣禄本来就没有想过让倭国方面的军队进入奉天城,也就答应下来,但是也要求宋庆的兵力放下武器自己进入大牢当中。宋庆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下来,在第二日留下五十人打开城门后,自己来到大牢当中。而荣禄,也算是君子一回,直接将奉天城门关闭,并且立即戒严奉天,不管发生什么,就是不准倭国兵马进入城

    内。

    奉天大牢也有特殊的房间,也不是太好,比其余睡稻草的牢房,这里稍微还有床铺,此刻,大牢中,淮军楚军的高级将领,都在这并不是很大的炕头上围成了一堆。

    淮军中的高级将领宋庆、聂士成、徐邦道、马玉昆、楚军第二军军长林永忠、参谋长陈琳、第三师师长赵毅等人,都在这个特殊的牢房当中。

    相对于其余的士兵,他们的条件十分好,每日有吃有喝还有酒水,只是不能出去而已。

    哐当一声。外面铁门打开的声音传来,坐在炕头的众人抬头看了过去,昏暗的过道,居然出现了火把的光亮。

    片刻后,宋庆就见到,那火光下,身穿红色铠甲的荣禄已经在丰阿升的带领下缓缓走来。

    呸。狗贼。宋庆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他看不起丰阿升这种卑鄙小人。

    “你们还是不肯对朝廷低头嘛?”来到牢房门口的荣禄直接看着宋庆,他知道,这群人,一旦荣禄点头,其余的人也会随即认错。

    哼,宋庆冷哼一声抱起自己的双臂后闭上眼睛,还是不搭理荣禄。聂士成本来大腿就给打了一枪,现在有些不活动,但是他还是冷冷道:“认错,我们有什么错,错的是朝廷,我前线数万大军奋斗沙场,到时候却换的让朝廷联合进攻,杀害我无辜将士性命的事情来,

    更为可恨的是,居然联合倭国,我们不会认错,也不会在对朝廷卖命。”

    “荣禄,敬重你他么的还是一个将诚信的人来,来,给爷一个痛快点的,被他么的在这里说屁话。”马玉昆伸出自己的脖子拍打了下挑衅道。

    硬骨头,这群人都是不怕死的老东西,荣禄努力的压制着怒火,这些都是朝廷的功臣,朝廷如此对待,的确是有错,可是这能够有什么办法,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个道理,他懂得。

    “不要逼我动手。”荣禄蠕动了下嘴唇,他知道,这群老东西,根本就不会再次跟朝廷卖命,但是,他们会对王陵卖命。

    “别啰嗦了,是不是男人,是男人把我们砍了。”宋庆睁开眼睛开了口。

    荣禄可他么血都要快气出来了,这带来的那都是好几十个士兵,宋庆如此的挑衅自己,自己如果不杀,那就不是男人。

    激将法,对于荣禄还是有用。

    “放肆。”丰阿升见到荣禄脸色铁青,当即呵斥。“闭嘴,狗贼,你有什么资格说话,你对得起战死摩天岭,铁塔的上千弟兄嘛。”马玉昆抓起旁边的一个茶碗往丰阿升的脑门砸了过去。丰阿升的盛字营,那可是在铁塔和摩天岭,损失了上千人马,几

    乎打光了,可是此人如今还要跟倭国联合。马玉昆如何不气愤。

    “打得好。砸死他。”周围的几个人开始全力起哄。

    受不了了,荣禄颤巍巍的伸出手来指着面前的几个人大喝道:“来人啊。”

    他要将这群人杀了,省的自己看着心烦。

    轰轰轰话还没有说完,猛的,他却听到了一阵雷鸣般的响动。

    这响动,在场的人都听到了,宋庆等人都皱起眉头的侧耳听着。

    轰轰轰响声依旧在传来。

    似乎打雷,但是却有不是打雷。

    “哪里在开炮?荣禄听出来,这是炮声。当即问道。

    丰阿升赶紧跑了出去,大概过了三分钟的时间,连滚带爬的丰阿升跑到荣禄面前结结巴巴的道:“将将军,大事不好了,倭**队突然对我警戒线展开全力炮击,我骑兵前锋营,全军覆灭了。”

    什么?荣禄猛的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丰阿升,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和倭国现在可是同盟的关系,而倭国方面却对自己展开全面进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荣禄心中吃惊,要杀几人的想法也灰飞烟灭。

    他冷冷的看了下众人一眼后随即带领人马离开。

    “提督大人,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内斗起来了。”马玉昆看着面前的荣禄气呼呼的离开,皱眉问道宋庆。

    谁知道啊,我还想知道呢,宋庆蠕动了下嘴唇,他都很想知道,这外面这段时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如胶似漆的荣禄和山县有朋,居然还打起来了。“别管了,让他们自相残杀去。咱们还是睡觉的好。”聂士成冷哼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