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一定要报仇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重重的叹息声传入到寂静的书房当中,文清已经收好的文件再次摆放下来。他见王陵独自坐在椅子上发呆,知道他内心也十分难受,也就在文件放好后走出房间关上后守在门外。

    此刻的王陵现在已经陷入到了完全的悲痛当中

    奉天是无法在挽回,可是王天风的死,让王陵内心如同针扎一般的疼。

    刚才,因为有张庆等人在,王陵不敢表露出来,此刻,回想到王天风曾经跟自己一起战斗的画面,他的眼角居然流出热泪,到最后,甚至已经开始出现一丝丝的哭泣。到最后,已经是放声大哭。

    大帅好像还从来没有哭过。站在房门外的文清有些心酸的想到。

    海城郊外,庞大的军队正在往鞍山方向集结,道路上,骑兵正从步兵行走的两边往前通过,而在远处的小道田坎上,也有军队的影子。

    部队很混杂,身穿楚军军服的楚军,也有身穿着淮军灰色号服。虽然服装混乱,但是所有士兵身上背的武器,那可是清一色的毛瑟步枪。

    这次北洋水师运输过来的,不但有粮草,更有在内战开始后,紧急从福建运输过来的一万支步枪,九十五挺重机枪以及将近两个月的作战弹药。

    楚军第一军当前的武器不过是需要补充弹药而已,并不需要补充枪械,而王陵也直接下令,将步枪直接分给了刘盛休的盛军以及依克唐阿的奉天军。

    武器装备精良,这让站在山头上看着部队行军的依克唐阿和刘盛休两人嘴都合不拢,就刚才,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十门的野战炮。

    三十门啊,依克唐阿可是如同乡巴佬进城一般的看着那过去的火炮。

    别说他,就算是边上稍微见识一点世面的刘盛休也都感觉到有些惊讶。

    刘盛休可是淮军中的嫡系,李鸿章可是将好武器都往他身上砸,他的部队,装备的武器也不差,但是跟现在一相比,那以前的装备就是烧火棍。

    “老唐啊,大帅可是真厉害啊,你看才几天,你的兵力就鸟枪换炮啊,你看看,光给你的兵马装备的,可就是二十门野战炮啊,你曾经可是没有想过吧。”刘盛休笑呵呵的捅了下面前依克唐阿问道。

    依克唐阿嘿嘿笑了笑声,嘴角都露出话来,他是真的内心高兴,以前他的兵马,火炮全部加起来只有三门,而且还是青铜炮。而现在,清一色的,克虏伯野战炮,二十门,想都不敢想。

    “别他么的说我,你丫的我记得当天晚上可是搂住大帅给你的十五门野战炮睡的吧。”依克唐阿吆喝了声道。

    我草,这都让他知道了,刘盛休眉头一脸的黑线,他接的抱起野战炮睡觉的事情,似乎也没有谁知道啊。这他么谁给自己捅出去的。

    哒哒哒远处快马的声音让两人在码头上吹牛逼的两人回头看了过去,这一看,居然来的是张庆。

    “张庆不是跟大帅在后面嘛,怎么会突然来这里了,”刘盛休皱眉问道。

    依克唐阿也露出疑惑:“不会有什么重要情况吧。”

    哒哒哒马匹已经停靠在两人面前,张庆深吸一口气看了下面前的刘盛休和依克唐阿道:“老唐、老刘,老大紧急军令,全军停止进攻鞍山,立即返回海城。”

    怎么回事?这前锋第一师都要抵达到鞍山了,第一师的一个团都和倭国守军交手,这个时候撤军,是什么意思?。刘盛休和依克唐阿一脸懵逼问道。

    哎,一声叹息。张庆无奈道:“奉天已经没有救了。倭**队已经兵临城下,而荣禄的五万兵马也全部逼近奉天,大帅分析奉天已经不保,因此下令我们立即撤离。”

    “撤离,那奉天的兄弟们怎么办,那可是还有两万多人啊。”刘盛休大声吼道。

    依克唐阿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内心也是处于在一种迷茫当中。

    他比刘盛休要稍微沉稳一些,低头沉思片刻,依克唐阿皱眉道:“大帅还说什么没有?”

    说什么?张庆懵逼了想了半刻,这才拱手道:“对了,老大说要为他们报仇。”

    有这话就够了,依克唐阿见到刘盛休要还要嚷嚷,当即捅了下道:“别他么叫唤了,赶紧下令,军队立即返回海城,你放心吧,你想要打倭国,这次铁定有打仗给你打。”

    真的假的,刘盛休带着一脸的疑惑,只能下达军令。

    海城司令部,已经一天了,部队已经完全撤离,然而王陵住的房间,到现在,都还不曾开启。

    院落外,张庆。依克唐阿、刘盛休、戴霖等人已经站在外面忍受寒风将近一个小时。

    站在门口的文清见到几人都已经在瑟瑟发抖,他稍微回头看了下面前关闭的房门一眼后走到张庆面前道:“局长,回去吧,大帅都一天了,不吃不喝的,将自己锁在里面,昨日,他还哭泣了好久。”

    张庆内心一阵波动,他知道老大是在为王天风的死感觉到难受,因此微微点头的同时,他对身后的人道:“咱们回去吧,估计老大也要好好的休息两天。”

    众人应了一声,正待走出院落外,那关闭的房门突然传出声来,众人回头看了去,王陵已经披上一件淡绿色的军大衣站在门口,嘴角还叼着一根香烟。

    啪。在场的人猛的立正。

    “老大。”

    “大帅。”众人开始打招呼,仔细观察着王陵的反应。

    脸色苍白了点,胡须多了一点,其他的,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王陵见到众人这一脸惊奇的看着自己,顿时将嘴上的烟卷伸出手指弹在地上道:“看什么,我还没有因为一个死去的战友达到要死不活的份上。”丢下这话,王陵深吸一口气道:“都进来吧,有重要事情

    商议。”

    重要事情,在场众人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的王陵,似乎不明白他说的意思。

    “他么的,老子绝对不能让天风和奉天几万将士这么白死了。”进房门的同时,王陵嘀咕了声。我草,有仗打呢,众人瞪大眼睛,如同饿狼一般的往那狭小的房门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