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狭路相逢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当年常备舰队,好歹福建水师还剩下了几艘炮艇,然而如今,看现在的情况,恐怕福建水师不要说炮艇,恐怕就算是木板都不会留下一块。

    这可如何是好。联合舰队正在王本土赶来,而福建水师几乎已经将稍微有名气的城市炸的一干二净的,

    如果这个时候,在搭上联合舰队,那可是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两边都不讨好了。

    心中烦闷,伊藤博文有些紧张的看着面前的川上操六道:能不能立即联系到联合舰队,让他们立即撤离,返回平壤,帝国已经让福建水师糟蹋一空,如果他们在返回,恐怕也是只能覆灭的情况。”

    哎,重重的一声叹息,川上操六无奈的道:“首相阁下,来不及了,他们现在在海上,我们根本就无法跟他们取得任何的联系。”

    完了,这次帝国花费多年心血建造起来的联合舰队,这一次,算是真的完了,伊藤博文想到这,感觉到脑袋一阵头疼的同时,双眼一花,在一次的倒在了病床上,直接再次晕了过去。

    倭国海,碧空如洗,获得大封锁的福建水师,此刻正在以十六节的航速往威海卫方向前进。该打的也打了,不该打的现在也打了,福建水师在留在倭国,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因此丁汝昌和琅威理在马关商议一下后,随即决定,舰队返回威海卫,协助北洋水师舰船,准备对辽东的展开配合进

    攻。

    海面异常平静,甲板上,丁汝昌和琅威理两人此刻正摆上了一桌子酒水在哪里相互之间清楚。

    这几天来,福建水师连续轰炸倭国十几个港口,也算是一次圆满的行动不说,而且还没有任何一艘的舰船受到伤害,这一点,是更让两人感觉到自豪的。

    “正前方发现煤烟。”正当两人在哪里举起酒杯,要好好喝一杯的时候,左宗棠号瞭望台上,瞭望兵的呐喊已经传入到两人的耳内。

    听到正前方放下煤烟,两人几乎同时的站起来,举起手中的望远镜看了过去。

    远处,东北方向,的确出现了不少的煤烟,只是因为距离还较远,看不清楚对方究竟是什么船队。

    “恐怕是联合舰队,毕竟当前,任何国家都知道这里是交战区域,我想其余国家的船队,也不敢贸然的闯入到这里。”琅威理放下望远镜对丁汝昌道。

    丁汝昌颔首点头,他同样有这样的预感。相似对望一眼,丁汝昌扭头对身边副官道:“传令下去,各舰立即做好战斗准备。”

    命令开始下达,原本往对着对面行驶的舰船开始缓缓往西南方向调动,将侧弦全部对准了原正行驶过来的的舰队。

    舰队开始加速。丁汝昌和琅威理,已经来到了舰桥上,等候着瞭望哨的观察。

    “发现联合舰队主力。发现联合舰队主力。”也不过过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瞭望哨再次传达发出新的消息。

    果然是他们,看着远处在桅杆上飘动的旭日东升旗,丁汝昌咬了下自己的嘴唇。

    冤家路窄,丁汝昌恨不得将对方的联合舰队今日全部留在这里过冬。

    不过,虽然说心中有仇恨,但是他依旧还是没有失去分寸的回头问道身边琅威理,目前弹药的储备情况。

    消息很不好,福建水师当前,主炮炮弹最多只有十几发,而其余副炮的弹药,也明显不是很多。

    根据琅威理的估算,弹药大概也就够战斗一个小时的。一个小时,身为海军将领多年,丁汝昌一下皱起眉头来,他能够保证,一个小时,自己绝对不能将联合舰队全部送下海底,不但不能消灭联合舰队,一个小时后,福建水师将会陷入到联合舰队的攻击

    当中,福建水师,将会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军门,情况不妙啊,一旦开战,我们恐怕无法逃脱,对方来这里,定然是接到了倭国方面的电文,前来跟我们决战的,他们弹药定然十分充足,而我们去只能坚持一个时辰,这可如何是好。”琅威理

    似乎也感觉到情况不妙,皱眉问道面前的丁汝昌。

    迷茫了,身为当前的指挥官,丁汝昌也感觉到这个事情有些棘手,如果自己不能保证在一个小时内将联合舰队给消灭掉,那么取而代之的,那就是福建水师会陷入到危险当中,甚至全军覆灭全。

    该死的,丁汝昌有些自责,他就不应该当初下令使劲的打,而不考虑,在海面会遇到联合舰队的情况,而如今,却将福建水师带入到了一种弹药奇缺的道路上来。

    “司令官阁下,目前情况紧急,我想,在开战的时候,各舰全速冲过去,然后留下里两艘殿后,掩护大队撤离。”琅威理沉思片刻后开口道。

    弃车保帅,丁汝昌已经听出来琅威理的意思,那就是要用一两艘舰船沉没为代价,掩护主力离开。,

    难道,只有这么一条出路嘛?丁汝昌看着远处也开始在进行战斗调整的联合舰队一眼后,心中悲愤的自问。

    此刻的联合舰队卜拉德号铁甲舰上,联合舰队司令官伊冬已经是一脸铁青,他没有想到,自己今日走的这条路线,居然还是碰上了福建水师。昨日,也就在这里,伊冬和河源要一经过仔细的探讨过后,都觉得要保留下了联合舰队,因此两人这才商议,走这条最为偏僻的道路,可是谁知道,就这么一条平常渔船都不走的航线,居然还是遇到

    了福建水师。

    “难道,天要灭了我帝国联合舰队嘛?”看着远处武装到牙齿,甚至是那黑乎乎的炮口的福建水师,放下手中望远镜的伊动蠕动了下自己的嘴唇喃喃自语道。

    “司令官阁下,看来今日,咱们恐怕就要跟随胜海舟阁下,一同在水底下相聚了。”河源要一悲愤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心中也知道,福建水师如此强大的阵容,自己根本就过不去,根本就过不去,只有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