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猪队友?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打辽阳?依克唐阿和刘盛休低头沉思片刻后,依克唐阿直接指着辽阳道:”辽阳占领,被我军截断退路的山县有朋定然会对辽阳发起疯狂的反扑,因此这将会是一场血战,甚至有可能,是战争爆发以来,最大的

    一场决战。、”差不多吧,王陵颔首点头,对于依克唐阿的分析,王陵内心是十分赞同的,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让许寿山在回到威海卫后,立即给福建方面发出电文,让陈俊的第二兵团的一个军迅速在福建水师的护

    航下,立即来辽东,而同时,整个福建也全部进入到戒备状态,一旦清军要进攻闽浙,不要有任何的犹豫,打回去就是。    “差不多是一场决战,但是也不是决战,这次我们的任务主要还是要援救在奉天的王天风等人,毕竟他们已经坚守奉天已经有快半个月的时间,城中的武器弹药也差不多快要消耗完毕,因此这次,

    我们是援救为主。消灭为其次。”淡淡的,王陵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

    轰奉天城外。炮火轰鸣,刺耳的炮火不时的在地面爆炸,身穿着黑色陆军大将军服的山县有朋再一次的皱起眉头来。

    他能够蹭望远镜中看到,自己的第五次进攻,又一次的失败了。八嘎呀路。看着又一次被打回来的军队,山县有朋愤恨的发出了一声咒骂,自从对奉天发起进攻以来,大军的推进速度都十分完整,可是如今,居然在这个山地上,遇到了楚军一个旅的完全阻击,打

    了两天,丢下了一千多尸体,硬是没有将这山地打下来。

    小泉明显见到了山县有朋的不满,他稍微抬起头往远处的山坡看了过去。

    这一看,他似乎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头。这里已经打了两天了,可是从枪声上来看,上面似乎根本就没有多少的损失,甚至是没有损失,这是不应该的,帝国每次进攻,都会集中炮火对敌人展开炮击,在怎么说,也会让楚军的力量有所损失

    ,可是从目前的枪声中听,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是有所增强。

    “司令官阁下,情况不对啊,我们打了两天,他们的火力怎么没有丝毫的减弱?”小泉疑惑的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哼哼。山县有朋不屑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他看了下面前的小泉道:“他么的,荣禄这个狗日的,根本就不敢对奉天展开进攻,而是一直迂回在奉天外,那奉天的宋庆的定然知道荣禄不会进攻,因此

    将兵力全部调动过来对付我们了呗。”

    山县有朋有些想要骂人,他没有想到,荣禄此人居然如此的阴险,居然只是围而不进攻,这可是让自己的压力更是不停的增加。

    “要不要派人联络一下他们,让他们对奉天进攻,减少一下我们的压力?”小泉眯起眼睛道。通知个屁,山县有朋心中有一种气,他总算是感觉到,这大清国,似乎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诞生的地方,一个王陵已经是让自己感觉到头疼,而如今更是出现了一个荣禄这种猪队友,他只能自认倒霉

    。

    “别管了,今后消灭王陵后,咱们一定要好好的将今日的耻辱,全部给他荣禄。”山县有朋皱眉后悲愤道。奉天城外,以西五十三里,这里有一个不大的镇子,名叫林镇,原本这个镇子并没有多少的人口,在加上战争的影响,这里的百姓已经南下避难,因此偌大的一个镇子,只有不到区区的三千多人,而

    如今,这个镇子,却是人满为患,数万身穿蒙古战袍的骑兵,已经将这里完全占据。

    而整个镇子,更是驻满了清军蒙古骑兵。

    一间四合小院当中,一个有些消瘦,甚至是有些贼头贼脑的人正悠闲的坐在一张椅子上,而在他边上,一个总兵小心翼翼的站在这人旁边。

    此人不是谁,正是荣禄,自从接到京城的旨意后,他随即秘密出了京城,赶到了科尔沁左旗,接管了已经来到哪里的五万骑兵,并且在除夕的时候,和倭国同时对王陵的兵力以及淮军展开进攻。

    一路势如破竹,山县有朋是一步步打过来的,而他荣禄的五万骑兵,几乎就是跑过来的,原因就是,王陵的兵力,根本就没有派遣兵力防备后面,这可是让他捡到了一个大便宜。

    不过,荣禄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大军推动到了这林镇后,荣禄突然下令,全军停下来休整,丝毫不提进攻的事情,到如今,大军已经在这里整整休整了将近十几天。

    十几天,大军除了吃就是睡,似乎根本就人感觉不到,这是在打仗。

    “大人,奴才不明白,这眼看就要到了奉天,山县有朋的军队已经推进到距离奉天不到十五公里的地方,我们究竟是在等候什么?”边上,作为副将的丰阿升始终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他现在见到荣禄似乎心情很好,因此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荣禄稍微抬头看了下面前的丰阿升一眼后心中叹息了声,还是太年轻。荣禄叹息的同时,将手中的茶水放在一边后缓缓道“王陵楚军的离开,你是知道的,我军虽然是有五万人马,但是都是骑兵,根本就不是攻城的兵力,我们的兵力是在野外交战,而如今奉天城内的叛

    军当前不出城,居高临下,我军如果展开进攻,那定然会损失惨重,既然这样,为何我不让他山县有朋先进攻,等他们兵临城下后,咱们在慢慢过去分一杯羹呢。”

    高明,丰阿升竖起大拇指笑了下道:“大人高明。”

    嘿嘿,荣禄听到这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的同时,叹息了一口气。这是表面的原因,但是实际上,荣禄,并没有将自己心中的另外一层原因说出来,那一层原因,才是他最终迟迟不下令进攻奉天的原因,而这个原因,当前他只能压制在心中,甚至一辈子,都只能压制在自己的心中,不能跟任何人去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