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被逼的无路可退的倭国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伊藤博文陷入到了迷茫当中。

    联合舰队是当前帝国最后的资本,他们的存在,那对于今后的战斗,将会有很大的帮助,如果调动出来,恐怕就会陷入到福建水师的包围消灭当中。福建水师这次来到帝国本土,多少也是有对吸引帝国联合舰队出来的意思,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联合舰队一旦出来,恐怕基会遭受到对方的围攻,联合舰队,也将会随同当年的常备舰队一样,消失在

    历史长河当中,到时候,整个帝国也就算是在没有任何海军的防御。

    “我在想一下吧。”心中不敢轻易的下决定,伊藤博文深吸一口气道。

    两人也知道这个事情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决定的事情,因此两人也不在这里打扰,而是转身退出了房门。

    伊藤博文的犹豫,只能是让倭国的海岸线陷入到更为恐慌当中。

    丁汝昌此刻就如同幽灵一般,在打了佐世保之后,他再次选择了另外一个地点,那就是长崎。

    可叹长崎,才八年的时间,再一次的陷入到了福建水师的炮击当中,不过这一次,长崎应该感觉到幸运,这次,福建水师好在没有派遣陆军上去抢劫,不然的话,长崎将会陷入到更加慌乱的境地。

    佐世保,长崎。十几个沿海城市,在不到三天的时间,已经让丁汝昌带领的福建水师光顾了一圈。东京大本营内,伊藤博文脸色铁青的看着这桌子上的电文。电文起码有十几份,每一份,上面的内容大概都是一样的,清国的海军根本就不给你炮台纠缠,直接打了就跑,甚至更加过分的是,他们都是在炮台射程外进攻,炮台的炮火,根本无法对他们进行有效的拦截,这众多的炮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福建水师大摇大摆的在外面开火,将城市打了个稀巴烂之后,又大摇大摆的离开。简直如同进入无

    人之地一般。

    我忍。伊藤博文蠕动了下嘴唇,他颤巍巍的将手中的电文捏成一团。

    “首相阁下,情况不妙,清国的海军似乎往横须港去了。”井上馨惊慌地走了进来到。

    什么?伊藤博文有些吃惊的站了起来,那横须港,可是帝国的造船厂所在地,如果说让福建水师给摧毁,帝国的海军,将连一个维修的地方都找不到。

    王陵,你欺人太甚了,老子跟你拼了,似乎感觉到王陵这次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

    既然是这样,自己如果还不反击,恐怕到时候帝国的舆论,将会用口水把自己给活活的吐死。

    “立即给联合舰队发电,让他们火速返回本土,寻找福建水师,决一死战。”伊藤博文是带着怒火下达的命令。他心中对于王陵,是充满了怨恨。

    这个事情根本就不是王陵下达的命令,但是伊藤博文却将一切都往王陵身上推去,毕竟这福建水师,那是他王陵的海军,

    既然是王陵的海军,那定然就是王陵下达的命令,因此这个事情,也只能算在王陵的头上。

    也不说伊藤博文现在是如何的生气,只是他的生气,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丝毫没有影响到此刻在牛庄的王陵。牛庄,已经在两天前就已经让刘盛休拿下,哈里曼更是当场就在骑兵砍杀当中让寿山一刀劈死在了地上,剩下的清军本来就不想打这场战斗,在加上王陵的兵马如此强悍,只是稍微抵抗一番后,就放

    弃了牛庄,准备在田庄台进行防御,然而他们刚撤退到田庄台,就陷入到了北洋水四艘舰船的打击当中。野战炮都不敢抵挡,跟不要说是海军的舰炮,心惊胆战的清军残部,这次更为严重的一股脑的就跑回了盘县,死活都不敢在过来,而田庄台,几乎就没有消耗陆军一颗弹药就让充当先锋的寿山骑兵占

    领。而田庄台的打通,同时也是将王陵的补给线全部打通,如今,王陵的兵力已经接受了一批弹药。更为让王陵感觉到兴奋的是,许寿山带来了李鸿章从两广下达过来的电文。淮军当前,已经全部归于自

    己来调动指挥。

    接到这个消息,王陵内心是高兴的,此刻,他就子啊牛庄守备府内,和新任的楚军参谋长依克唐阿,副参谋长刘盛休一起爬在地图上,研究着解围奉天的事情。

    地图上,两条的黑色线条已经全部的将奉天从西面和东面给包围起来。西面,是荣禄的五万骑兵以及一万步兵,而在东面,是山县有朋的第一军以及第三军六万人马。“大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我们要解围奉天的话,可以渡过联合,率先进攻荣禄的骑兵,只要将他的骑兵打退,那奉天的危机定然会全面接触。”依克唐阿不亏就是一个参谋的料子,一下就看出

    了当前围困奉天最薄弱的就是荣禄的五万蒙古骑兵。

    嘿嘿,王陵嘻嘻笑了一下后指了下荣禄的五万骑兵位置道:“打他当然容易的多,但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打荣禄,我们无疑是在自相残杀,这一点,是他倭国方面最乐意看到的。”王陵不想在这个时候打内战,如果能够避免和清军交手,那就尽量的避开,在怎么说,那损失的都是帝国的国防力量。而且那还是骑兵,精锐的骑兵,今后可是要用来对抗北极熊的骑兵的,这支兵力

    ,打,是定然要打,但是不是现在打,现在打只是能够将其击溃,而不能将其全歼。

    这是一块肥肉,让自己组建将近两个军骑兵的兵力,如果将其俘虏过来,那自己今后,可是有足够的勇气,对付北极熊彪悍的骑兵。

    “那大帅的意思是?”依克唐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上前一步低声问道。王陵眯起双眼,指了一下辽阳道:“擒贼先擒王,当前山县有朋的几个军全部的经历都集中在了奉天,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也不用客气,抄他的后路,我就不相信,我大军逼近辽阳,他山县有朋的屁股还能够坐的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