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炮击佐世保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雾气现在还是很大,并不是进攻的时机,丁汝昌身为海军将领多年,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大雾并不影响自己调整阵列,因此他下达阵列展开的命令。

    卡卡卡左宗棠号前后四门主炮开始缓缓往左边转动,而夹带着这种沉重转动声中,是左侧所有炮火全部的转动。

    等候,剩下的时间完全是等候,不想进入船舱中的丁汝昌让自己的侍卫端来一根凳子坐在舰桥上,他要亲自看着今日炮轰佐世保。

    佐世保。雾气还没有完全上升的情况。整个大街到,到处都还是静悄悄的,只有不少本地的百姓,正在将房屋打开,摆设摊子,准备一天的工作。

    伊藤博文在下达各处岸防炮台密切注意的时候,为了不引起慌乱,因此各地百姓根本就不知道这福建水师已经往本土冲杀过来的情况。

    作为联合舰队停泊点的佐世保,更是没有人会相信战火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不是吹,这佐世保可以说是第二旅顺,那东西两处炮台,在加上不少的辅助炮台,不管是任何舰船上来,都无法从这强大炮火中逃脱。

    自信、倭国的自信,难得的自信,在加上这本来就是沿海,开发十分早,那城中百姓,不是内地的城市可以完全比较的。东炮塔。位于佐世保东面,当初长崎被王陵占领并且抢劫后,倭国上层感觉到长崎的炮火防御还是不足保护舰队,因此再次选择了一个天然的港口,佐世保,作为联合舰队的停泊点。并且在这几年的

    时间,更是在左右两边修建大规模炮台。

    虽然说比不得旅顺,但是那250毫米以上的炮火,都还是每个炮台有个五六门的样子。

    伴随着这重炮,部署在周围的更是有不少的150毫米的岸防火炮。

    强大的火力,在加上炮台是用土石混合结构,十分坚固,并不是露天炮台,这让倭国的陆军、海军甚至是岸防炮兵都自信认为,除非是帝国自己不想守卫,不然任何人都不能够占领这里。

    已经十点多了,岸防炮台六号观察口。

    小野次郎有些无奈的打了一个哈切。他对于上面的命令十分不理解,各处炮台密切注意。谨防福建水师偷袭。

    这命令,让自己感觉到好笑,也让整个炮台的官兵都感觉到好笑,但是,他最为一个最底层的哨兵,不过是一个观察人员。除了接受命令外,他无从选择。

    有些烦闷,小野次郎举起自己手中的望远镜看向远处的海面,他每天,只能看着远处的打渔船来打发时间。

    雾气已经渐渐消失了,远处,东北面出现了几艘渔船,小野次郎知道,自己的父母,肯定也有在其中。

    嘻嘻一笑,小野缓缓转动手中的望远镜。

    啪嗒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东西,小野惊吓的手中的望远镜都掉落在地上。

    “小野,怎么了,昨日事情做多了吧。”作为搭档的小村笑呵呵的打取到。

    干你妹子啊干,小野蠕动了下嘴唇,他没有心情跟小村开玩笑,而是结结巴巴的指着外面惊恐道:“清军清国水师。”

    切小村嬉笑一声,他还真没有想到小野居然演戏如此认真:“你不去唱戏真的是可惜了。”

    也许是印证小野的话,小村从地上捡起望远镜看了过去。

    这一看,他也发现,远处五海里的海面上,九艘舰船一字的排开,那桅杆上面,黄龙旗正哗哗作响。

    这是真的,心慌错乱的小村愣神片刻,这才惊恐的跑了出去大声叫喊:“清国水师来了,清国水师来了。哇哇哇”

    小村的叫喊声很大,很多的岸防炮兵这时候都还处于休息中,骂骂咧咧声中,这群炮兵都不由得往海面看了过去。

    他们并没有什么望远镜,只能看到远处有些小黑点。

    呜呜呜警报声开始一阵阵传来,还不曾有任何动弹的倭国岸防炮兵这才反应过来,惊慌的开始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左宗棠号舰船,丁汝昌已经让人撤离了椅子,此刻,他的双眼正静静的用望远镜观察着佐世保东西炮台的情况。

    东西两处炮台,最远的射程,那是在四点五海里,而自己停泊的地点,是在五海里,这个射程,自己当前带领的九艘舰船可以全部将炮弹打到对方头上。

    隐隐约约的,丁汝昌已经能够见到,远处的岸防炮台,已经在调动炮口对准了自己。

    轰

    清脆的一声轰鸣。远处的东炮台,出现一阵白色的烟雾来。

    片刻后,不远处的海面,出现了十几道高达十几米的水柱出来。

    “丁军门,要进攻炮台嘛?”琅威理淡定的看了下远处爆炸的十几道水柱,回头问道面前的丁汝昌。

    进攻炮台?丁汝昌愣神一下,随即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后道:“进攻炮台,我们为什么要进攻炮台,大帅的意思是让我们炮击倭国本土,并没有说我们进攻哪里。”

    难道?琅威理想到了什么,他伸出双手指了一下远处的佐世保城道:“你的意思是。”嗯,丁汝昌狠狠的点头,他就是要炮击佐世保,给旅顺死去的两万多百姓报仇,给这次倭国出尔反尔一个重重的教训,大清国,也不是一直都是仁慈的主,大清国的仁慈,那是对于朋友的仁慈,但是

    对于敌人,可是没有什么心慈手软的事情。

    嘿嘿,琅威理嬉笑一声,说句不好听一点的,他等的就是这句话,毕竟自己也是军人,如今听到丁汝昌这么一说,他随即扭头传达军令:“传令,各炮立即对准佐世保。

    卡卡火炮稍微的转动一下,就停了下来。

    “开始吧。”丁汝昌淡淡的下达了军令。

    轰轰轰

    轰轰轰轰舰炮开始展开全面的齐射,九门火炮齐射,那就是将近一百二十门的火炮。

    海面,顿时出现了浓厚的硝烟。

    重重的,丁汝昌能够听到,远处的佐世保,已经传来一阵阵的爆炸。“给我使劲打,打完了,回去补充弹药,咱们回来接着打。”丁汝昌第一次如此霸气的传达着军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