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报复开始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丁汝昌期待的眼神,让许寿山感觉到迷茫,

    从电文来看,大帅的意思是让自己带领福建水师主力一部分前往倭国进行炮击报复,而让丁汝昌带领海军以及物资立即运输到田庄台。

    而丁汝昌却说自己要去倭国,这让他有些迷茫。

    丁汝昌有一种疼,这种疼已经在他心中很多年,八年前的那场访问,是他内心中的一种疼,如果当年他能够不那么犹豫,也不会造成今日的局面。

    他想要发泄,要去报复。

    丁汝昌叹息一声,见左右也不是什么外人,也就说出自己心中的那种遗憾。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许寿山沉思片刻,也理解了丁汝昌的心情,他拍打了一下丁汝昌的肩膀道:“好吧,这次你去倭国吧。”

    呜呜呜一直静静等候着命令已经多日不曾出海的北洋水师和福建水师,几乎在同一的时间开始出海。

    威海卫始终还是有倭国的探子存在。不到片刻的时间,电文就开始在空中传播。

    东京,大本营,战争已经已经开始往联军的方向倾斜,王陵被消灭,已经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电文一封一封,都是当前胜利的情况,伊藤博文的心,也开始从当初签署那张并不存在的条约中放开下来。

    大雪飘落,街道上的房屋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洁白。

    雪花依旧还在飘落。窗户上的玻璃似乎已经出现了一层的冰层。

    瑞雪兆丰年,明年定然是一个好天气。端起一杯酒水的伊藤博文笑眯眯的看着外面的天空想到。

    也许明年这个时候,帝国都已经进入清国的京城了,伊藤博文心中再一次的想到这后,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卡卡房门被推开的同时,一阵冷风灌入,更是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来。

    “首相阁下。”沙哑的叫喊声,伊藤博文转身看去,川上操六已经来到自己跟前,而在他手中,还有一份电文。

    “首相阁下,威海卫的北洋水师和福建水师动了。”川上操六话语都有些不清晰。说话似乎也有一些恐惧。

    动了,去了哪里,伊藤博文皱眉一下,有些紧张的看着面前的川上操六。

    川上操六蠕动了下嘴唇后有些惊恐道:“福建水师左宗棠号卫青号以及七艘巡洋舰不知去向,北洋水师主力定远以及三艘巡洋舰正在往田庄台一带游戈。”

    糟糕。伊藤博文似乎想到了什么,瞪大了双眼有些惊恐的走到了地图面前。

    那北洋水师舰船去渤海,不用说,定然是要对王陵进行支援,而这福建水师突然之间不知道去向,恐怕是冲帝国本土来的,

    川上操六似乎也有这方面的担忧,他见伊藤博文站在愁眉苦脸的,赶紧上前道:“首相阁下,现在我们该怎办”

    怎么办,能够怎办,当前联合舰队已经没有任何能力能够阻挡福建水师的进攻,现在一直在平壤,如果这个时候出来寻找福建水师,那无疑是自寻死路。

    帝国就这么一点海军了,折腾不起,当前自己唯一能够做的,只能是让各地炮台务必要严防死守,一旦发现福建水师,立即开炮,绝对不能让他们登陆。

    福建水师是什么,那是土匪,要是让他们上了岸,那沿海的钱财还能有一个好了,定然会在不到半天的时间就抢劫一空。

    当年长崎多大的一个城市,不到两天的时间,花盆都给搬走一空,整个长崎更是成为鬼城。

    川上操六如何不明白,那福建水师是什么玩意,他应了声,也就立即跑了出去开始去传达军令。

    两天后。佐世保东炮台。

    太阳才刚刚升起,海面还散发出来一层薄薄的雾气。十五海里的海面,一艘庞大的舰队正在往佐世保用十一节的航速移动。

    九艘舰船,排列成为两行,而当头的,是两艘洁白色的舰船,那桅杆上,飘动的龙旗正在向这片海洋宣布,这是大清国的舰队。

    左宗棠号舰桥,身穿黑色海军提督军服的丁汝昌一脸严肃的看着远处的海面。

    在他边上,琅威理见丁汝昌如此严肃,上前一步笑道:“丁军门,还在想当年的事情嘛?”当年琅威理还是北洋水师总教习,那次事情的起因,他完全明白,当年,他根本不理解为什么丁汝昌不开炮,教训倭国人,但是去了福建后,和王陵的几次接触,他也知道了北洋水师的情况,因此对

    于当年的事情,他并不责怪丁汝昌。

    “别要想了,过去了,在说当年你也做不来主的事情。”

    哎,一句话,似乎说中了丁汝昌的心事,他抬头看着面前这个当这个福建水师副司令一眼露出羡慕的眼神道“我很羡慕你,当年能够离开北洋水师,去了福建水师,哪里才是最好的归宿。&p;p;;

    去,琅威理苦笑一下后摇头道:“军门你恐怕并不知道,我并不是自愿去的,而是被绑架去的。”

    绑架?丁汝昌有些不明白,琅威理见此刻也没有事情做,也就将当年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一切都解开了,他总算明白当日士兵汇报中,琅威理一直不曾说哈,原来是因为让张庆的情报局做了手脚。

    “你们遇到了一个好大帅,从来不插手海军的事情,可是我们。”

    丁汝昌有些无奈,自己身为北洋水师提督,但是却无法掌控,毕竟李鸿章才是北洋水师的头。

    琅威理笑了下:“有什么区别呢,现在你不是已经属于大帅在调动了嘛。”

    也是,现在北洋水师就已经是王陵在指挥,这么看来,也跟福建水师一样的。

    “报告,佐世保到了。”正待说话,一个副官走了出来敬礼道。

    到了。丁汝昌和琅威理同时举起望远镜看了过去,那远处,雾气蒙蒙的,根本就看不到任何情况。“雾气很大,看来咱们要等雾气散开后炮击了。”丁汝昌放下望远镜后再次道:“传令下去各舰立即做好战斗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