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弹尽粮绝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高明啊,川上操六心中一声感叹,这一声感叹,让他明白,自己的差距,和面前的这个人是查了不知道多少节。

    一直以来,自己就是崇尚武力去征服清国,可是伊藤博文居然在如此的局面下,还知道利用他们自己的矛盾为自己谋求利益。

    这估计也就是为什么,自己不过是一个参谋长,而伊藤博文去能够成为首相的原因。

    人比人吓死人,川上操六深吸一口气的同时见到伊藤博文已经闭上了双眼,他也缓缓的退了出去。

    太阳出来了,照射在了伊藤博文的脸上,闭上眼睛的伊藤博文稍微抬起头看了过去后喃喃自语道:“帝国,总算是拨开阴云见到了阳光了。

    这阴云,不用说,都是指的他王陵了。

    也就在同时,已经差不多成为了废墟的海城,那已经差不多就剩下了几间房屋的司令部内,王陵却不停的坐在已经差不多有些漏风的房间内皱眉的同时,不停的用手揉动着自己的双眼。

    一个小时前,张庆送来了一份电文。

    弹药不足,整个海城的兵力,平均每人只有不到十五颗子弹,炮弹弹药量更是少的出奇,当前的三个炮团,每门火炮只有十发炮弹。

    十发,还不够以前自己一轮炮击的。

    王陵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悲催过,朝廷和倭国方面联合进攻,这消息已经让他感觉到吃惊,但是这也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吃惊过。

    没有了子弹,这还怎么打,自己的武器是十分精良,但是那他么的也不过是烧火棍了。

    三个倭**队虎视眈眈的盯住奉天,更是盯住了自己,这已经是让自己有些头疼,可是现在,自己却没有了弹药。

    没有弹药,自己还打什么打。

    难,当前山海关已经让铁良给封锁,田庄台也让铁良封锁,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了出海口,根本就得不到任何的补充。

    而倭国方面,当前也估计是看出了自己目前的情况,居然他么加强沿海的兵力,自己当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余力去展开任何的进攻。

    老火啊,王陵感觉到有些无力,自己不去救援奉天,也是因为当前弹药不足的原因。

    “大帅。”依克唐阿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王陵坐在哪里一动不动,上前轻微询问了一声。

    王陵见到依克唐阿已经来到自己跟前,稍微抬手示意他坐下。

    依克唐阿好几天就准备找王陵了,只是一直来都没有时间,也没有勇气,而今日,他从张庆哪里听说王陵身体不好,他在也忍受不了了,只能来到这里。

    “大帅,你的想法是对的,李中堂的淮军,是应该洗牌了,已经落后了,我赞同你的想法。”怎么,难道依克唐阿已经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不成,王陵有些惊讶的抬起头,他从来就没有将这个事情告诉任何人,甚至是张庆都没有,可是面前的依克唐阿,居然能够看出自己的心思,这可是让王陵

    感觉到有些意外。依克唐阿早就看出来了,刘盛休说奉天的时候,王陵不出兵,他就知道王陵大概的想法,只是他没有说出来,而是隐忍,这几天,见到王陵已经再次颓废,他也忍受不下去了,只能是来开导王陵,让

    他知道,还有一个人是支持他的想法。

    依克唐阿也看出来了,淮军真的落后了,数倍于敌人,居然被对手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而楚军,一个团能够打对方一个旅团。这就是区别。

    老东西些不懂兵法,瞎指挥,这是一点,没有一个完善的体系,这也是一点,淮军该洗牌,这也许是依克唐阿不是属于淮军体系,所以看的十分清楚。

    “看来我不委任为我的总参谋长,那可是可惜了啊。”王陵笑了一下后指了下依克唐阿道。依克唐阿露出一丝笑容道:“大帅过谦了,俗话说旁观者清吧,因此我能够看出来,你是想好好的整顿一下淮军,而当前,淮军的大部分有威信的老头子在,他们一旦被战死,到时候就没有任何人能够

    阻挡你改革淮军的步伐了。”

    厉害,王陵嗯了声道:“你这老家伙是没有遇到好时候,不然又是另外一个李鸿章,你知道不,如果我要是李鸿章,你估计活不了三天。”

    依克唐阿如何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王陵不是李鸿章,王陵绝对不会杀了自己。

    “大帅,你会嘛?”依克唐阿反问一句。

    笑话,自己怎么会杀如此一个人才,这可是一个活脱脱的全军参谋总长的角色,此人如此一番话,可是强他张庆多少倍了。

    张庆掌控情报局,说实话,是不合格的,这家伙有些呆头呆脑,是不适合在这个位置,但是有一点,王陵从来就没有换他的意思,忠诚。张庆对于自己的忠诚,他虽然说能力不够,但是够忠诚就是了,毕竟现在,张庆的情报局,张庆是一个局长,但是主要的掌控,还是在钟锐。钟子峰哪里,此人是一个人才,也是张庆提拔上来的,如

    今情报局大概都是他在负责,张庆不过是当他的情报局长。

    不过,张庆招募人的要求,两个字,忠诚,而钟锐,就是其中之一。

    有钟锐在情报局担任二把手,张庆也算是一种甩手掌柜,过的日子也舒服。

    “我的参谋总长,我怎么会舍得杀你。我现在遇到一个难题了,你到是给我看看,我当前的危机该如何去解决。”

    难题,难道说大帅根本就不是因为奉天的事情烦闷不成。依克唐阿皱起眉头想到。“行了,对于奉天的事情我从来就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忧伤过,毕竟那是必然的,当前我所想的是,我们的弹药问题,咱们现在弹药严重不足,已经达到平均每人不到十五颗子弹的地步,你到是给我建议一下,我如何摆脱这个困境,必然那淮军,到时候别说洗牌了,估计骨头渣都不会剩下,就只有刘盛休这颗独苗了。”王陵无奈叹息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