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有苦难言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没有了淮军,李鸿章就失去了在这个大清国立足的资本,这一点,杨士骧看的十分清楚。他见李鸿章居然皱眉在哪里思索着朝廷为何如此对待他的时候,心中十分焦虑,自己和李鸿章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他李鸿章跑不了,自己也跑不了,李鸿章是他的靠山,靠山一旦出现了问题,伴随

    着自己的,也就会从此消失。跟随李鸿章多年,他竖立起来的敌人就不是少数,且不说朝廷的文官大臣,就算是这下面各个督抚官员,就有一些人跟李鸿章过不去,而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湖广总督张之洞。这人和李鸿章的矛

    盾最大。自己身为李鸿章第一谋臣,要是出了事情,张南皮第二个收拾的就是自己。

    不管对于私还是对于公,李鸿章不能出事。

    李鸿章不能出事,那前提就是要保护淮军的存在,目前淮军当前在辽东遭受到朝廷兵马以及倭国的两边夹击状态,已经是达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

    这个时候,老头子不是去想一些朝廷如何对付自己,而是要想如何保存自己的力量。

    李鸿章在朝堂中多少年,吃过的盐巴都比杨士骧喝的水多。杨士骧一句话,就已经让他明白此人要告诉自己什么。

    “王陵在哪里?”没有任何犹豫,李鸿章直接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天津方面已经没有自己的人了,他准确明白,当前还能够收拾这场局面,保存自己淮军的人,只有一个,那只能是王陵。

    王陵?杨士骧皱眉片刻。随即也露出欣慰的笑容,他实在想不出来,当前除了王陵之外,还有谁能够收拾当前的局面。

    不过,杨士骧却露出一丝惨淡的神色,王陵在那边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同时遭受进攻的不止是山海关、奉天,更是有海城,而海城,正是当前王陵驻扎地。

    虽然说进攻的军队并没有倭国人,但是那依克唐阿在王陵身边,如果突然袭击王陵,那王陵没有防备之下,恐怕早已经尸骨无存了。

    “中堂,海城情况不明,恐怕?”杨士骧没有说下去,他心中担忧着王陵恐怕已经出事。

    李鸿章内心一阵的冰凉,不过马上他也反应过来,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王陵精明的跟猴子一样,诡计多端,此人定然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我相信他当前还没有出事,你立即发电威海卫,告诉丁汝昌,让他转告奉天,从即日开始,淮军海陆军从现在开始,全部归王陵指挥,任何人敢违抗,杀无赦。”

    赌一把,李鸿章这一次也是赌,那就是王陵不会出事,只要他不出事,一切都还有转机。

    杨士骧蠕动了下嘴唇,他心中此刻却有另外一层的担忧。

    李鸿章见杨士骧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低头沉思片刻,他也微微含笑到:“掌握在谁手里,都是我们的军队,不是嘛?”

    这?杨士骧看出来,李鸿章说这话时候的无奈,可是仔细一听,还又是那么一回事,当即他只能无奈道:“只是希望,王陵今后能够给中堂一条活路。”

    “量他也不敢如此对付老夫,去下命令吧。”李鸿章突然正色道。

    赌博,靠的就是一种运气以及多年的经验。

    这一次,李鸿章赌赢了,而且还是赢的十分光彩。

    海城,司令部衙门。一切都是如此的寂静,身穿着军服的王陵正淡定的站在地图面前,仔细的看着当前的局面。

    不时的,一边的刘盛休就会将手指向地图,详细介绍着当前的情况,而在他旁边,依克唐阿却一脸正色的站在地图面前不语。

    王陵当日赌赢了,依克唐阿最终没有抓捕自己,而且还让手下一万多人彻底的到向了自己,这一点,他是没有想到的。当日,依克唐阿突然集中五千兵马突然袭击自己,那样的情况下,天王老子都不能挽回战局。王陵也只能依克唐阿不知道朝廷和倭国方面联合的事情,毕竟依克唐阿手下兄弟死在倭国方面的人不少,

    如果让依克唐阿知道是和自己曾经杀了那么多兄弟的人合作,恐怕他也不会答应。

    情况的确如此,依克唐阿压根就不知道和倭国方面联合的事情。在加上当日王陵的挑拨。

    他在沉思很久后,示意放开了王陵的同时,一股脑的算是彻底的跟随了王陵。“大帅,奉天情况现在已经十分危及。我军三万多人,当前已经被倭国第一军,第三军以及荣禄五万骑兵包围奉天,奉天此刻已经陷入到了重围当中。”刘盛休皱眉片刻,再一次说出了奉天当前的情况

    。

    他记得自己,这已经是第三次说出了奉天面前的危机。

    边上的王陵叹息了一口气,奉天的情况,他不是不知道,可是问题的关键是,自己现在没有任何理由的去解围奉天。

    自己也是有私心的,朝廷突然之间对回淮军下手,这让他没有想到。

    淮军的实力本身是不错的,如果说能够借助朝廷当前的力量,消灭一部分,那也是利于自己利益的,毕竟李鸿章,对于朝廷的忠诚是出名的,谁能够保证,今后自己不跟李鸿章拔刀相向。

    两个势力集团,现在是半斤八两,总体来说,淮军还要势力强一些。自己如果能够利用这个机会消灭一点,那也符合自己的利益。

    哪怕是损失自己的第二军。毕竟一个军,换来一个集团的全力下滑,这一点值得。

    当然,他也希望,老头子能够有另外的一个考虑,那就是淮军当前归自己指挥,如此以来,淮军也间接的让自己收编,从此这淮军,也就落入自己的手中。

    王陵这个想法,他并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毕竟这利用别人在为难的时候,吃掉别人的军队,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光彩的问题。而这其中,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个原因,说出来,反而是在打淮军的脸,或者是打李鸿章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