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没有退路可言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群龙无首,就算是在战斗力的军队,没有了强有力的指挥,那都会陷入到恐慌当中。

    当前的奉天,面对着朝廷五万大军以及倭国第一第三两个军六万人马的进攻,王天风以及宋庆两人,都感觉到了一阵无形的压力。

    更不要说,在这关键时刻,一些将领根本就不停两人调动。毕竟当前,能够指挥着这些悍将的两人,要么不知道消息,要么,也同样陷入到了危险当中。“老宋,咱们不管如何,也不能将奉天丢了,这是我们最后的一到防线,如果一旦失守,我们两军恐怕会陷入到了对手疯狂的射杀当中,要知道,我们不管对于任何一面,要么就是威胁,要么,那就是

    曾经的敌人。”叹气完毕,王天风扭头对身边的宋庆道。

    宋庆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他却有些担忧,毕竟当前。还是有几个人不服从调动,这让防御方面,有一定的缝隙存在。

    “你说的也对,问题是咱们现在,他么的还是有些不团结。”“杀,谁敢在这个时候在捣乱不听从你的调令,直接射杀,非常时期,就要利用非常手段。”不等宋庆说完,王天风面露凶狠眼光,这个时候,宋庆和自己必须要震慑住这群人,不然守卫奉天,那就是

    一句空话而已。

    “我明白了。再次召开会议吧,如果还是有人不停安排,你来处理,毕竟我和他们是老熟人。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出手。”宋庆蠕动了下嘴唇,叹息一声道。

    呜呜呜

    相对于北方的严寒,此刻的两广总督府驻地广州,却是被一层温和阳光包围,

    一艘悬挂着大清国龙旗的货船有些霸气却似乎有一种强大的孤独感缓缓的在靠近广州码头。说霸气,是因为在他后面,悬挂着大清龙旗的四艘福建水师巡洋舰耀武扬威的分部在两边,为他保驾护航,而孤独,却是这船队中,就这么一艘船是货船,而且还是只有三千多吨的那种,而跟随在身

    后的舰船,起码都在四千吨以上。

    汽笛声传响。身穿着便服的李鸿章在李经芳以及杨士骧的搀扶下,出了船舱。来到了舰桥甲板上。

    远处,那码头边上,一群的红顶子官员,都静静的站在哪里,不用说,这都是来欢迎自己的。

    没有一丝的安慰。李鸿章不过知道,这不过是一些官场上虚伪的东西而已,那来迎接自己的人,又是有几个,能够真正听从自己命令的,他还真不知道。

    “走吧,又要重新开始了。”踏板已经放在了码头上,李鸿章看了下身后也在停泊下来的福建水师,露出一个会心笑容后,往踏板走了过去。

    从马关出发的时候,一直到东海遇到福建水师,他心中就知道,王陵这小子,那是要给自己助威,给自己撑排面,这才动用如此众多的舰船。对于王陵的这点心意,他内心十分感激。“士骧,你去叫上他们的管带,一同随我进入总督府。既然王陵都给我们排面了,那不用也是浪费,这两广当前对于王陵还是有些惧怕的,有他的人陪同,这些人也不敢乱来。”刚踏上踏板。李鸿章扭

    头看着面前的杨士骧道。

    杨士骧明白李鸿章的用意,当即也就点头后让人去准备。

    总督府,因为四个福建水师管带的陪同,在加上还有一百多的福建楚军担任护卫,这可是本来想要好好洗刷一番李鸿章的两广总督府的官员被硬是没有敢动手。

    一个个只能愁眉苦脸的将李鸿章接进总督府。

    对于什么接风洗尘的这内东西,李鸿章不想参合,他推脱后就立即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然而还不曾睡到一个时辰,外面急促的敲门声就从外面传来。

    听到声音的李鸿章只能再次穿上衣服打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杨士骧一脸惊慌的看着面前的李鸿章,这一双惊恐的眼神,让李鸿章如此人物,都不由得咽下一口唾沫问道:“士骧,你怎么如此神色,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杨士骧身体都在颤抖,他颤颤的将手中的电文递给杨士骧道:“中堂,丁汝昌传来紧急密电,朝廷对我辽东、楚军突然之间展开攻击。我军损失惨重。”

    什么?李鸿章心中一愣,往后退了两步后颓废的坐在一张椅子上拿起电文。

    砰看完电文的李鸿章气愤的将手中砸在桌子上道:“给朝廷发电。”

    “来不及了,已经进攻好几天了,”杨士骧叹息一声道:“中堂,朝廷早就有剿灭我淮军和楚军的意思,电文早已经说清楚,这次进攻的还有倭**队,看来,我们是让朝廷给算计了。”

    算计?李鸿章眯起眼睛沉思片刻,随即也恍然大悟道:“老夫在政坛纵横几十年,没有想到今日却让朝廷如此算计,老夫自问对朝廷忠心耿耿,为何朝廷会如此对待老夫。&p;p;;

    连续的自问,让一边的杨士骧也感觉到不知道如何去回应李鸿章的这个问题。

    书房一下陷入到了寂静当中。空气也似乎有些凝固下来。

    李鸿章有些绝望了,这么多年来,他从来不曾想到对朝廷有什么非分之想,可是今日的朝廷,却对他下手。

    对王陵下手,他也许心中明白,毕竟王陵始终是对朝廷有威胁,但是自己没有,自己不过是多了一些兵马而已,可是朝廷如今。

    憋屈,多年来的忠诚,换来的却是如今的结果,李鸿章感觉到自己有些无力应对当前的局面。“中堂,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淮军主力目前都在辽东,一旦被消灭,咱们可是真的一点资本都没有了,恐怕到时候,这两广总督,都有可能会被撤回,我们只能回家养老了。”杨士骧深吸一口气,他

    将这个问题看的十分的清楚。如果辽东淮军这次要是被消灭,李鸿章,将直接失去自己最坚强有利保障。他知道,当前,不是去质问朝廷如何对付淮军的时候,而是要先将淮军给保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