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沾沾自喜的朝廷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这一巴掌打下去,依克唐阿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是连伸出手去遮挡的意思都没有。

    王陵打了一巴掌,根本没有理会依克唐阿,而是再次伸出手来指了下边上的寿山道:“你过来。”

    寿山不敢有任何违背,规规矩矩的走了过来。

    这段时间,王陵的王八气可不是盖的。就算依克唐阿都不敢违背,更不要说王陵。

    “大帅。”寿山结结巴巴的看着面前的王陵。

    抬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打的寿山有些无奈的底下脑袋。

    “大帅,这是朝廷,我身为臣子不得不这样,还请大帅原谅,停止抵抗吧。”依克唐阿上前拱手道。

    王陵并不曾说话,而是转移话题道:“你们奉朝廷的命令,来对我进行攻击,这一点我不生气,各为其主。你们两人知道我为何打你们不”

    除了对自己的愤怒,两人似乎还真的找不到任何的理由,为什么王陵会打自己。

    依克唐阿蠕动了下嘴唇道:“大帅是认为我们忘恩负义。”

    忘恩负义,这根本扯不上任何的关系,王陵微微摇头后深吸一口气指了下寿山问道:“永山怎么死的。”

    永山寿山皱了下眉头,他知道,是让我国人打死的,这一点,是他内心的梗,如果不是朝廷已经和倭国方面谈和,他会一直打下去。

    “倭国人。”寿山咬牙切齿道。

    那就好了,王陵静静的看了下两人道:“今日我打你们两个,不是为了我自己的愤怒,我是为永山不值,为战死在这场和倭国战斗中的数万将士不值。”

    这话从何说起。依克唐阿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王陵,他并不明白王陵的意思。

    “张庆,去把电文拿来,给他们看看,。”

    赌,王陵就是在赌,依克唐阿不知道和倭国联合的事情,如果他们知道,自己今日必然会死,如果不知道,那么今日,自己有可能会活下来。

    一直拿起手枪的张庆迅速进入大厅中,将电文递给了依克唐阿。

    啊

    一声惊呼,在边上的王陵心中松懈一口气,他已经明白。依克唐阿并不知道,朝廷在和他的敌人联手对付自己和楚军。

    “他么的卑鄙。”依克唐阿愤恨的将手中的电文扔在地上后道:“朝廷已经无药可救了。”

    寿山见自己的将军如此愤怒,疑惑的拿起了电文看了下,这一看,顿时他双眼喷出了火来。

    朝廷和倭国方面联合,这可是让寿山无法接受,自己的兄弟就死在了倭国人手中,现在居然又要联合起来,寿山无法接受。依克唐阿,也无法接受。

    “你们看着办吧。”王陵不想在多说下去,两人是明白人,如果今日他们还是执迷不悟,那只能说是自己瞎了眼睛。看错了依克唐阿和寿山。

    承德的早晨,今日的阳光似乎要早出来片刻,那原本要在等半个时辰才会消失的露珠,此刻却已经蒸发成为了水汽。正随同着不远处荷花池中冒出的水汽混合,缓缓上升。

    避暑山庄内,宫女和太监正在将一夜被寒风吹进来的杂草和树叶在打扫赶紧。

    吱嘎一声,山庄的正门被打开,一些工人基见到,一个身穿蟒袍的人正脚步匆匆的往东边而去。

    这些宫女都是多年的老人,他们一看那人,都知道是恭亲王奕欣。只是,奕欣今日的那步伐,和往日的沉稳。简直是判若两人。

    崩塌,如同猴子一样的蹦跶,更为严重的是,奕欣蹦跶的时候,脸上下悬挂着笑容。

    这还是曾经受人尊敬的王爷嘛,周围的人皱眉片刻,再次低头忙碌着手中的活。

    “王爷,你今个这是怎么了?”早就站在慈禧寝宫门前的李莲英见到奕欣那就如同跳过来的一般,也是一脸懵逼的弯腰跑过去问道。

    奕欣今日的脸色很好,他晃动了下手中的电文道:“好消息,今日这可是好消息,本王今日高兴。”

    说完这,奕欣似乎想到了什么,伸手就是十万银票递给李莲英道:“拿去喝茶。”

    我擦,大手笔啊,李莲英笑呵呵的接过那份银票后笑眯眯道:“老佛爷刚起来,正在后花园呢。”

    嗯,奕欣嗯了声,辞别了李莲英,直接往旁边的小路上窜了过去。

    后花园,这里比不得京城御花园的那种繁华,荷花池,也不过只有京城的一半大小。

    身穿着白色貂皮披风的慈禧,却独自的坐在了一根用黄色铺垫垫的石凳上。此刻。她手中的茶水似乎已经有些冰冷,然而慈禧却并没有心情去喝。

    心中有些焦虑,今日已经是第三天了,她心中一直在担忧着,辽东现在的局面如何了。

    慈禧这次是有些担忧,毕竟计划改变了,这一次,不但是对王陵的楚军动手,更是要一举消灭李鸿章最后的一点淮军精锐。当时,自己和朝廷的意思,那是只是针对王陵,而放过李鸿章,但是奕欣提出,既然这次已经和倭国方面联手,倭国的战斗力又不是淮军能够抵挡,因此他建议,将辽东的淮军和楚军一起消灭,彻底

    的将淮军以及楚军这多年来的祸害彻底给铲除。

    对于这个计划,慈禧心中是有些担忧的,毕竟李鸿章的兵力始终根深蒂固那么多年,能不能彻底的铲除,这还有些不清楚。

    毕竟这楚军和淮军加起来,那也有八万人马,虽然说朝廷数倍于他们,但是这战斗力,让他有些堪忧。

    “老佛爷。”奕欣的叫喊声从外传来,思索中的慈禧抬起头看了过去,奕欣已经满脸笑容的跑了过来。

    难道?慈禧皱眉一下,失手将手中的茶杯打翻在了地上。

    扑通,周围的侍女一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不敢抬头。

    “你们都退下。”慈禧长长吐了口粗气道。

    如蒙大赦的侍女太监慌张退出,片刻后,整个凉亭,只剩下了慈禧以及奕欣两人,静静的站在哪里。“情况情况如何?”慈禧有些激动,居然结巴的看着面前的奕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