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对付得不止是王陵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李鸿章今天走的这条路,完全就是他自己多年来的原因造成的,

    这怨不得任何人,只能怨他的兵力实在太多,已经左右了朝廷几十年。如今朝廷怎么可能让这个已经威胁他多年的人还在天津。

    俗话说的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李鸿章在天津,那就是一个外人,不管是任何一个皇帝,都不会放心。    ”好了,不说他了,既然他要去两广了,今后也算是邻居了,告诉长顺一声,让福建水师在半路上去迎接一下,给他将面子给撑起来。那两广并不是他的地盘,他如果这么过去,要受到排挤,如果有我们的舰队一同过去,那么两广方面,也会鉴于我们的势力不敢过分对老头进行打压。”心中虽然对曾经这个暗中对自己使坏的李鸿章有些感觉到悲哀,但是事情已经如此,这老头如今也算被排挤到了朝廷

    的边缘,他这过去,也算是一种好,起码不会被赶尽杀绝。

    “知道了。”张庆听到这,应了一声,转身走出了院落,前往发送电文。辽阳,虽然说此刻的辽阳州还处于倭国的管理当中,但是因为条约已经签署,整个辽阳州的百姓都知道,倭国是兔子尾巴,长不了的事情。因此,家家户户,在也不曾惧怕曾经的倭**队,而是走上

    大街,开始购买过年的一切。

    而曾经如狼似虎看见小女子就要抢劫的倭**队,这段时间来,也老实了不少,辽阳的治安,在一步步的上升。

    总兵府,依旧还悬挂着倭国的国旗,不过,这几天来的寒冷,已经将你沾染了露珠的旗帜给完全冻结,根本就无法飘动。

    “三天,三天,三天。”书房内,一个沉闷的声音不停的念叨着这么一句话来。

    此人身穿黑色大将衣服,手中的茶杯正在不停的撞击。看不清楚他的面容,但是,目前能够在肩膀上是大将军服的人,在辽阳,也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山县有朋。

    此刻的山县朋,双眼正死死的盯在了悬挂的地图上。而他的双眼,局集中在了铁塔。

    铁塔,目前处于清军的掌握当中,或者说,他掌握在王陵楚军第二军军第三旅手中,那个旅一共有三千多人。

    吱嘎清脆的房门被打开,一丝冰冷的寒气从外面吹了进来,山县有朋回头看了去,小泉已经走了进来,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此人全身黑色斗篷,将自己包裹的紧紧的,看不出这人究竟是谁。

    “司令官阁下,清军方面代表已经过来了。”小泉指了下面前的这个全身黑色衣服的人道。

    哦,听说是清军方面的人,山县有朋赶紧伸出自己的手道:“欢迎,我在这里等候你们很久了。”那人并没有伸出手,而是拱手道:“司令官阁下客气了,我奉大帅之命,前来和你们进行最后的商议。”这人说完,随即取下了自己的斗篷,一张有些苍老的脸露了出来,双眼中闪烁出来一丝淡淡的精

    光。

    此人,是吉林练军盛字营统领,丰阿升。他今日,是奉命清军最高统领荣禄的命令,前来给山县有朋商议,联合进攻铁塔,消灭王陵第三旅以及进入奉天,消灭王陵第二军残部的事情。朝廷和倭国方面签署协议后,慈禧已经暗中下令让荣禄担任这场对王陵围剿的总统领,而参加围剿的兵力,除了荣禄目前的五万骑兵之外,更是有丰阿升的吉林练军一万三千人以及依克唐阿手中的一

    万三千人,剩下的,淮军方面,那是一个都没有通知,毕竟朝廷方面才下达命令,这次围剿的,不但是有楚军,更是有淮军。

    根据上面的意思,目前王陵的兵力和淮军的兵力大部分都是在辽东,一旦解决了淮军以及王陵,那么对于大清国最大的两个威胁,从此都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上。

    也就是说,这次参加围剿王陵和淮军的兵力,只有倭国的军队和清军的八旗以及蒙古王公手中的八万兵马而已,至于宋庆等人,根本就不曾通知。“司令官阁下,目前我军已经全部集结完毕,铁塔方面,目前我们依然在城中驻扎了兵力,一旦交火,我们就会趁机攻击第三旅的背部,而你军则可以正面进攻,另外,在铁塔,我们已经给你们准备了

    一个月的粮草。”

    太好了,帝国当前缺少的就是粮草,有了粮草,那打王陵,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山县有朋站再三的感谢后道:“什么时候动手。”

    丰阿升笑了下后伸出手道:“三天后。”

    三天后,那不就是除夕。这荣禄到是一个用兵的好手,居然知道利用楚军戒备松懈的时候动手。

    “好,回去转告贵军大帅,我军将会在预定时间内对楚军发起进攻。”山县有朋露出一丝冷笑后,亲自将丰阿升送出了房门。

    咚咚咚

    也就在山县有朋刚送丰阿升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海城都统衙门,急促的敲门声已经传响了整个整个寂静的都统衙门。

    “老大,紧急情况,紧急情况。”张庆的嚎叫在空气中回荡。

    哐当,关闭的房门被打开,王陵的脑袋从里面伸了出来,一看那睡意蒙蒙的脸色,就知道他并没有休息好。

    “大清早的,你叫魂呢还是干嘛,有毛病,还要不要人睡觉了。”王陵不满的嘟嚷两声,打开了房门,让张庆进去。

    点燃了蜡烛,王陵这才看清楚,张庆的脸色似乎并不是很好,脸色有些发白。

    这天  赵宁扭头看了过去,好像也不是很冷的,这丫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出现如此情况,王陵有些不明所以的摸了下自己的脑袋后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看起来如此苍白。”

    张庆的确是遇到了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他将手中的电文递给王陵到:“东北分部刘志传来消息,在蒙古科尔沁左中旗,突然出现五万蒙古八旗骑兵。”什么?王陵的睡意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双眼也眯成了一条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