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情报失误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书房当中,看着文清已经出去,王陵叹息一口气后再次端起旁边的茶水品了一口后等候张庆。

    也就过了五六分钟的时间,张庆已经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隐隐中有一股酒味,王陵并不在意,今日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张庆就算喝个大醉都无所谓。

    “老大,你找我。”张庆来到王陵面前站定低声问道。

    王陵微微点头后示意他坐下问道:“没有其他人发现吧。”

    张庆颔首点头,刚才他正在和刘盛休喝酒,文清告诉他王陵要找他后,他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跟刘盛休告辞后,这才在外面转了两圈后道:“没有任何人发现。”那就好,王陵从椅子上站起来后道:“今日你们出去后,我总感觉到有些事情似乎不对劲,你想一下,倭国的联合舰队并不曾被我们消灭,他们根本就用不着一个月的时间来撤军,还有一点,今日依克

    唐阿的反应似乎有些让人感觉到十分困惑。这场战争的结束,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值得高兴的事情。”张庆今日也感觉到有些困惑,那依克唐阿似乎根本就不想这场战争的结束,脸色中充满的那种悲桑,似乎让他苍老了好多岁一般,这让他感觉到迷茫,如今听了老大这么一说,他随即道:“老大说的是

    ,依克唐阿在这几次的战斗中,损失都十分惨重,照理来说,他应该是最高兴的一个人,毕竟自己的兄弟不会在牺牲,可是今日他的反应,的确是有些不正常。”

    看来张庆也看出这个问题了,听到这话,王陵深吸一口气后道:“哎,你去查一下,看看他究竟是什么个情况我总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王陵心中有些不平静,张庆听到这也应了声道:“老大交给我吧,我去调查,顶天也就是两天的时间就会给你答案。

    如此更好,听到这话的王陵稍微摆手道:“不要让他发现,毕竟是曾经跟我们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

    “放心吧,我会注意的。”张庆吆喝了声,转身退出书房。

    轰轰轰

    海城夜空,天空中不时燃放的鞭炮并没有让依克唐阿心中有一点的平静,他似乎已经苍老好多岁。

    “将军。”外面的寿山的叫喊声,突然之间传来,这声音将依克唐阿惊醒,他慌张的将手中的电文揉成一团后叫喊了声。

    片刻时间后,寿山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今日,他也在城中和清军一同在参加着这场难得的胜利。这突然之间想到自己的哥哥永山站战死在达干,他很想过去,看看自己哥哥的坟墓。

    “将军,我想去一趟达干一趟。”

    达干?依克唐阿皱眉一下,随即也就明白过来寿山这是要去干嘛,永山好歹也是自己当初最得意的一个将领,战死在了达干,这也是他心中的一种疼。

    “我陪同你一起去。”依克唐阿从边上拿起自己的衣服后随同上了马匹,两人趁夜晚的月光,没有带任何的侍卫往达干而去。

    书房,王陵也不知道昨日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等他起来的时候,文清已经将洗漱的一切准备完毕。

    庹茂兰回去生产后,文清不但是王陵的警卫连连长,更是王陵当前的秘书。

    “大帅,你醒来了,张局长已经在外面等候很久了。”文清见到王陵已经醒来,赶紧将清水短端到王陵面前道。

    王陵稍微愣神,这才想到昨日晚上让张庆去调查的事情来,。他估计,张庆应该是有了眉目,这才会如此早的来找自己。

    “让他进来吧,记住,任何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进来。”丢下这话,王陵开始洗漱。

    刚洗漱完毕,张庆已经来到了书房内的同时,将刚泡好的茶水递给王陵道:“老大,已经调查清楚了,昨日寿山和依克唐阿去了一趟达干,根据我的分析,应该是永山的死,给依克唐阿带来的伤害。”  也许是这样,那永山可是难得的将领,他的死,不但是依克唐阿,就算是自己也都是很久的时间都没有恢复过来的。听到张庆这么一说,王陵也就将自己心中的疑惑放在了一边,暂时不在去管这个事情

    。

    马关,今日的天气似乎有些阴沉,远处的天空已经飘散着几朵乌云,站在窗户面前的李鸿章看着远处的乌云发呆。

    签署条约已经三天了,倭国方面的谈判人员现在已经全部返回东京,此刻,还留在这里的,也就剩下了倭国方面的谈判人员。

    不过现在,李鸿章也要准备离开了,毕竟还等几天,就是大清国的过年了,这个事情是一个大事情,李鸿章可是不想在这里过这个新年。

    他已经通知了倭国方面,将会在这两日的时间内启程,返回大清国的天津。

    咚咚咚房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让李鸿章抬起头看了过去。杨士骧和李经芳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只是让他感觉到有些疑惑的是,怎么欲更也跟随着一起过来了。

    那裕更是当前大清国刚派遣过来驻扎在倭国方面的大使人员。是在自己签署条约的前面第三条抵达的东京。

    奇怪,他不应该是在东京,怎么会来到这里。李鸿章皱起眉头看了过去,这个时候他居然似乎看到,这裕庚手中,似乎还拿着一份圣旨。

    这是怎么回事?李鸿章有些疑惑,他怎么感觉到这份圣旨,似乎已经是朝廷早就已经准备好的。

    “大人。”杨士骧的声音中夹带着一丝的焦虑,从这声音中,他似乎已经感觉到有事情要发生。但是具体是什么事情,他还有些不清楚。

    “士骧。怎么回事?”李鸿章淡定的走到椅子面前坐下道。

    杨士骧不知道该如何说,只能将眼光看向边上的裕庚。

    裕庚虽然手中有圣旨,但是也不敢在李鸿章面前方式,他稍微拱手后道:“中堂大人,请接圣旨吧。”圣旨?李鸿章皱起眉头俩片刻,随即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道:“臣天津直隶总督李鸿章恭迎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