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安南利益损失点怕什么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代价?这个?裴阴森可是不敢说,毕竟这个事情,他都有些不理解,王陵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私自的承认,今后一旦战争结束,将会给安南一块小小的殖民地,不多,就巴掌大的地方,方圆不过十来公里。

    “大帅,这个事情,你一会还是亲自问王陵吧。”裴阴森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左宗棠一听这话,顿时就感觉到事情不妙,当即他就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看向还在喝酒的王陵。

    今晚问话是没有用的了,看王陵那个样子,铁定的是喝高了,因此,宴会结束后,左宗棠就没有找王陵,而是准备在第二天,在来询问这个事情。

    第二天一早,王陵起来,都不用谁通知,直接的去了左宗棠的书房。

    “大帅,我知道你今天要找我。”

    左宗棠的确是要马上派人去找王陵的意思,现在见到王陵这么一说,左宗棠顿时点了点头后说道:“你给我带来的利益我已经知道了,可是你告诉老夫,我们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代价,王陵低头想了一下,随后呵呵一笑的说道:“我们到是没有付出什么代价,就是这安南方面,有点吃亏。”

    说道这里,王陵当即将自己昨天晚上和马克的谈话说了出来。

    根据王陵的叙述,左宗棠明白了,那就是今后战争结束后,大清国保证,在安南大清管辖的地方,和安南沟通一下,在海边画出一块地方来,交给德意志来管理,德意志可以在这里停泊军舰什么的,大清国不管,安南不管,不过是每年的给安南几个钱,意思意思一下,算是租借。

    “败家玩意,你怎么能够同意这个事情呢?”左宗棠一听王陵说完,顿时怒气冲冲的说道。

    “大帅,反正我们打不过法军,到时候说不好就要跟法军划线而治,而法军不甘心,定然的蚕食我北面领土,与其这样,还不如将德意志给拉过来,让他们定在这里,给我们阻挡一下,威慑一下也是可以的嘛。”王陵见到左宗棠有些不明白,顿时直接挑明了说,毕竟这个事情,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你怎么就能够确定,法兰西不能够全部占领安南?”左宗棠听到王陵这话,顿时开口问道,毕竟战场局面,谁能够预料得到。

    “大帅,这就要看你们两个人如何的配合了。”王陵再一次的说出了过程。

    明白了,左宗棠深吸一口气,随后点点头后示意王陵离开。

    等王陵离开后,左宗棠独自一人的在书房沉思了大概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这才铺开了纸张,不知道在书写什么。

    天津卫。直隶总督府,一晃,李鸿章在这个位子上,已经十几年了,这十几年来,李鸿章每日的,都是在处理完毕事情后,会在后院的一个凉亭上喝上一杯茶水,随后在休息一下后,在回到自己的书房看书。

    今日,李鸿章和往日一样的,来到了凉亭面前,刚泡好一杯茶水,还没有来得及喝,他就见到了自己的女婿张佩纶从外面走了进来。

    张佩纶在福建水师被袭击后,就被朝廷下达了圣旨剥夺了官衔,返回北京后,被李鸿章看中了其中的才能,因此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并且让其担任自己的幕僚。

    “岳父大人,闽浙总督左宗棠给你写了一份书信。”张佩纶来到李鸿章面前见礼完毕后,递上了手中的书信。

    那个倔老头会给自己书写书信,听到这话的李鸿章疑惑了一下,随后还是接过了文书打开。

    仔细的看了一下书信,李鸿章大概是明白了左宗棠的意思,那意思就是,咱们两个人有什么意见什么的,暂时先放下,我们合伙,先打赢这场战争再说,我在前面指挥作战,等到有一定战果的时候,你在后面,找机会就给洋人谈判,希望能够为大清国争取到最大的利益,绝对不能让洋人插手到广西,西南。

    嘶这老头是不是吃错药了,第一次,这个倔老头居然能够有如此的眼光,他么的真不容易,当年这老头可是一头牛啊,拉都拉不动的,现在居然给我写这份书信,是不是假的。李鸿章看完书信后一脸的疑惑。

    “岳父,怎么了?”站在一边的张佩纶见到李鸿章拿起书信在哪里发呆,顿时疑惑的问道。

    李鸿章看了一下面前的张佩纶,随后将手中的书信递给张佩纶后说道:“你看看这个吧?”

    张佩纶听到这话,顿时也皱起了眉头,他真的不敢相信,这是倔牛一般的左宗棠写出来的。

    “岳父,左宗棠为何会写出这样的书信来,是不是错了。”张佩纶想了一下问道。

    绝对不会错,这确实就是他的字迹,李鸿章微微摇头,随后端起茶杯站了起来,开始沉思。

    他不反对左宗棠的意思,这的确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如果他在前面指挥战斗,而自己能够在这里抓住时间,和洋人周旋,那么洋人想要拿下安南,就没有那么容易。

    嗯,考虑清楚什么的李鸿章,当即返回自己的书房,书写了一封书信后,立即递给张佩纶后说道:“立即送到福建,交给那个老头。”

    李鸿章和左宗棠一直就有成见,但是在国家大事情面前,两个人都看的十分清楚,任何一个稍微的差错,都会出现问题,让大清国损失利益。两人都是吃白米饭长大的,谁希望让洋人来插手自己国家的似乎,因此,两人算是一拍即合,答应一起干。

    不过,李鸿章始终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左宗棠突然之间有了这种觉悟,这在以前,是根本不敢去想的事情。

    他决定,要好好的调查一下这个事情,不然,自己睡觉都不踏实。

    福建,自从和马克的谈判结束后,王陵就已经返回了军营,十几天的训练,第一旅三千多人,已经是训练的有模有样,甚至是挖掘战壕,布置铁丝,甚至是炮兵的布置什么的,都已经学的差不多了,唯一让王陵感觉到悲愤的就是,这群兵痞,没有几个认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