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无处可逃的第四旅团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慈禧迷茫了,奕欣这话中有话,而且这所指的是什么,她也是能够稍微听的出来。

    李鸿章,是一个威胁,能够帮助王陵的威胁。他当前,虽然没有表露出来太多,但是从这段时间来,他将北洋水师交给王陵来管理,就已经是一个信号,不好的信号。

    “此人不能留在直隶了,谈判结束后,让他去南边吧。王陵消灭后,也需要他主持进攻收复闽浙的事情。”沉思片刻,慈禧缓缓道。

    去南边,两广嘛,这到是一个好办法,可是李鸿章是不是愿意,这还真的不好说,对于慈禧的建议,奕欣表示理解,但是同时,他也担心,李鸿章拒绝到任。

    “恐怕到时候,他不去呢。”

    哼,慈禧啪的一下将手中的茶杯放在红色的案桌上冷冷道:“曾经的他是一匹狼,如今这狼也老了,爪子都已经让人剔除了,他还有什么可以害怕的,去不去,由不得他了。”

    奕欣皱了下眉头,随即拱手道:“奴才明白。

    密谋,两人在这里的密谋如何对方王陵,而此刻的王陵,已经在欢喜岭焦急的等候着卢龙方面的消息。

    已经三天过去了,自从自己大军占领欢喜岭、喜峰口一带后,所有兵力都已经全部驻扎下来。母的,就是在等候着驻屯军第一旅的部署。

    根据昨天的消息,第一旅已经在秦皇岛登陆,目前正在铁良军两个营的协助下,正在往卢龙挺进,估计用不了多少的时间,就会到达卢龙并且进行严密的部署。

    等候,是让人心烦的了,王陵独自一人,端起茶杯,来回在掩体中来回走动,等候着消息。

    怎么搞的乐从秦皇岛到卢龙,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能够抵达,他们为何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消息,焦虑的将茶杯中的水咕咕喝光,王陵走到掩体口面前,看了过去。

    远处,依旧是寂静的密林以及不时出现在自己视线中的训练士兵,除了这个之外,在也没有任何的情况出现。

    哎。估计今天是没有任何消息了,叹息一声的王陵,转身回到了椅子上坐下。

    “老大,阮大铖传来消息,他们已经部署完毕,彻底切断了第四旅团南下永平的道路。”刚坐下不久,张庆的叫喊声已经在门外传来。

    好。听到这话,王陵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道:“太好了,等候就是这个时候,传令下去,各军立即按照预定计划,进攻山海关,全歼第四旅团。”

    山海关总兵府内。身穿黑色少将军服的龟苓一脸疑惑的端起茶水,站在了地图面前,而他的双眼,静静的看着地图上的一个小地名。

    欢喜岭。

    探马汇报,欢喜岭一带目前已经集中了王陵将近一万三千多人的兵力,可是让他感觉到疑惑的是,为什么,清军这两天来,就不对自己展开进攻。

    如今自己不过是困兽山海关这一个独立的据点,如果说王陵对自己展开进攻,自己定然抵挡不了,他不明白,为什么,王陵会突然平静下来,不在往前推进。

    咕咕似乎感觉到有些燥热,龟苓将手中的茶杯打开喝了一口后将茶杯放在边上的茶几上抱起双臂眯起了眼睛。

    “难道说,他们手中已经没有了弹药,”沉寂片刻。龟苓淡淡的自言自语道。很有可能,山海关已经让我军占领,辽东清军的运输线已经被我们切断,这段时间来,他们在海城消耗的厉害,一定是没有了过多的弹药。不然的话,以王陵的用兵,定然会趁机对自己的山海关展开

    进攻,似乎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龟苓心中分析道。

    “旅团长阁下,卢龙方向突然出现清军,大概有一万三千人。”参谋长安倍突然走了进来,打断了龟苓的沉思。

    什么?龟苓张大了嘴后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面前的安倍,他对安倍的话有些不理解。

    什么叫卢龙地区出现了大规模的清军。这秦皇岛周围的清军,早已经撤退到了永平,这里怎么还有可能有他们的兵马。

    “是的旅团长阁下,秦皇岛的兵力的确已经撤离,但是他们并不是秦皇岛兵力,而是从威海卫过来的,有六门野战炮。”安倍看出了龟苓心中的疑惑,无奈叹息一声道。

    糟糕。龟苓想到了什么,心中咯噔一声的来到地图面前。

    砰

    一拳头砸在了地图上,龟苓脸色铁青,一屁股的坐在了椅子上。他总算明白了。

    在欢喜岭的王陵,根本就不是什么弹药不足,而是在等候兵力,等候威海卫的兵力过来,切断自己南下的道路。

    第四旅团,完了,看着吧,用不了多久的时间,王陵就会对自己发起猛烈的进攻。龟苓咽下一口唾沫绝望的闭上双眼。

    似乎是为了验证他的话,山海关外,居然传来一阵轰鸣声。

    声音急促沉闷,当兵多年,他如何听不出来,这是炮兵在发射炮弹。

    “旅团长阁下。”安倍还没有反应过来,惊恐的看着面前的龟苓。

    “不用看了,我们都让王陵给骗了,他部队我们进攻,完全是为了让威海卫的兵力到达卢龙,切断我们的退路,可笑我还自认为王陵是没有了弹药。”

    那怎么办,数千兵马陷入到了重围当中,难道,就活活的死的这么没有任何的价值,安倍心皱起眉头。

    他似乎已经听到,城外的炮火,已经落到了城中。

    哎。叹息一声,龟苓悲愤的从旁边取过望远镜后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轰轰轰猛烈的炮火,不停的在城中炸开,那城内的房屋,时不时的就被引燃,街道上,到处都是乱跑的士兵以及被炸死的尸体。

    疾步来到山海关城墙上,龟苓眯起了双眼,他估算了下,对方起码有二十门的火炮。

    二十门,自己不过区区五门炮火,光这火炮,已经是被人家压制。

    我该怎么办?龟苓看着不时就有士兵被炸上天空,颤抖的蠕动了下嘴唇在心中想到。难道第四旅团,真的要全军覆灭在这里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