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消失的敌人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永山的确是重要,但是如果说永山的死能够让作为清军当前三个将军府下去以及盛军带头剃发,那么自己只能选择永山去死。

    没有任何办法,局部利益,只能服从全局利益,永山一个人,能够让无数的清军存活下来,这些清军中,很有可能,今后会出现比永山还要厉害的人来。

    一个永山倒下去,上万的永山也会站出来替代他的位置。

    “估计那两个老头子回去明天早上起来鼻子都要气歪,甚至有可能会所你太厉害,居然挑拨他们的情绪,上了当。”左夏琳笑了下道。

    无所谓的事情,心中后悔,总比让那个自己的士兵死在这里的好。

    “不管他们,他们认为上了贼船,那就上贼船吧,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王陵稍微抬头道。

    清晨,昨日一战不但没有拿下达干,反而是将永山给折损。永山的死,带给依克唐阿内心是带来创伤的。昨日下达军令过后,浑浑噩噩中,依克唐阿回到自己的大帐内喝了点闷酒,独自躺下休息。

    外面的阳光已经渗透进来,照射在建议的木制行军床上。被阳光射到眼睛的依克唐阿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下外面叫喊了声:“来人啊,本将要洗漱。”

    一个士兵很快端来了一个铜盆,里面放置早已经烧好的热水。

    站起来的依克唐阿见那士兵的后面光秃秃的,原本的辫子居然不在了,顿时惊骇的跑了过去问道:“你发辫呢?”

    发辫?这个不到二十来岁的士兵见到依克唐阿如此询问,咽下一口唾沫惊恐道:“将军,你昨日不是下达军令,全军剃掉头发,剃成光头的嘛,而且你自己,还是第一个剪发的。”

    什么什么?依克唐阿惊骇的伸出手来往后面摸了过去,这一摸,顿时脚底板凉飕飕的就往脑门上冲。

    我们的妈妈呀,儿子对不起你啊,皇上,奴才对不起你啊。依克唐阿扑腾一声往南边跪下,心中一阵阵的后悔。

    哗啦一阵那白色的帘子被打开,依克唐阿就见到面色绝对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的刘盛休也从外面如同死了爹妈一样的跑进来一脸悲愤却又无奈道:“老唐啊,咱们昨日是不是让大帅给下套了。”

    下套、依克唐阿眨眨自己的双眼。猛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他当即开口道:“大帅不但对敌人完计谋,对我们这些人也是完计谋高手啊,他利用永山的死,在我们情绪十分悲痛的情况,使劲的打开我们对于剃发的抵触,让我们当时

    一下陷入到了这个情绪带动中来,一个没有控制住,随即做出了千夫所指的事情来。

    对于依克唐阿来说,这辫子那就是他的性命,这剪掉辫子,就好比自己的生命被夺走了一半。

    刘盛休何尝不是这个想。刚才他反应过来,就立即前往去寻找自己的发辫,接过,什么都没有找到,数万的辫子,现在都被大帅先下手为强,全部给埋了。

    心中感觉到是被坑。他来找找依克唐阿来商议,如今看来,自己还真的是说对了。自己和依克唐阿,活脱脱的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给让大帅下套。哎。说什么都完了,习惯性的伸出手来准备去抓自己的辫子,却抓了个空的依克唐阿只能摸着自己那三百多度的大灯泡脑袋无奈的道:“这下好了,朝廷要是知道了咱们剪发,肯定会大发雷霆,咱们现

    在想下船都没有机会,还是赶紧的去跟大帅商议一下,如果发送这次剪发的根源吧。不然朝廷不敢动大帅,动你我二人,还是有可能的。

    刘盛休觉得有道理,只能点头,走出了营房。这营房是靠近官道旁边,刚出来,两人就见到不远处过来了几列马车,那马车上擦拭着黄龙旗,而护卫的,是楚军士兵。对于楚军的军纪。两人都十分清楚以及钦佩,因此也就站在哪里,看着这将近

    七辆的马车通过。

    每列马车,似乎有三层弹药箱,这弹药箱都用粗大的绳子进行了包装,只是让依克唐阿和刘盛军感觉到疑惑,这马车的那些看起来是弹药箱的东西,居然有些不同。

    上面的箱子中间,居然有一个骷颅人头,下面下有两个似乎是小腿骨头的一个斜放的人头。

    这是什么玩意,向来就没有见到过如此标志的两人惊骇一阵,见到那马车已经远去,这才进入到了王陵的大帐内。

    坐在大帐内的王陵老早就见到这两老头的身影。今日早晨起来后,他就已经知道,这两个老头是铁定要来找自己来商量这剃发事情如何解决的。

    “大帅。”两人进来叫喊了声。

    假意在看地图的王陵抬头见是两人,笑了下道:“你们来了,我正要让张庆去找你们呢。”说道这,王陵指了下地图道:“昨日,根据张庆汇报,旅顺的第四旅团以及联合舰队不见了踪迹,突然之间不知道去向,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下令昨日紧急进攻达干,去没有想到反而是送了永山的性命

    。”还提这事。两人一听到永山,就感觉到有些心里不痛快,正是因为太在乎了,所以才会没有了理智,让王陵给忽悠的剃掉了头发,可是自己的大帅居然还有脸提,见过不要脸的,可是就真没有见到如

    此的不要脸的。

    不过两人看破不点破,在加上王陵突然提到第四旅团以及联合舰队消失,两人的本能,让他们居然忘记了自己来这里是干嘛的。反而是齐刷刷的来到地图面前陷入到了沉思当中。王陵嘴角露出一丝不在意的笑容,他已经写好了折子,这份折子昨晚就已经寄出。而上面的名义,那就是以自己和这两个老头联合上书,因为辽东战局吃紧,士兵伤亡惨重什么。为了便于救治,已经

    全部剃发什么的。大概就是让朝廷降罪的话语。

    这事不能让两人知道,而刚才两人到来,王陵就知道是什么原因,正带要转移两人的注意力,王陵就想道刚才张庆送来的一份紧急电文。田庄台,并没有发现任何倭**队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