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剪发并没有那么容易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依克唐阿这话一出,王陵将双眼看向面前的依克唐阿,对于依克唐阿如此老奸巨猾的话语,他内心是充满了一种感谢。

    毕竟依克唐阿给了自己说出决定而铺设了一条道路。“士兵是我们大清国的宝贝病员、切不说我们楚军,就算是你们任何一支兵力,那都是经过一次次的训练培养出来的老战士,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硬汉子,如果战死沙场,这是天意,我们无法阻拦

    ,但是这却是人为因素,是因为我们脑袋后面的辫子造成,因此我的建议是,为了避免我军今后再次损失惨重,我希望在军队中,剪掉发辫。”

    “大帅不可。”王陵话语刚说道这里,依克唐阿脸色苍白第一个开口站出来反对。

    “是啊大帅,如此万万不可啊,这可是谋反之罪,要杀头的。”刘盛休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还在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变调。

    嘶

    难道说,一条辫子,真的要比士兵的性命要重要的多不成,王陵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提出这么一个合理的建议。为什么却遭受到这两人如此的反对。

    王陵心中一直在沉思着这辫子带来的巨大伤害问题,因此在思维上目前有一定的短路,没有摸到头绪,如果在平常时间,他定然能够理解两人的做法。

    而边上的左夏琳,已经大概明白了两人的意思。这两人从出身到现在,那都是有辫子的存在,可以说,辫子,已经是他们的生命的一部分,这个时候王陵却要提出剪掉辫子,这已经是在触犯他们的的底线,而更家严重的是,两人都是保守势力,效

    忠朝廷的,朝廷的标志之一,就是辫子,如果辫子被减除,那就以为着是不忠之人。

    孔学的局限性,仁义的局限性,限制了两人在明知道这是唯一解决办法问题的时候,却不敢去放开手脚去赞同,他们担心背上骂名。“两位将军,大帅不过是给大家提出一个合理的建议,并没有说要立即执行,我想大家还是好好的回去想一下,我们是要这么的为了自己的虚荣心封闭自己,还是说为了士兵的性命,来减少伤害,恐怕

    你们还不知道,今日的伤亡数字,已经高达了将近三千五百人了。”

    惊骇,依克唐阿以及刘盛休都露出惊骇的僵硬,才两天多的时间,平均每天的阵亡数字就高达一千多人。  王陵见两人如此迟疑中却不开口,知道这个事情,不能一次性解决,说句心里话,对于他来说,他还真心希望剪掉这个辫子。一是麻烦,而是不卫生,而自己,并没有说剪掉了辫子就要造反,除非

    朝廷非得逼自己,那是另外一回事。“暂时就这样吧,你们回去好好想一下,如果实在没有什么办法,我们只能征求一下士兵的意见。看看士兵是怎么来判断就是。”心中知道这个事情已经无法早完成,王应只能暂时将这个事情搁浅下去

    ,只是暂时搁浅,他绝对不会放弃剪辫子这个事情。

    两人如蒙大赦的,拱手一下,转身就往前线方向而去。

    哎,封建毒瘤害死人,早晚有一天,我要一改这种已经积累了多年害人的封建毒瘤。一定要将懦弱了几百年的国民唤醒。让他们明白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真正的忠诚,而什么又是愚忠。

    当然,对于这三妻四妾的事情,王陵没有想到过去改正过,这个封建毒瘤很好,对于男人来说,很公平,但是前提,公正是要看你的本事。这大清国当前找不到媳妇的也多的是。“我们只能找一个合理的机会好好的跟他们商讨一下这个事情了。”见连人已经走远。王陵叹息一声,对边上的张庆说了声后对左夏琳道:“今日开始,任何士兵头部受到伤害,在要剃发的情况下,给我

    强制性剃,如果他们不剃,就给一句话,要么生,要么死。”

    没有受伤的士兵是不能剃,但是受伤的,这必须剃,不剃就是一个死。

    要生要活,他想这些士兵虽然不多,但是这么一点道理,还是能够明白过来。

    平静了一天,达干自从昨日战斗结束后,双方军队居然难得的平静下来。战场的寂静,似乎让平常的感觉不到,危险的到来,更不会想到,昨日,这里还是打的你死我活的战场。

    轰掩体旁边的一发冷炮打来,炸起来的尘土碎石打在掩体上,随即震动下来一些泥土。他么的,我不打你就算了,你还敢给我打冷炮,真以为我炮兵是那么好欺负的,爬在地图上研究如何突破达干的王陵皱眉的同时,伸出手来将地图上面的泥土刨开后扭头道:“告诉炮兵,给我找到他们

    的炮位,打掉他们。”

    轰轰轰几分钟后,已经转移了炮位的炮兵开始发出轰天响动,远处的达干的几个山头,开始全面被炮火覆盖。

    苍蝇。来到掩体面前的王陵见到炮火过后远处已经无法看清的地面,心中冷哼一声。

    正要再次转身回到地图面前,王陵就见到张庆正迅速往这边跑来。

    难道有什么变动,见张庆手中拿起一份电文,王陵皱眉想到。

    “老大,紧急情况,宋庆发来急电,倭**队一个旅团的兵力突然对我铁塔展开进攻,另外,第一军一个旅团的兵力,已经开始往鞍山府方面推进,如今距离鞍山府将近不到五十里。”

    山县有朋要干嘛?王陵皱起眉头,几步来到地图面前。“这这,还有这。”张庆指了下位置,再次将手指到了营口方向道:“根据营口方向传来的消息,第十二混成旅团两个联队,分别往牛庄一带推进,旅顺也传来消息,已经从倭国返回的联合舰队,昨日清

    晨,突然出港,不知道去向。”

    不知去向?王陵猛的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张庆惊骇问道:“什么叫不知道去向,许寿山那边难道就没有任何发现嘛?”张庆微微颔首,威海那边,目前是没有任何消息,但是有一点,他能确定,这次一起消失的,还真的不是只有他联合舰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