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没有解决方案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手中的刀刃,在手中闪现出来一到寒光,就在王陵旁边的左夏琳见到这一幕,惊慌失措的跑了过去,伸出自己粉嫩的双手一把握住王陵右手惊恐道:“你要干什么?”

    “老大,不能啊,这会带来大麻烦的。”

    和王陵生活了太久,也是对王陵最亲近的人,两人早已经知道,自己的男人和老大,对百姓好,对士兵也好。是真正将他们看成是一家人的存在。

    而当前,阵亡将士大部分都是因为这发辫的问题,以王陵的手段,他定然会在第一时间内,砍断发辫。大清国最重要的标志就是头发,如果头发被剪掉,那就如同叛国,是要被砍脑袋的,这么多年来,和朝廷之间已经是有了矛盾,只是这矛盾并没有过于的计划,如果这个时候王陵如果冲动,到时候对

    于辽东的战局,定然是一个不好的后果,朝廷肯定会对王陵甚至是辽东各军进行处罚。

    后果不敢去想。张庆也反对王陵减头发,这么多年来,自己任何事情都会听从赵宁,但是唯独在这个事情上,他有些反对。

    时间长久了,也就有所习惯,这边辫子一直在后面,定然也就出现了一种习惯,如果真的割掉,张庆还有一些舍不得,这是他的私心,而更为重要的,他却是担心王陵的安慰。

    左夏琳之所以如此反对,那完全就是从王陵的个人情况以及楚军当前的情况来进行的判断,辫子是要剪,但是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不然会造成麻烦。

    两个最亲密的人如此的阻拦自己,王陵刚才的冲动一下情景过来。

    刚才,他的确有一刀砍断自己辫子的想法,毕竟这条辫子,在作战中,严重影响士兵生存,对于这种不是好习惯的东西,王陵不想留下。

    哐当一声,王陵丢掉手中的腰刀,紧张的左夏琳看到这一幕,刚才紧张的心也算是平静下来。王陵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事情,既然已经知道,他就没有想到过放弃,辫子,必须要剪掉,自己能够看住王陵这一会,可看不住他一天,左夏琳知道自己无法一直看着王陵,只能蹲在地上,仔细迅速着

    办法。

    片刻时间,她站起来道:“如果你真的想要这么做的话,可以去征询一下依克唐阿。刘盛休、永山以及士兵的想法。”朝廷对于辫子这一快看的很严格,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剪发,剪发负责是披头散发,那就是乱军,是叛国者,是要遭受到除灭的,当前在辽东楚军只有五万多人,而且都分部在了战场上,而清军各这里

    ,却有七八万人,在加上此刻,倭**队也在紧急进攻,如果朝廷突然反目,自己就会陷入到前后夹击的状态,这并不利于楚军的生存。

    不过,如果清军各部都同意剪发的事情,到时候朝廷方面心中有所不满的情况下,定然只能无奈赞同。毕竟前线将士心在一起。

    “张庆,立即通知他们几个到这里来一趟。”一句话就提醒王陵。时间似乎也不等人,王陵直接让张庆去找人。

    片刻时间,在后面的依克唐阿以及六盛休、永山寿山两个兄弟就已经来到王陵面前。

    那战死的尸体还没有被抬走,已经平放在地上,而白色的布依旧盖在身上。

    几人心中一脸疑惑的来到王陵更前,刚才他们在指挥部迟迟等不到王陵的到达,正在哪里疑惑,张庆就让几人立即来到野战医院。

    脸色不好看的王陵,让几人中年纪最大的依克唐阿看出了一丝的不好的气愤,稍微沉思,依克唐阿走到王陵面前疑惑问道:“大帅,不知道大帅找我们来,所谓何事?”

    大事,心中断定这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但是王陵知道沟通,不仅仅是命令,上下级之间的沟通,更加不是一种命令,而是一种平等的对话和交流的同时,更需要的是一种试探性的问话以及切入。

    “这两天战场的牺牲情况你们都了解了吧。”王陵说完,见几人都稍微点头,当即他已经就清楚,几人不但明白,而且还知道大概的原因是什么。“看来你们也知道,我们的士兵,原来不会损失这么惨重,但是关键的是,我们脑袋后面的这长长发辫,严重影响我们战斗,士兵不管在肉搏还是在什么情况,都会受到这样的牵挂,因此今日我找你们

    来,是想和大家商议一下,如何才能够解决这个关键问题,不然在作战当中,我大军将会折损更加严重。”

    声音突然增高,王陵将后面的话加大了音量,他必须要告诉两人,如果这个事情不处理好的话,那大家手中的兵力,就会损失更大。

    依克唐阿以及刘盛休两人对望一眼中,随即沉闷的点了点头,军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机会,如果兵力折损完毕的后果是什么。

    “大帅,我们都明白这个问题,也不止一次的讨论过,可是一直就没有得到任何的解决办法。”刘盛休说这话好无奈。

    他不止一次的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可是一次次的,只能是没有任何头绪。

    “是啊大帅。没有办法,我们不管是让士兵缠绕还是用头巾包裹,都会在战斗中脱落,然后受到损失。”依克唐阿也无奈开口。看来两人已经认识到了这个事情的重要性,这么以来,事情就好办了,王陵心中自信想到这,走到了那尸体面前掀开白布道:“多好的士兵,本来是不该死的,可是却这么年轻的牺牲在了这里,他们都

    还是孩子,是要结婚生孩子的时候,却将生命贡献到了这里。”

    “大帅的意思是?”依克唐阿始终是年纪最大的一个,多年为官,让他已经知道为人之道理。他已经听出,王陵绝对是要想说出什么,因此才会问出如此众多的铺垫过来,如果自己在不识趣的装聋作哑,不给点破,那就不是一些下属的本分,毕竟有些话,上司,是绝对不能开口第一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