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都是辫子的错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外面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炮声。整个掩体内此刻只能听到王陵有些怒气的呼吸声以及山风吹拂声。左夏琳已经感觉到王陵在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对于自己的夫君,这么多年了,她如何不了解,此刻王陵之所以还没有发问而是在沉默,并不是因为他脾气好,而是因为不想对自己发火,如果现在

    面对的是张庆或者任何一个人,估计一顿臭骂是绝对避免不了的事情。“本来这个事情,我不想告诉你,但是今天,既然你都已经问到了,我想如果我在不说,今后你表面不会说什么,但是内心中,你依旧还是会对我有怨言,不过我要提醒你,今天我给你汇报的事情,希

    望你能够保持理性的克制,绝对不能够意气用事,不然,你将会把我楚军数万人马带入到灾难当中。”左夏琳叹息一声,坐在旁边的一弹药箱有些无奈道。王陵皱起眉头,自己的女人自己了解,而且左夏琳是目前自己三个老婆中,能将自己思路考虑的最远的一个人,今日这番话,他感觉到里面一定是有什么重要性甚至说是一种危害性,不然的话,左夏

    琳也不会说的如此严重。

    “你说吧,我尽量保持克制。”王陵蠕动了嘴唇,片刻后才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见王陵说出这话,左夏琳这才菘了口气后站起来看向王陵道:“我其实不用说,你跟我去一趟军医院看一下就知道。”

    怎么?难道说这个事情,是因为什么外在因素造成的,听到这话的王陵心中咯噔一声,也就站起来从边上抓起军帽戴在头上,跟在左夏琳后面往目前的野战医院而去。

    野战医院的设置,是在一处背靠战场的山坡下,这里不会受到倭国炮弹的攻击,而去王陵单独派遣一个营的兵力在对这里进行戒备,因此安全问题不存在。

    才不过翻过山坡,那山脚下,已经传来一阵阵如同地狱般的惨叫,这都是伤兵无法忍受剧痛,发出的哀嚎。

    听到这个声音,王陵是一阵阵揪心,这些人,虽然说有些并不是自己的楚军,但是好歹也是帝国的国防力量,任何一个士兵受伤或者是战死,他都心疼。

    战死者,虽然说不用忍受这种疼苦,但是却给自己的家人带来了创伤。

    和平,王陵其实内心希望和平,但是奈何,人家已经欺负上了门来,自己就算想要和平,不想要战争,但是对方却要强加给自己,就算是和平,也是屈辱的和平,这样的和平,他宁可不需要。

    只有拿起刀枪,跟侵占自己家园的人作战,才能够真正的和平,只有自己的国家足够强大,有强大的威慑力,这才是和平的保障。

    而目前,一个都不具备,那就只能是战争,用巨大的牺牲,来换取这场和平。来到山脚下,王陵已经能够问道扑鼻而来的酒精味道已经浓厚的血腥味,那野战医院帐篷外,已经晾着一排排的纱布,纱布上,有些还沾染着血迹,只是目前,这些纱布已经经过消毒处理,等到晾干

    后,用在下一个士兵身上。

    时不时的,就会有士兵从帐篷中抬出来,几乎抬出来的士兵,都会蒙上了一层白色的布匹,战死者,都是站死者。

    “停下。”左夏琳见两人抬尸体的人已经来到身边,叫喊了声。

    两个似乎已经麻木的士兵停了下来,左夏琳随即上前,将那已经有血液沾染的白布掀开后指了下身边的王陵道:“你自己看吧。”看了下,似乎并没有看到什么情况,王陵只是看到,这个身穿号衣的士兵很年轻,只有不到十八岁的年纪,那紧闭的眼睛下,露出的是一张幼嫩的笑脸,如果是在和平时期,他定然还是在的年纪

    ,而不会在这里拿起比他还要长的枪支,跟倭**队作战。

    “你让我看什么?”王陵疑惑的指了下这个阵亡士兵的尸体问道。哎,左夏琳再次叹息一口气,伸出手来将这士兵的头稍微抬了起来道:“你知道,倭国的枪法很准,很多士兵都是头部中弹,或者是胸口中弹,对于胸部中弹的,我们还好去处理,但是这头部被打中了,死了的我们暂且不说,问题是没有阵亡的,他们的伤口因为这头发的影响,我们根本就无法做出什么有效的治疗,就算是用酒精进行消毒,但是很快就失去了作用,大部分士兵,可以说都是死在了这辫

    子身上。”

    明白了,听到这话的王陵已经全部明白了,这次战斗,阵亡如此严重,关键的问题,就是在这伤口,或者说是辫子身上。

    清军都是有长长的辫子,这辫子的头发太厚,而且还十分的长,一旦受伤,医务人员又不能剃发处理,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伤口受到感染。“老大,其实还有一个事情我也要跟你汇报,永山、寿山以及黄伟等人都跟我提到过,大军其实在作战的时候,别的不怕,就是怕跟对方肉搏,一旦肉搏起来,士兵脑袋后面的辫子就会到处乱飞,甚至

    有时候还会被引燃的火苗子点燃,你知道的,一旦被点燃,那头发的燃烧速度基很快,还有,就算没有被点燃,也会让倭**队抓住辫子,活活的让人家给砍死。”

    张庆见到左夏琳都已经这么说了,也不在隐瞒,而是将这段时间,几个清军将领反应过来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他么的,这么严重的问题,这家伙居然一直隐瞒不保,该死的,王陵捏紧自己的拳头,他很想冲上去给张庆一拳头,可是最终,他还是忍耐下来后看着面前这个已经阵亡的士兵。

    不该死的,不该死的,这些人都是不该死的,大部分人都是不该死的,看着已经安静闭上双眼的士兵,王陵心中一句句的默念。

    刷王陵一下从不远处的清军哪里抽出腰间的腰刀来。“你要干嘛啊。”见到这一幕的左夏琳赶紧的跑到王陵面前拉扯住他拿起腰刀的右手紧张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