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一切都是为海城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凄凉夹带着沙哑,让周围的卫兵都有些惊讶的轻微移动自己的双眼看向面前屁股着火一般往书司令官阁下山县有朋的书房冲去的参谋长。

    小泉简直就是如同王熙凤一般的还没有见到其人,那声音已经传来十里开外,不过王熙凤的声音是仙界神曲,他小泉却是一个破锣而已。

    山县有朋本来就在书房中闭眼休息,根本就不曾睡觉,听到那一声如同杀猪般的惨叫,山县有朋居然皱眉一下。

    堂堂第一军参谋长,就算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露出如此不雅的情况来,特别是在还有如此众多士兵的注视下,还大声喧哗,帝国的脸面,第一军高级军官的脸面,都让这家伙丢失的一干二净。

    “你家房子着火了还是家人让王陵杀了,如此大声喧哗,成何体统。”这个时候,在倭国高层当中,有一种让高层最难堪也是最狠毒的一句诅咒,那就是王陵杀你全家,毕竟王陵当初将井上馨、川上操六等人家人杀的干净,让你一辈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这诅咒,很

    是管作用。

    山县有朋也是有些气愤,出口就诅咒小泉家人被王陵给杀了。这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山县有朋是跟小泉有多大的仇恨,其实明白的,才明白山县有朋认为小泉在丢人现眼。丢人现眼已经顾不得了,小泉蠕动了嘴唇,脸色苍白的将手中的电文递给山县有朋咽下一口唾沫道:“司令官阁下,大事不好,王陵对海城发起进攻,我大甘河全线失守,当前,我军已经退守到达干一

    带,组织防御。”

    “什么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这下可是轮到了山县有朋感觉到吃惊,他迅速从自己从小泉哪里接过电文看了过去后再次吃惊问道:“这是这是真的。”

    小泉长长吐了口粗气道:“应该是了,这是大岛义昌发出的电文。”

    糟糕。山县有朋眯起眼睛,在心中暗骂一声后随即将手中电文啪的一巴掌砸在边上暗红色的茶几上后几步来到悬挂在那靠近窗户面前的地图面前

    迅速找到海城的位置,山县有朋狠狠的捏紧拳头砸了上去道:“好阴险。”

    这三个字,小泉可是体会一清二楚。当前,帝国派出的第三军正在路上,这支兵力抵达辽阳,大军就要对奉天展开全面进攻,而王陵在这个时候,突然进攻海城,这摆明就是他已经知道第三军到来的消息,因此要想切断第一军和第二军

    之间的联系。海城目前唯一一个还和第一军联合起来的地点,如果海城一旦失守,清军就将第一军和第二军完全阻挡起来,东西不能相顾,这么以来,到时候第二军的左侧阵地,就会陷入到空洞当中,自己就得抽

    出大量兵力进行防范,本来第三军到来就是只能够用,如果再次的抽调兵力,恐怕到时候打奉天,又是一个空话。“司令官阁下,王陵定然是已经了解到我们要进攻奉天的企图,而且他明白我军在进攻奉天后,定然会让第二军迅速和海城汇合,因此先下手为强,抢先占领海城,切断我们左侧防御。这可是一个歹毒

    的计划啊。”

    他么的,听到这的山县有朋心中就一阵咒骂,他总算明白了王陵的阴险歹毒以及攻击的凶狠。

    这人肯定知道,奉天方面定然在他的兵力出城后,会发现是往海城方向过去的,因此才会做出封锁奉天,然后秘密进入到海城。

    麻痹,自己千算万算的,怎么就忘记了海城这个最不应该被遗忘的地方。

    “司令官阁下,情况不妙啊,王陵目前已经逼近达干,我们该如何处理。”小泉见山县有朋在哪里不同转动自己的双眼,皱眉上前有些焦虑问道。

    废话,还他们的问怎么处理,这个时候还能够怎么处理,当然是不惜一切代价,增援海城。

    海城不管对于王陵对于帝国来说,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地方,哪里都能够给他王陵,唯独这海城不能给。“立即传令,让第三师团第六旅团立即对铁塔展开全面攻击,第七旅团,立即往鞍山地区攻击前进,占领鞍山,南下支援海城。另外,立即给营口第十二旅混成旅发出电文,立即派出兵力,从营口出发

    ,往牛庄方向做出攻击态势,并立即转告乃木希典第一旅团,不惜一切代价,往海城方向靠拢。”动了,平静了将近一个来月的倭**队,开始全面动弹起来,在辽东倭国的第一军,第二军,大部分兵力,都在山县有朋的命令之下,开始全面行动,而这场战斗,并不是一场决战,但是却造成双方

    各自投入将近四万多的兵力在各处战斗。

    而这其中的爆发点,也就是这并不是十分出名的一个地点,海城。

    轰轰轰

    达干城外,有一处早已经被炮火炸塌的房屋,这房屋只是坍塌了一般,此刻,身穿军服的王陵正爬在这已经到处都是砖头的断墙面前。

    轰轰不远处一颗炮弹爆炸,正仔细观察对面情况的王陵感觉到胸口猛的一紧,随即他就感觉到有些喘息不过起来。

    而他手中的望远镜,居然也往远处脱手而出飞了出去。“我草你大爷的张庆,你他么的干什么呢,炮弹距离我有三十多米,你还担心他们那炮能够飞到我这里来怎么的。”王陵扭头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张庆,顿时狠狠捶打了一下面前的砖头道:“你他么还不

    起来,想跟我搞基嘛,滚起来,一百多斤的人,我能够承受得了你嘛。”

    总算是感觉到了轻松,王陵赶紧站起来拍打了下自己身上的泥土,随即走了过去将那脱落的望远镜捡起来看着自己旁边有些尴尬的张庆。

    只不过一看,王陵随即再次举起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情况。

    远处,那硝烟弥补的地方,除了零星炮弹传来的爆炸之外,就听到任何的枪声,似乎战场只是一种双方炮火的对决,而并没有步兵的参加战斗。不过王陵绝对敢保证,这一切,都是假象,马上,就会有血与火的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