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海城前哨战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不一样的心态,就有不一样的结果,在倭国,大军出征,是不会封闭城门的,这毕竟对于当地的百姓生活有很重要的负面影响。在这说倭国崇尚的是一种武士道精神,讲求的就是正大光明面对面的进攻,

    世世代代的受到这个的影响,而如今在这一向就将讲求仁义道德,宽宏大量正人君子为主的清国,居然出现了王陵这么一个奇葩。

    心中有万分不甘心。山县有朋是想不通,清国究竟是哪里出来了这么一个妖孽一般的存在,如果说李鸿章是自己敬佩的对手,那王陵是自己恶心到牙齿疼却有不得不去面对的对手。

    李鸿章是一头披上虎皮的羊,他是一个政客,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事指挥官,他以及淮军,都是一群武装到了牙齿的羊群,羊群始终是羊群,不会变成狼。

    而王陵,却是一个个恰恰相反,这么多年来,说他是政客,能够在各方势力中都能够吃得开,说他是一个合格的军事指挥官,他能够曾经比淮军差劲了好几倍楚军给锻炼成为一直可怕的军事力量。

    心中有万分不理解,为何如此大环境下,还会有这么一个怪胎来。

    “赶紧找出王陵的位置,不然我们恐怕会在第三军到来之前,会让王陵算计。”心中不满的看向面前的小泉,山县有朋无奈躺在沙发上指了下面前一脸不知所措的小泉。

    小泉对于王陵也是有一种恨意,听司令官这么一说,他随即转身退出房门,给侦察连下达军令。

    大甘河,位于海城西南,周围上下起伏的丘陵。

    翠绿的杂草,高矮不一的松林,在炙热山谷风的吹动下,左右晃动,发出一阵阵如同男人大声长啸之声。

    山风呼啸中,将远处的一处乌云迅速吹动到了发出毒辣金光太阳下,将太阳遮挡的严严实实。

    刚才还能够烤熟地瓜的天气,一下开始回转过来。

    就在太阳光被乌云遮挡的一瞬间,从大甘河西北面灌木丛中,闪现出来一丝刺眼光来。

    光一闪而过的同时,紧随其后,从那丛林中,站起来几个人来。

    这几人,身穿淡绿色军服,周围的松林杂草,将几人融为一,如果不靠近看,根本就看不出,这是清军。一阵轻微颤抖,从那夹带着淡黄色杂草的草丛中抬起一个头来,这人往前挪动两下后对边上一人道“老大,看来对方并不知道我们将要从这里进攻,你看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准备,这虽

    然已经是饭店,应该来说是最应该派出哨兵的时候,可是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倭国根本就没有派出任何的岗哨,他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勇气,敢判定我们不从这里进攻。”

    此人说完,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个正吊起一更嫩草爬在地上的人。

    这人和周围的人不同,不但穿上淡绿色军服,而且还披上了黑色披风,不过上面却搭上了不少的树枝,这人正是王陵。而刚才问话的人,却是张庆。

    原来王陵在统领兵力到达牛庄后,随即和盛京将军相互之间了解情况过后,当即绝对,打兵力最为雄厚的第九旅团第十三联队的小野联队驻扎的大甘河。

    之所以现在这里,是因为整个海城周围的地形限制,大甘河虽然说地形较为险峻,但是一旦过了大甘河,地形就一直平缓,利于骑兵进攻。

    而下水寨等地,却是山路不平,密林密布,根本不利于进攻,并且这正直秋高气爽的时候,林中毒虫密布,就算突破下水寨,也会带来不少伤亡。

    王陵的意思,是在突破大甘河后,立即用永山的骑兵,迅速往东甘河一带插入,随后回头下水寨,破了他大岛义昌的第一道防线,随即进攻第二防线。

    啪的一口吐出嘴中已经被将嚼的有些发白的青草,王宁将自己心中的意思进行详细讲解。“小野联队是大岛义昌的注意,第九旅团八门火炮,他独自就站了五门,而且在东甘河一带还有他将近一个联队,如此总兵防御,在加上有这种险峻地形,他怎么也不会相信我们从这里进攻,这次我们

    反其道而行之,集中十门野战炮以及一个旅的兵力还有永山的骑兵对其展开进攻,那本来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在加上他们现在的松懈,我想用不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就能够突破。”

    张庆已经明白王陵这是在下达作战命令,低头看着已经被卧塌的嫩草,他随即抬头认真问道:“老大,既然这样,我就下令进攻了。”

    当然是要进攻,难道还要等他吃饱饭后在进攻不成,这也太便宜他们,既然侵犯了自己的家园,那还能够让他好,这就不是自己的风格。

    “打。给我告诉炮兵,先轰他半个小时在说,让他们做个饿死鬼的好。”

    哗啦啦王陵命令下达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已经被拖到了阵地并且用树枝伪装起来的火炮在炮兵迅速移动下,将伪装在上面的松树枝全部扯开,黑乎乎的火炮炮口开始对准小野联队前沿阵地。

    哐当一声。如同黄金一般的炮弹开始装填进入炮口。

    片刻后,随着一阵阵装填完毕的声音响起后,炮兵队长开始将手中的一面红色以及绿色旗子同时举起。

    “放。”一声令下,队长手中的旗子瞬间落下。

    轰轰轰火炮声震动不觉的同时,炮口喷射出橘红色的火焰以及青白色的硝烟。

    远处,原本平静的倭国小野联队阵地,被炸起的灰色泥土覆盖。

    粗如五六岁小孩手臂粗细的树枝,直接被炸断,被抬上天空,然后重重砸在了一些倒霉鬼身上。

    惨叫声不断,大甘河,怒吼炮火声以及人临时之前的那种绝望,冲刺着方圆几百里的领土。

    轰轰轰

    王陵早已经在开火的时候已经返回到距离炮兵阵地后面将近五十米的掩体内。

    此刻见到那被覆盖的倭国清军阵地以及早就被炸的粉碎的倭**旗,王陵冷笑一声对边上的张庆道:“传令下去。五分钟后,炮火延伸。”什么?五分钟后。张庆惊讶的看了下面前的王陵,再次看向远处的大甘河倭**队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