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千古第一阴险小人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雾气参合中人体汗臭味道以及河水中升腾起来的水雾,融合在一起,飘散在了空中,久久不能散去。

    远处拐角处,几匹快马在官道上迅速分奔,行走总的士兵见到那领头的人披上黑色披风,自动让开道路来,让这支骑兵率先通过。

    黑色披风、淡绿色军服,在整个军队中能够披黑色披风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楚军大帅王陵。

    来的人,正是王陵,而这支行军队列,正是前往海城,准备加入收复海城战役的清军楚军以及刘盛休的一部分。

    “于&p;p;;一声吆喝,王陵拉扯了下马匹,快速奔跑的马匹停留下来的同时,看着正在急行军的士兵,王陵冷峻的双眼,居然皱起眉头来。

    出门没有看黄历,本来以为这秋天,就算是狂风大作,也不应该有雨水的出现,谁知道,大军刚出城奉天不到十五公里,那大雨就如同冰雹一样砸了下来。

    将近两万人马,没有任何准备,全部成为了落汤鸡。让雨水浇了个透。

    冰凉的感觉传入到王陵身上,马匹上的王陵取下自己的军帽看了下,都已经淋透了,那帽子在滴滴答答的滴水。

    更为严重的是,这条官道是建设在群山的两边,雨水刚过,凉风吹拂,让整个大军更是瑟瑟发抖。不能在行军了,如果强制行军,恐怕到了海城,已经是全部成为病秧子了,哆嗦一阵的王陵扭头看向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张庆道:“张庆,传令下去,就地驻扎,让各营立即升起篝火,将衣服全部烤干在

    行军,另外,吩咐炊事班人员,昨晚饭菜后稍微辛苦一下,熬制姜汤出来,必须要保证每人有一水壶的姜汤。”张庆早就冷的嘴唇发紫,听到这话,他就要调转马匹去传达军令,而边上的刘盛休皱眉一下上前道:“大帅,当前我们才离开奉天不久,如果奉天方向的间谍知道我们行军方向,恐怕会让山县有朋知道

    ,你看我们是不是先行军一段距离在说。”

    嘿嘿,王陵嬉笑一声看向面前的刘盛休道:“放心吧,他们只能够知道我们出了奉天,但是不会知道我们去哪里?”

    这是为何?刘盛休一脸疑惑的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王陵。

    出了盛京后,他就接到大军立即行军的消息,对于这样的军令,刘盛休没有任何反对,毕竟奉天那边,可是有倭国方面的间谍,如果不快速行军,到时候就能够暴露。

    如今,大军才往辽河方向行军不到二十公里的位置,大帅就下令休息,这不是给了倭国间谍查探的时间。

    张庆见到刘盛休双眼那充满迷茫的眼神,当即笑道:“刘总兵,你恐怕还不知道,就在我们大军出发后,奉天城已经在大帅的命令下,四门全部封闭三天,任何人不得出入。”

    这个?刘盛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真的没有想到,大帅居然在离开的时候发出了这个命令来。

    这命令看起来十分简单,但是却直接将奉天和外界隔离开来,就算倭国方面的间谍知道大军出去,但是却不知道大军究竟去的是什么地方,这么以来,山县有朋根本就摸不到这其中关键点。王陵也是以防不测。根据张庆的汇报,这奉天城是铁定有倭国方面的奸细,只是目前还探查不出来,这些人是谁,军中的将领。官员,甚至是百姓,都有可能是倭国的间谍,以防不测,他只能在离开

    的时候,让宋庆立即关闭城门,并且三天后才能够开启。

    这么以来,就算断了倭国方面想要知道自己真正意图的存在。

    “现在明白了吧,因此我们有的是时间,去执行命令吧。”嬉笑一番的王陵露出嘚瑟笑容道。

    高明中有一种奸诈,刘盛休咽下一口唾沫,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是诡计多端,可是在面前的王陵面前,自己所知道的,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东西,上不得台面。

    还好,我不是他的敌人,不然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刘盛休咽下一口唾沫,转身去传达军令。

    篝火燃烧起来,周围阴冷的气温开始被篝火驱散,整个官道上,到处都是脱的光嘻嘻的清军士兵。

    这军中当前全部都是男人,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王陵更是脱光自己的衣服,斜躺在简单架设起来的行军床上,等候着衣服的烘干。

    两个小时后,士兵的衣服已经全部烤干,再次穿在身上,在没有那一阵阴冷的感觉。

    张庆将一个水壶递给了王陵。

    王陵解开盖子,一股刺鼻的生姜味道从里面飘散出来,喝了一口,一阵辛辣的味道钻入到嘴巴里面。

    驱寒最有效的东西,王陵捏紧盖子看向面前的张庆道:“没人都有吧。”

    “老大,都有,盛军那边也都发放下去了。”张庆应了声道。

    既然已经发放下去,这大家也休息的差不多,王陵扭头看了下天空,这才不过下午两点的时间,而天空中,那太阳已经冲破了云雾,不在如同早晨那般阴沉。

    “抓紧时间行军吧,我们要最快的速度,和依克唐阿在牛庄汇合。”站起来,将水壶递给张庆,王陵说了一声,翻身再次上了马匹,率先往前而去

    军队再次开始行军。众人因为包餐一顿,在加上衣服已经干了,那行军速度,也开始加快。

    而相对大军行军欢快的笑容,此刻在辽阳司令部书房的第一军司令山县有朋,却是一头雾水的坐在椅子中不同揉动着自己的太阳穴。

    发疼,他的脑袋总感觉到隐隐发疼,而造成自己头疼的原因,正是王陵那个卑鄙小人。

    自从小泉告诉为何查探不出来王陵动静后,山县有朋心中就有一种悔恨,自己怎么就跟这样卑鄙的人做了对手。

    为了不让自己知道他的行踪,居然卑鄙的封闭了奉天,不让任何人出入。卑鄙,这简直就是不顾百姓死活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