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不耐烦的首相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面色不善啊,丁汝昌和许寿山皱起眉头看向已经来到自己旁边椅子上坐下的琅威理。

    许寿山更是疑惑的将手中的茶杯放在铺满了绿色绸缎上的桌子上疑惑问道:“怎么了,大帅的电文应该来说是好事情,怎么看起来,你并不是十分高兴。”如何能够高兴的起来,琅威理叹息一声,翻动一下白眼将手中的电文递给许寿山道:“大帅命令,放过联合舰队。不对他们展开攻击,另外,为了让伊冬放心出去,我们福建水师要找一个借口出去,让

    他们离开。”

    噗虽然说已经放下茶杯,但是他嘴巴里面的茶水并没有咽下去,听琅威理这么一说,在也忍受不了的许寿山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惊恐问道:“大帅这是什么意思,如今可是要消灭联合舰队最好的时候,可

    是他却让我们放过不说,还给他打开方便之门,我们是佛爷啊还是天使。”

    许寿山不理解,万分不理解,自己接到破译电文的时候,是多么欣喜,一想到自己又能够再亲手将倭国的舰队第二次打掉,那内心中的激动,是无法说出来。

    气势汹汹,自信爆棚的跟丁汝昌研究作战计划,如今都已经快要研究完毕,就等联合舰队出来就动手,可是大帅电文,却是不打了。

    许寿山不能理解,丁汝昌更加不理解,没有做出喷出茶水的冲动,但那紧凑的眉头,也将丁汝昌的心情全部表露出来。

    “你是不是收错了电文?”丁汝昌沉思一下问道琅威理。

    绝对不会,自己已经发电回去询问,的确是大帅的意思。琅威理微微摇头。

    两人见到琅威理摇头,心中一阵叹息。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既然大帅的命令是放过联合舰队,然他们出门,许寿山和丁汝昌就算有太多的不甘心,也只能执行上面的命令。

    一天后,威海码头,福建水师左宗棠号以及五艘巡洋舰出海,往上海方面移动,而水师提督衙门发出的电文,是去上海护航一批弹药以及粮草过来。

    “司令官阁下。”黄昏的灯光浑浊的照射在旅顺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部,夕阳已经落下,远处的天空,不过还剩下一抹血红。

    刺耳夹带兴奋的叫喊声,传入到正抱起双手,站在窗户面前看着远处舰队行驶的伊冬耳内。

    小村在大鹿岛已经战死,目前的参谋长任命也已经出来了,是曾经吉野号舰长兼任现在卜拉德铁甲舰管带河源要一。

    “河源君,你怎么如此神色?”转身的伊冬皱眉问道。河源要一是死里逃生,当初吉野爆炸的时候,他正在舰桥,被冲击波给狠狠的抬起来,砸向了海面,当场就将他砸的七晕八素的,好在他运气好,刚好落在一艘救生艇面前。被上面的水兵救起来后随

    即来到了高千穗上捡回了一条狗命。就算这样,他的左眼还是让弹片打瞎,现在已经只有一只眼睛的他,只能是用一块黑色的抹布遮挡了自己的左眼,成为独眼龙。

    河源要一脸色有些抽抽,他一旦激动,左眼就会出现疼痛。

    但是面对自己手中的电文,他依旧还是压制不下来道:“司令官阁下,威海密电,福建水师主力在今日中午南下。”

    什么?伊冬扑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夹带着疑惑将电文接过来。

    真的假的?看完电文,移动皱起眉头来,他有些担忧,这份电文的真伪性。

    太巧合,实在太巧合,巧合的让人害怕。

    自己正在寻找机会出海,而福建水师恰恰就在这个时候离开,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王陵一向狡诈,他是不是在吸引自己,让自己出去,然后福建水师迅速返回,将自己全歼。

    不能大意,绝对不能大意,心中有一个讯号在脑海中迅速出现这是一个出动的最好时间,但伊冬依旧还是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得如此冲动。

    “情况属实嘛?”已经平静下来的伊冬皱起眉头问道。

    情况是不是属实这不清楚,但是根据威海水师提督府那边传来的消息,情况就是这样。河源要一十分明白当前舰队所处的情况,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不然万劫不复。

    稍微沉思,在加上伊冬的不敢确定,河源要一上前道:“要不我再查明一下。”

    “嗯,一定要万无一失,我们这次赌不起。”伊冬颔首点头道。

    东京,大本营,从窗户外照射过来的阳光直接射到案桌上,坐在案桌椅子上的伊藤博文一脸不满意的端起茶杯盯住桌子上的电文。

    心中有一万的怒火。

    自己连续两封电文催促联合舰队迅速返回佐世保,护送第三军去平壤,可是电文去了几天的时间,联合舰队根本就没有任何动作,唯独给自己的回电,是等候机会。

    等候机会,联合舰队能够等候,可是陆哪里不能在等候下去。

    陆军现在等候的就是第三军到达然后在山县有朋的指挥下对奉天发起进攻,一天的耽搁,帝国在那边就要多对持一天。

    就要多花费一天的粮食。

    川上操六说的很对,海军目前已经是没有任何的作为,还不如让他们掩护陆军,甚至为了胜利,可以牺牲联合舰队。

    可是这关键时刻,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伊冬居然不停自己的命令。

    这让伊藤博文内心如何接受得了。

    烦闷的伊藤博文愤恨一声端起茶杯,将早已经冰凉的茶水端起来喝掉。

    不曾放下茶杯,关闭的房门已经被推开无神的抬起头,伊藤博文就见一个人走了进来。

    心情已经是不好,但是见到此人一脸和谐的脸色中透露出来一阵欣喜,伊藤博文的老脸如同锅黑一样的看着来人露出不善良的眼光。等那人靠近,平日里定然会让坐下的伊藤博文这次居然没有任何的动作,而是稍微往后靠了靠一脸平静问道:“怎么了?又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