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晕倒的不止一个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这声音可是然正在沉思中的井上馨下了一跳,这一回头,他居然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原本跟随在自己身后的海军大臣桦山资纪居然也晕了,那脑袋重重的打在了地板上。

    这是医院,不是办公室,地面可是没有什么地毯,虽然不至死,但是起码一个大包是难免不了的。

    “还他么的站着,快抢救啊。”井上馨撕心裂肺的叫喊了声,这个时候,周围的几个士兵才慌忙跑了过来,七手八脚的将桦山资纪给抬到旁边的病房内。

    完了完了,一个电文,让两个帝国高层都晕倒在了地上,井上馨都不明白,伊冬这次是怎么办事情的,难道他不知道,这舰队可是花费帝国多少的心血,才将其购买过来的。

    可是现在倒好,购买到了智利舰队,而联合舰队本队却几乎全军覆灭。这还他么的怎么打。几千万日元,值当就他么的白烧了。

    陆奥宗光现在也露出冷汗,当日去和威廉商议取钱的时候,自己曾经信誓旦旦的对威廉保证,帝国一旦获得了这笔钱,购买到了智利的舰队,保证将清国的水师消灭掉。

    可如今,清国的舰队没有被消灭,联合舰队却折损严重,虽然北洋水师已经算是全军覆灭,但是王陵的福建水师,那最大的威胁还健在。这让自己如何交代。

    “井上君,恐怕我们要立即封锁海军作战失败的消息。”陆奥宗光将井上馨拉扯到边上皱眉道。

    为什么?已经心急如焚的井上馨疑惑的看着陆奥宗光,这个时候,不去看首相阁下和海军大臣,谈什么封锁消息,这简直就不分轻重,罪该万死。陆奥宗光见井上馨还是不明白,低声嘟嚷道:“英格兰一旦知道我军战败,很有可能会立即让我们还钱,帝国现在已经是困难重重,如果说英格兰方面现在要我们还钱,这无异于火上浇油,帝国就完了

    。”

    嘶井上馨咽下一口唾沫后看向已经关闭很久的病房,这个事情,本来应该让伊藤博文自己来下达命令,可是如今,他能不能挺过来都是一回事,还谈什么下达命令。

    没有办法了,内心纠结一番的井上馨当即做出决定,立即封锁海军作战失败的消息,特别是不能透露到英格兰哪里。

    威海卫,水师军港码头,身穿军服的王陵总算是见到了丁汝昌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因为今日,已经修复完毕的四艘倭国舰船,已经全部编入到了北洋水师。

    也许是为了打击一下在旅顺的伊冬以及倭国,这四艘舰船,连名字都没有换一下,依旧还是原来的名字,只是曾经的菊花微章,现在已经换成大清的龙头标志。

    至于这四艘舰船的菊花微章,王陵自己留下了一个,一个给了北洋水师,还有一个给了福建水师,另外一个,他派人,给了李鸿章送去,

    也算是告诉李鸿章,自己算是给他在海面报仇了一次。

    “老大,我们是不是该返回奉天了?

    看着已经在往港口外行驶出去的四艘披红挂绿的舰船,张庆来到王陵跟前低声问道。

    海军这边的战局,已经稳定下来,倭国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根本没有因为购买智利舰队因素而让联合舰队的军事力量强大起来,反而是增强了北洋水师的力量。

    不但这样,倭国方面还欠了一屁股的贷款,这些贷款如何去还,那恐怕都不知道。

    是该回去了,战局稳定,旅顺的联合舰队残部当前已经不敢跟自己决战,只能猥琐在了旅顺。这里有丁汝昌和许寿山两人坐镇。自己在这里没有多少作用。

    还不如返回奉天。毕竟前几天消息,在营口的第十二旅团这两日来调动平凡,很有可能是要往海城方向和大岛义昌汇合。

    从当前情况来看,山县有朋定然要对奉天发起攻击,自己早日回去,也算是让全军哟了一个主心骨。

    “嗯,是该回去了,你去告诉许寿山安排一下吧,明日我们返回田庄台。就不在这边待下去了。”王陵笑了下,对身边的张庆道。

    砰

    相对于在威海王陵那自信的笑容,此刻的旅顺联合舰队司令部内,联合舰队司令伊冬却是脸色铁青,青筋暴露的将手中的茶杯狠狠的砸在地上。

    愤怒、沮丧、愤恨、无奈的心情,在伊冬的脸上不停的出现。

    一会笑,一会哭,伊冬如同疯了一般的,再一次将案桌上的一份一个茶杯砸在了地上。

    哐当一声的清脆,已经疲惫的伊冬捏紧自己的拳头,双眼狠狠的看着桌子上的一份电文喷出火来。

    四艘本来属于自己的舰船,在王陵的建议下,名字都不改,全部给了北洋水师,并且在今天中午的时候全部加入北洋水师。

    更为可恨的是,军舰的微章,让王陵如同瓜分什么私人物品一样的全部瓜分了。

    联合舰队的脸,都给丢尽了,帝国的脸,也让自己给丢尽了。

    自从舰队成立以来。帝国哪里受到如此屈辱,形同生命一般的东西,居然然王陵给分了。分了。

    听说,王陵还要将这个东西作为传家宝一样的传承下去。

    这丢脸可不是几年,而是世世代代的丢人,舰队最重要的微章居然让王陵当成传家宝。

    这口气,这种疼,他如何能够忍受的下去。王陵,你不要欺人太甚了。打人不打脸。你他么是将我们连屁股都打,做人不要太缺德了,不,你就不能算是人,你是一个畜生。伊冬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王陵,只能是将畜生这个词语安插在

    了王陵头上。卡骨头已经被捏的啪啪的响,伊冬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该如何跟大本营汇报这个事情,上次失败的事情还没有得到消息,现在又出现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要是传到大本营,自己的命运如何,恐怕只

    有天才知道。

    我该怎么办?伊冬蠕动了下嘴唇闭上眼睛。他心中十分不明白,怎么就遇到了王陵这种妖孽。

    “司令官阁下,威海卫紧急消息,明日王陵将会离开威海卫。”一个沉重的声音传来。扑腾一声,伊冬一下沙发上站起来,捏紧了自己的拳头看向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