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漫天要价的德国军火商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天风这话算是说在了点子上了,当即,王陵就从自己的荷包中取出一份册子后递给了在场的几个人后说道:“这是下一步的训练手册,这其中,陈俊王天风,你们两个以及当初炮台剩下的几个老兵,都是训练过的,但是这不够,我要你们,训练全旅,能不能达到?”

    “旅座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听到这话的几个人当即站起来敬礼说道。”

    好,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点了点头,随后示意大家开始出去训练。

    等到几个人出去后,王陵转身问道面前的张庆后说道:“福建水师那边如何了?”

    福建水师,自从战斗结束后,就全面进入到了休整状态,而福州造船厂,也在开始权利的进行着对战船的维修,如今,除了当初损失最严重的雷纳号还在维修中,其余的几艘军舰,已经加入到了福建水师的阵列。

    可以说,福建水师,目前不但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反而是因为有了法国几艘军舰的加入,还比以前要牛逼一些,吨位还要大,火力还要相对威猛。

    “头,我调查到的情报,左宗棠大人来到福州后,就上书朝廷,罢免了船政大臣何如璋,而是启用了裴阴森来掌管福州船政局。”张庆赶紧上前一步说道。

    听到张庆这话,王陵顿时满意的点了点头,的确,何日璋不怎么懂得船政,他被撤职,这也许是一件好事情,而裴阴森,那可是目前大清国最牛的一个造船专家,虽然说他目前的设计历练,还停留在了一些帆船加上蒸汽机的木制舰船上,但是今后,自己只要稍微的点拨一二,那么,整个福州船政局,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推动。

    但是现在,王陵还不想操心水师的问题,水师毕竟是船政方面,如果自己插手,那么自己肯定会遭受到左宗棠的猜疑,自己可不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让左宗棠把自己给下了。

    “嗯,留意一下就可以了,对了,你要抓紧查一下法军的动向,特别是法军远东舰队,这都他么的一个多月没有什么动静了,我都有些担心,是不是他们被我们打怕了,根本就不敢出来。

    “头放心,我已经安排人员出去了。”张庆笑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有了张庆这句话,王陵顿时满意的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然而还没有等到自己舒服的将腿在桌子上,王陵就听到外面响起了一个声音:“你这旅长可是过的潇洒啊。”

    我草,王德榜,听到这个声音的王陵当即跳了起来,随后笑呵呵的看着已经身穿副将军服走了进来的王德榜。

    王德榜,现在和王陵已经是如同哥们一样的人,当初,王德榜对于王陵是有排斥态度的,毕竟他做了不少出格的事情,比如说这私自修改军服就是一条,可是,自从王陵在兵营的那一幕,王德榜转变了对王陵的看法,现在整个福州军中,甚至是楚军中,和王陵关系最好的,也就是王德榜。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一直在大帅身边嘛?”王陵看了一下大咧咧走进来的王德榜,顿时抬头问道。

    王德榜笑了一下后说道:“我不想来,是大帅让我来找你回去的?”

    大帅找我,我这段时间好像也没有惹他吧,听到这话的王陵皱起眉头,一脸懵逼。

    王德榜见到王陵不明白,顿时笑了一下后说道:“一个月前,你说了你的士兵全部要使用德国的毛瑟步枪,因此大帅就邀请了当时协助过大帅的德国技师福克,从伤害来福建。

    而福克在得到左宗棠的书信后,也没有推迟,而是带上了一行人来福建,想要知道左宗棠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情。

    当左宗棠告诉是要购买军火后,福克到是大方,不过那价格,提高的实在是太快,达到了一杆枪支要五两银子,而且这还是空枪,子弹还要另外的购买。

    这枪支,已经是高出了平常价格的三倍多了,这福克可是他么的想要将左宗棠当成傻逼宰啊。听到王德榜说完,王陵顿时皱起眉头想了一下后顿时说道:“走,我去会会一下这个不要脸的狂徒,麻蛋的,老子们又不是金库,他想要多少就多少,反天了还。”王陵说完,抓起自己放置在桌子上的帽子后扣在自己的头上,随后转身跟随着王德榜走了出去。

    福州总督府,身穿便服的左宗棠无奈的坐在了一个石凳上,不停的唉声天气,而在他旁边,一个身穿二品管带,肚子微微鼓起的人,也焦急的看着面前的左宗棠。

    这个人,可以说是左宗棠的钱袋子,他就是胡雪岩,胡雪岩一直来,就秉承着大树地下好乘凉的规矩,抱住了左宗棠这一颗大树,在给自己赚取利益的时候,同时也给左宗棠支持,左宗棠虽然说对于商人是有些不满意的,但是他因为也要依靠胡雪岩,因此交往十分的密切。

    这一次,胡雪岩也是听了左宗棠的召见,来到的福州,顺便的,也带来了大量的银子,准备给左宗棠的新军采购军火。

    可是,等他来到这里后,和洋人福克打交道几次后,都是碰壁,福克根本就他么的不给自己任何的面子,自己嘴巴都说干了,依旧是没有任何的作用,五两,就是五两。说什么都不降价,这可是把胡雪岩气的不轻。

    而左宗棠在得到这个事情后,也跟福气进行了一次交流,可是福克,似乎是看中了这是一笔大单子,而且必须要这笔枪支不可,顿时也就不在估计以前的友情,开始漫天要价。

    “大人,新军三千多士兵,到现在还欠缺一千多枪支啊,可是福克要价那么高,我们如何才能够得到呢?”等到左宗棠喝下了茶水,胡雪岩顿时有些郁闷的说道。

    左宗棠听到这话,顿时叹息了一口气,他知道目前的困难,因此,今天让王德彪去找王陵,就是想问一下王陵,能不能换一种武器,这毛瑟,实在太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