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钱打了水票的倭国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李鸿章见到杨士骧出去,心中的怨恨也已经消失。

    他虽然知道这是王陵的一种计谋,让北洋水师来今后牵制北极熊从海面攻击的堡垒。

    不过这个计谋,李鸿章十分乐意去接受。

    北洋水师成立的目的,不单单是为了倭国,而且也这里面也是有北极熊的原因。

    自己烦闷的,也是在想,这场战争,就算那是自己赢了这场战争,但是已经破灭的北洋水师,却无法在应对北极熊。如今,王陵给了自己四艘舰船,那四艘舰船的数据,他也是稍微有所耳闻,和自己沉没的几艘舰船相比,已经是好了好几倍。毕竟都是新的战船,航速,火力装甲,都不是以前的舰船能够相提并论的

    。

    怎么说来,自己这次都赚了,也同时有了一定的实力,对抗北极熊到时候从海上的攻击。

    李鸿章绝对能够想到这一点,其实王陵早已经清楚。

    此刻的王陵,正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品茶,而在他边上,张庆和庹茂兰似乎是带着一丝的埋怨看着王陵。

    两人之所以如此埋怨,就在于刚才,王陵已经将自己将舰船全部给北洋水师的目的说明,李鸿章定然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两人埋怨的就是这点,既然王陵都已经知道,那李鸿章会不会接受,或者今后会不会给福建水师开战,如果今后福建水师和北洋水师交战后,那今天,王陵就算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毕竟北洋水师已经几乎覆灭,而再次恢复过来,那都是王陵的错。

    “老大,你既然明白还给人家,如果老头不领情,到时候让北洋水师跟我们作战,我们可是真的狼入虎口,帮错人了。”张庆依旧有些不满意对王陵道。王陵嘻嘻一笑放下手中茶杯道:“放心吧,这个事情,他会接受,毕竟他也在担心着北极熊那边的问题。我们大可不用担心。当前我们只要结束了这场战争后,就有充足的时间去发展。北洋水师虽然目

    前增加了几艘军舰,但是战争结束后,我们也会添加新式军舰,这么以来,我们依旧是占据上风的。”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够说什么。”庹茂兰嘟嚷一声后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王陵道:“我们是不是该回奉天了。”

    回奉天,这个事情还真的不用着急,还是等候两天在说,毕竟伊冬那边现在如此平静,反而是让自己感觉到担忧。

    “在等两天在说,咱们先看看东京方面是什么情况在说。”想了下的王陵道。

    嘿嘿,张庆笑了两声:“恐怕现在,伊藤博文已经开始在摔茶杯了。”

    刚才,他接到一份电文,从旅顺方面传出了一份电波,那电波虽然没有破译出来,但是不管从哪里来说,都是送到东京的。

    至于为什么现在才送,张庆已经在下令,让情报局在旅顺的人迅速查明。

    旅顺军港,联合舰队司令部,就设置在了曾经的水师提督府。

    提督府有有一个单独的房间,从这里看过去。能够清楚的看到港口的情况。

    联合舰队司令伊冬,面容憔悴的端起一杯红酒,一脸愤世嫉俗的看着远处停泊在港口的军舰。

    他心中都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帝国花费大价钱买来的军舰,就是是帮助了自己,还是将自己给坑了。

    大本营让自己带领联合舰队主力去接应从横须贺出来舰队。舰队是接回来了,可是如今呢,联合舰队本队却是损失惨重,帝国当年筹款贷款呕心沥血建造起来的三景舰全部沉没、吉野被打沉。秋津州、比叡、扶桑、甚至是属于第二分队的林则号也让王陵给俘

    虏了过去。

    这他们的,这和没有购买军舰有什么区别,现在还不是原来的那些舰船。帝国本土舰队,就他么的剩下了高千穗、八重山以及几艘炮艇而已,其他的都已经让北洋水师和福建水师联手给收拾了。

    也就是说,虽然帝国购买了七艘舰船,但是目前算起来,帝国根本就没有增加任何一艘,一切又似乎回到了原点。不过稍微让自己感觉到安慰的是,被北洋水师俘虏的那几艘舰船,都是已经落后很久的舰船,而这次补充的,一艘战船,就能够当成两艘比叡号。更为让人欣慰的是,自己目前也是有了一艘铁甲舰。

    这算起来,似乎也是比原来的联合舰队强大不久。

    而且福建水师和北洋水师损失战船也不在少数。和自己差不多,也就是随后,北洋水师几乎已经被自己的联合舰队打残,已经对自己没有任何危害。

    不管如何,伊冬心中都不痛快,亏了,这场海战,自己怎么算起来都亏。

    本来如此重要的事情,应该回来就要通知帝国大本营汇报这次的情况。

    可是关键时刻,他么的电报局居然坏了,坏了,如此重要的时候,电报局居然坏掉了。没有办法,只能在今天,才将电文发送出去。

    哎

    叹息一口气,伊冬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心烦,他不知道,大本营要是得到这个消息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首相阁下,会不会因为这个事情而气的晕厥。

    哎,唉声叹气的伊冬,无可奈何的走到一边的沙发上躺下伸出手来揉动着自己手中的太阳穴。一想到这个事情,他心中就难受。

    感觉到自己总是对不起帝国。让帝国折损这么多的战船。

    悲痛。沮丧,一下爬满伊冬头上,不到片刻,他就已经入睡。

    东京街头,一辆黑色的马车正不顾一切的往街头上猛冲。马匹太快,在街道上的几个来不及躲避的行人都给撞翻。

    撞人的马车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而是迅速往大本营飞奔而去。

    吱嘎一声,马车停靠下来。随即从上面跳下来一个人。

    这人手中拿起了一份电文,也不知道是道路不平,还是被手中的电文给吓的,居然扑的一个狗吃屎的扑倒在地上发出扑通一声。那声音,可是让整个院子中行走的人看的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