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全给北洋水师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老大。你在想什么?见到王陵那双陷入沉思的双眼,张庆拉扯了下问道。

    反应过来的王陵再次看向远处的几艘投降的倭国舰船片刻,随即转身看向身边的张庆。庹茂兰以及琅威理。片刻后,王陵深吸一口气道:“这次北洋水师为海战的胜利,可谓是付出了太大,主力舰船几乎损失一干二净,定远恐怕没有两个月的时间,也无法参加战斗,北洋水师是老头子的心头肉,这一场战斗

    要是让他知道差不多打光了,有些过意不去。”

    庹茂兰听王陵说到这里,内心已经大概知道,王陵是想要干什么。

    稍微沉思,庹茂兰指了下远处的舰船道:“你是想将这次俘获的倭国联合舰队的舰船全部给北洋水师吧。”

    王陵不反对,而是应了声后道:“我有这个打算。”“老大,不行啊,那些舰船,大部分都是新的啊,战斗力丝毫不亚于我军的振武号,就算是比较垃圾的比叡号,也是有两千多吨啊,这都已经达到了原本致远号的吨位甚至还强于致远的火力,这支舰船

    ,如果加入我福建水师,那对于我们的发展,是有很大的好处,可是你现在要将他们全部给北洋水师,这这个我想不通。”

    哎第一次,王陵没有对张庆进行呵斥,而是指了下身后的司令台后示意到里面去说。

    王陵也不想这样,但是,老头子在这场战争中,付出了太多,总不能让他一直这么吃亏。自己的军队在辽东,要什么给什么,这都是老头子一手下达的军令,自己要知道感恩,另外,老头子对自己的信任,将自己最好的宝贝北洋水师都交给自己统领,如果北洋水师这次战斗的损失要是传

    入到李鸿章手中,估计这老头子要大病一场。

    这是自己的私事,而另外一点,那就是公事。

    北洋水师,不是覆灭的时候,不但不能覆灭,而且今后还要有所壮大。

    这里面牵涉的原因,王陵也不想给自己的亲信隐瞒。

    在场的,那一个,都是自己的亲信将领。没有一个外人。

    留下北洋水师,恢复他们的战斗力,这最重要的目的,那就是牵制,牵制北面的北极熊。

    北极熊的太平洋水师可是要比倭国的联合舰队厉害得多,而且那海参崴是一个天然的港口,周围更是炮台众多,北极熊窥视东北日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甚至比倭国还要早。

    早在康熙的时候,他们就有野心,不过让康熙一顿收拾老实了一百多年,随后又不老实,连骗带抢的,到现在已经吃掉了大清国一百多万了。还不死心,还想要吃东北。

    开玩笑,自己现在没有让你们吐出来就不错了,还想在来吃。这怎么可能的事情。自己早就有了打算,这场和倭国的战斗结束后,自己不管如何,都要在高丽驻扎军队,不管他答应不答应,都要驻扎,而且要在仁川建设海军基地,今后和北洋水师互为犄角,谁敢从北面过来,就他

    么的打谁。至于倭国那边,自己会想法将他引入和北极熊死磕,联合起来搞死他北极熊。

    要实现这个计划,首先就要保证北洋水师当前的要有战斗力。

    而倭国联合舰队,也不能打过分了,真要是打绝了,到时候谁来给自己当替死鬼,给北极熊死磕去。

    旅顺的联合舰队,顶天还能够消灭他三艘,其余的都不能打。

    有利有弊,倭国仇恨心里很强大,说不好今后还会跟自己作战,有北洋水师在,他就不敢轻举妄动。

    “你们明白了吧。”说出自己的意思,王陵抬起头看向陷入到沉思中的人后开口道。

    明白了,这是在为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开始做出部署了。

    “老大,我明白了,是我看的太肤浅,我会立即让情报局改变目标,将注意力方向放入到北极熊方面。”张庆已经反应过来。

    倭国在这场战争结束后,短时间内不会是大清的威胁,下一个威胁,那就是北极熊,让情报署率先摸摸底,这也是自己情报局该做的事情。

    嗯,对于张庆的反应,王陵当即点头道:“很好,就是要该这样,记住了,那东北六十四屯。库页岛方面也不要给我落下了,那些是我的,还有西伯利亚也是我的,早晚我都要拿回来。”

    大咧咧的,王陵毫不在乎的说出自己心中的意思。

    威海卫,出海几天的北洋水师和福建水师再次返回。

    水师提督衙门,因为这场战斗的顺利,王陵特意交代在今天举办一场庆祝大会。

    水师衙门院落中,已经是坐满了人。

    左右看了一圈,王陵却没有发现丁汝昌的踪迹。从刘步蟾哪里打听,丁汝昌似乎是将自己关在了房门中,不让任何人去打扰。

    打听到这个情况,王陵心中估计知道丁汝昌是不知道如何给李鸿章汇报这次情况,也在为北洋水师损失严重的事情感觉到揪心。

    稍微应酬两下,王陵肚子一人拿起一坛子酒水直接来到了丁汝昌的房间。

    更加的消瘦了,在加上昨日一战,定远舰受到重创,丁汝昌更是手臂被弹片割上,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怎么,是不是在想北洋水师这次损失严重的问题?”见到丁汝昌一言不发的坐在书房椅子上,王陵走过去打开了坛子上的封泥后问道。

    丁汝昌蠕动了下嘴唇,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从眼角流出一行热泪。

    他感觉到自己对不起李鸿章,李鸿章将水师交给自己,可是如今,折损的七七。已经达到了覆灭的情况。

    他真不知道,该如何给李鸿章交代。

    “别在担心了,虽然说这次你们损失了惨重,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更何况,这次我们俘获了四艘倭国的舰船,那每一艘,我向来,都要比你曾经的几艘舰船要强大的多啊。”“大帅。”丁汝昌颤巍巍的抬起头,双眼有些激动的看着面前的王陵。他似乎感觉到王陵是要告诉自己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