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谁挂司令旗就打谁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吉野号正在用十五节的航速从西北方向往西南方向移动。那不时喷射出来的一排火炮,让王陵恨的咬牙切齿。

    定远是北洋水师主力舰船,同时也是北洋水师的军魂,伊冬定然是看到这个定远舰的作用,居然不顾其余舰船的射击,全速打击北洋水师定远舰。

    “开上去,用左宗棠号给定远遮挡炮火。”没有任何犹豫王陵直接下达清楚的军令。

    呜呜呜

    左宗棠号迅速冲到了前面,将左宗棠号舰船直接用粗壮的身体给遮挡起来。

    一百多米的左宗棠号如同老母鸡一样,呼啦一下在定远五十米的地方直接来个紧急大转弯。将定远舰遮挡的严严实实,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定远舰。

    转弯过后,王陵再次看去,定远舰此刻的大火还是没有任何扑灭的意思,也不知道丁汝昌是不是发狠,居然还在往前面冲击。

    “打旗语,告诉定远,退下灭火。”也许看出丁汝昌今日是抱必死的心思要跟联合舰队决议施死战。王陵清楚下达军令。

    丁汝昌的确已经有心求死。黄海一战,他被朝廷说成不作为,更是被一些不明白当时情况的人说成贪生怕死。

    他从来就没有畏惧过死,更没有想到逃命的一次。

    那一场战斗,是他内心的疼,五艘战船全部沉没,多少士兵,牺牲在了黄海。这一次,再次遇到联合舰队,他就没有想到在回去。而是要咬住联合舰队,将他们拖下去埋葬。

    已经一心求死,还有什么估计,定远舰硬是冒着熊熊大火,依旧往前冲。

    “军门,大帅发来旗语,让我们立即退下,不然军法从事。”刘步蟾拱手对站在舰桥上的丁汝昌道。

    哎。丁汝昌很想冲上去,但是既然是军令,他也无可奈何,只能道:“听大帅的,立即退出灭火,然后在回来,给我狠狠的打他们。”

    轰轰轰

    定远的撤离,左宗棠号随即陷入到炮火攻击中。

    就算是皮糙肉厚,左宗棠号也让对方打的燃烧起来大火。

    尾部中弹,两门尾炮损失一门,现在就一门在使用中。

    “大帅,我左宗棠号中弹五十来发,船舱受到磨损。一发炮弹集中我锅炉,摧毁一部分动力如今我左宗棠号指能够用十二节的速度。”琅威理一阵小跑来到王陵面前。

    王陵听清楚汇报,扭头看去,左宗棠号的二号桅杆现在都已经被打断。甲板更是已经出现不少尸体,而士兵,正迅速将尸体推到一边,将受伤的人往军医处送去。“联合舰队火力当中,以吉野和卜拉德火力最猛,航速最快,而其中吉野更是北洋水师心中的一到刺,今日他有悬挂上指挥旗,只要我们先打沉吉野,那大局可定一半。”王陵指着远处的吉野号:“打旗

    语,各舰立即瞄准吉野,打沉他。”

    打沉吉野的旗语开始传达下去。

    卡卡卡

    不止是福建水师,就算是北洋水师剩下的舰船,也开始迅速调动炮口,不估计其他联合舰队攻击,全部瞄准吉野。

    “开炮。”眼见装填完毕,王陵狠狠挥动手臂,怒目圆睁的看着远处嚣张快速奔跑的吉野号。

    轰轰轰

    跑得快,的确是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当福建水师决定要收拾你的时候,就算再快,也没有炮弹快,更不要说,北洋水师的舰船也全部加入到了其中。

    轰轰将近十几颗炮弹,结结实实的打在吉野号。“你他么的到是跑啊,不是很快嘛,眼看浓烟滚滚的吉野号居然降下航速,王陵咒骂一声后扭头看着面前的琅威理道:“去,给他一炮,打沉他,我就看看今天他伊冬要换多少指挥舰他敢挂一艘,就

    给我打一艘。”

    轰。左宗棠号主炮再次发出齐射。五门主炮夹带着上百公斤的炮弹飞向远处的吉野号。

    一发炮弹直接打入到吉野号锅炉爆炸,算是彻底将吉野号给打废,在海面上兜圈。

    吉野号舰桥,灰头土脸的伊冬。正在几个参谋的拉扯下,往甲板上冲。

    吉野完了任何人都知道,身为联合舰队司令官,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事情,刚才,吉野已经发出信号,让距离吉野最近的严岛号赶紧过来接人。

    半推半迁就的,伊冬上了救生艇后,迅速往不远处的严岛狼狈爬了过去。

    丢人,伊东感觉到好丢脸,这才开战一个小时,自己换了两艘舰船了他可是不希望,在会换第三艘。

    “报告。严岛号升起指挥旗。”左宗棠号瞭望台。瞭望兵再次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正在观赏着尾巴都已经翘起海面吉野的王陵听到这一声,赶紧的转移到了严岛方向后冷哼一声扭头道:“给我传令,从现在开始,对方谁他么的要是敢给我挂司令旗,就给我打谁,我要打的他不敢挂为

    止。”

    哐当一声,炮弹再次装填完毕,又一次齐射,原本对准桥立的左宗棠号,黑压压的将炮弹往严岛号打。

    怎么又打我。伊冬气喘吁吁的站在舰桥上惊魂未定的,一阵排山倒海的爆炸,就在严岛号周围爆炸。虽然说没有谁打中自己但是那阵列可是吓人的紧张。

    走哪里打哪里啊,真他们的,那清国方面是谁在指挥,还要脸不要脸,心中一阵阵的咒骂,伊东不敢在舰桥待下去,而是迅速来到司令塔内指挥。

    参谋长小村刚才让横飞的弹片给敲打了下,现在如同木乃伊一样的站在伊冬身后。看着远处密集打来的炮火,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因此拉了下伊冬的衣服道:“司令官阁下,清军显然是冲我们司令旗来的,不管我们司令旗悬挂在哪里,他们就会打在哪里,当前已经混乱了,为了不

    暴露目标,我们应该将指挥旗取下来。不暴露指挥船的位置,而是跟清国一场乱战。”

    “去你大爷的。”伊冬不等小村说完。抬手就是一巴掌。这降下司令旗,那就是意味着怕了他福建水师和北洋水师,现在自己可是人多势众,还怕他怎么的,可叹自己的这个参谋长居然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来。如何不让自己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