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震慑楚军

作品:《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左宗棠从椅子上站起来,往前走动了几步,他的目光,似乎是出现了一丝的红润。不但是他,就连在他身后的王德榜,以及各营统领,似乎都往前面移动了一步。

    王陵观看了一下这些人的表情,有的人,表情似乎苍白,更多的,却是吃惊。

    王陵早就从张庆哪里知道,这群人,这一个月来,没有少在左宗棠哪里去告自己的状,而左宗棠,可是顶住了巨大的压力,才没有让这群人来这里闹事,没有上书京城,不然的话,自己训练这支军队的计划,估计就要全盘落空。

    平静的步伐,刚才整齐的踏步声再次归于平静,片刻后,后面再一次的出现了一队士兵。

    这群士兵手中,横端着毛瑟步枪,步枪上面的刺刀,在阳光的映照下,散发出来一阵阵的寒光。

    再一次的正步踏过,左宗棠的嘴唇已经有了一些颤抖,虽然这和前面过去的队列,不过是多了一把枪支,但是这却更加有了威武之师的味道。

    “向右看。”又是一声呐喊。

    哇点将台上出现了惊呼声,就在刚才,他们见到,过来的这对步兵,在听到口号后,居然同时的将肩膀上的步枪一下子倾斜下来,对准前面,那声音,如同一个人在做一样。

    强军。左宗棠嘴角颤抖的看着踏步过去的士兵后,往前走动了两步,默默不语的,看着新进的方队。

    等到下一个方队通过的时候,左宗棠也居然学着前面两个带队士兵的姿势,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他真没有想到,王陵真的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训练出来了这么一支军队,这支军队,不要说后面的战斗力,就算是现在,从福建几万兵马中,都找不出来,甚至是在李鸿章的淮军中,估计也找不到这样的兵力存在。

    哒哒哒一阵马蹄声响起,沉思的左宗棠抬起头看了一下,不远处,一百多的骑兵正快速的往这边疑惑,他们的手中,明亮的马刀,正散发出来阵寒光,而在他们背上,依旧写背上了一把枪支,不是毛瑟,而是从法军哪里缴获过来的步枪。

    其实王陵组建骑兵营的时候,想要的是马枪,可是,这个时候,他找不到,最终只能用从法军哪里缴获过来的武器中拿来充数。

    吱嘎一阵咕噜的声音响起,骑兵过后,出现了让整个点将台上都有些羡慕的炮兵。

    左宗棠没有食言,给了王陵九门火炮。这九门火炮,可是他花费了大价钱买到的。

    “大帅,今日观摩,你可还顺心?”第一旅军营大帐,身穿军服的王陵看了一下站在左宗棠两边的十几个将领后,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坐在帅帐中间椅子上品茶的左宗棠问道。

    左宗棠看了一下面前的王陵,随后放下自己的茶杯后说道:“老夫很满意,我早先甚至和在场的将领,都不敢相信,你能够真的训练出来这么一支军队,本来,你在私自改变军服的时候,就有将军来我这里告你,但是老夫既然给了你一个月,就给你一个月,谁叫老夫答应不插手这个事情。”

    那就好,听到这话的王陵当即伸长了自己的脖子后说道:“大帅,既然你已经满意了,你看是不是该把东西还给我了。”

    王陵时刻都在想投名状的事情,当初他给左宗棠签署了一份投名状,要是不合格要砍头,如今既然左宗棠满意的话,就该兑现,将这个还给自己,不然自己睡觉都不踏实。

    左宗棠一听这话,顿时就明白了王陵说的是什么,当即他点了点头后从自己的衣袖中取出了王陵的投名状后说道:“本来今天是要用这个将你法办的,但是既然你已经完成了任务,所以就没有作用了。”

    那就好啊,听到这话的王陵憨笑了一下,正要上去接过来。

    然而还没有走几步,他就见到左宗棠居然将那东西再一次的放入到了衣袖中。

    这是几个意思?见到这一幕的王陵一脸懵逼的看着左宗棠,他有些不明白,左宗棠干嘛又将这个东西给要回去了。

    “大帅,你这是什么个意思?”王陵现在是左宗棠的宝贝,因此说话也有些直接,他见到左宗棠将东西放回去了,顿时眨眨眼睛问道。

    左宗棠笑了一下,随后笑呵呵的说道:“这个东西我要留下,也许今后那天你要是不听话了的话,我也好拿下你的狗头。”

    噗王陵听到这话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这左宗棠不是给自己耍赖不是,自己都已经训练出来了一个旅的兵力,还要自己怎么做才满意。

    “大帅,有事好商量,好商量,你别走啊你。”左宗棠不管王陵在哪里懵逼,说完这话后就起身准备离开。

    等到左宗棠都已经出了大厅王陵才追了出去,他要用一切的机会,追回那个东西,不过看起来希望十分的渺茫,左宗棠直接就走出了军营大门。

    最终,王陵也没有得到那张投名状。

    麻蛋的,夜晚,星空云,王陵坐在台阶上,不停的咒骂着。而一边的张庆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后说道:“头,你看起来不高兴啊,不就是一张纸嘛,如果大帅真的要砍了你狗头,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哪里还需要什么投名状。”

    “你才狗头,你全家都是狗头。”王陵本来就心中有气愤,左宗棠说自己是狗头,那是荣幸,可是张庆还说自己的是狗头,那就太不像话了,如同爆发一样的王陵当即将张庆骂的是狗血淋头。

    骂完后,王陵顺势的躺在了台阶面前后仔细想了一下,的确,如果左宗棠真要自己的狗人头,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自己何必去担心这个。

    想明白的王陵深吸一口气,随后将目光看向了坐在自己旁边双手托住下巴的张庆,他见到张庆幼嫩的脸蛋似乎始终是十分的开心。

    “张庆,我不给你安排职务,你是不是有些怨恨。”看了一下面前的张庆,王陵一下子坐了起来问道。